樂新知

房產新聞、房屋百科、新屋報導、法律常識

拒社宅高喊仇富 怎不檢討自己嫌貧?

『市府力促,住戶力阻』的低價社會住宅風波不斷,雀屏中選的社區紛紛大呼不公,擔心社宅會拉低住戶品質,進而拖累房價,讓一生努力血本無歸,並訴諸大眾輿論,高呼別為了政治選票製造仇富對立,但仔細想想,這般控訴是否真的有道理? 


住展房屋網企研室認為,以台北市府公佈的聯開社宅租金來看,首年租金約市價八折,最便宜的戶別套房租金要價8400元/月,要想租得起以租金占月薪三分之一計算,月收入少說也要25K,這樣的收入水準,再怎麼說也是小資水平了,與住戶擔心的赤貧、三餐不繼的想像根本相去甚遠,因此最終能脫穎而出入住的民眾,素質應不至於太差,住戶現在單憑自身的刻板歧視便無限上綱,讓一般大眾覺得既得利益者吃相難看。 


基本上能夠買下每坪55萬/坪宅邸的人,就算房價跌了一點,身價還是相當驚人,,況且政府又不是徵收住戶家作社宅,並沒有侵犯住戶的私有財產權,已經盤距在社會上層的人,卻來阻止政府關懷弱勢,高喊仇富民粹,難怪台北市都發局長林洲民會在臉書大呼不可思議。 


面對住戶不滿,台北市政府也作出讓步,柯市長明言租金沒有預期的低,就是一種妥協,且一再強調會透過嚴謹的管理,確保社區品質,雖說結果讓人有些無奈,社宅門檻仍非弱勢可輕鬆負擔,但至少可看出政府推動的決心。 


只是我們回過頭來想,住戶單憑收入衡量社宅居民素質的良窳,並希望與原住戶分門走的要求是否合理?舉個紐約的例子來談,當年朱利安尼、彭博等市長認為紐約犯罪率高、生活環境不佳的原因在於窮人處處,衍生社會問題,因而力行整頓,紐約市容確實整潔了,刑案也的確少了,但卻引來更多批評。 


現在的紐約市只是富人的御花園,市區環境的改善並非城市本質提升,只是把窮人從紐約掃出去而已,因此華爾街的智慧型犯罪依舊,原本屬於紐約大蘋果的豐富文化變得單一,城市除了金錢外沒有特色,1%的巨富維持著城市的光鮮,但卻剝奪了99%百姓的生存人權。 


『嫌貧愛富』向來不是個正面的形容詞,但聯開案住戶的言談,把社會『嫌貧』的勢利展現的一覽無遺,當既得利益者為了鞏固利益,指責百姓仇富時,有看到自己歧視的醜態嗎?難道有錢人就不會犯罪?莫非窮人就沒有涵養?這種以錢為本的衡量方式,無疑是撕裂社會的根源。 


坦白說,台灣人民真有仇富情節嗎?如果有的話,馬雲的演講不會高朋滿座,犯罪率最高的社區─帝寶不會人人嚮往,國家稅制不會遇到財團就轉彎,若要說台灣仇富,不如說是我們太愛富,以至於把貧的一切都打成臭老九,才會造成今日社宅遭汙名化的悲哀。

新聞提供:住展房屋網www.myhousing.com.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