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周國端重出江湖 過得了金管會這關嗎?

周國端重出江湖 過等了金管會這關嗎?[/b]歷經合併案破局、經營人馬更迭的半年動盪期,台灣人壽10月初發布一項新人事案,任命周國端為新任總經理,然而選在敏感時刻重出江湖,他會過得了金管會這關嗎?外界都在看。

今年4月,台灣人壽和中信金換股合併案生變,民股最大股東朱炳昱以「身心俱疲」為由,與大兒子朱博瑋雙雙辭去台壽保和龍邦興業的董座職務,改由許舒博與於知慶接任,震撼金融圈。半年來台壽股價更一路下跌,由原本的24元下探至18元關卡。

歷經半年動盪,單就觀察台壽的營運績效,並未受太大影響。截至今年第3季,財務面方面,每股稅後純益(EPS)逾2元,較前一年成長103%;業務面則包括新契約保費收入(FYP)約286億元,業界排名第10,總保費收入市占率則有2.56%,維持往年水準。

只是,歷經合併破局、人事更迭等變數,台壽的經營安定與否,仍然攸關37000名小股東和80多萬保戶的權益。10月1日,一則人事公告如平地一聲雷,那就是繼董座後,台灣人壽總經理也換人了,從營建業即追隨朱炳昱的大將林欽淼,由總經理改任策略長,而任職數月的董事周國端則浮上台面接任總經理,重返台灣壽險界任職。

是誰挺他接總座?

周國端是國內極少數兼具產官學歷練的專業經理人,也有數度擔任「救火隊」的經驗。擁有美國保險及財務金融博士學位的他,和妻子都是學者,後來他學而優則仕,先是被延攬到保險事業發展中心擔任董事長,並在順利解決國華產險標售的燙手山芋後,又「一腳跳進」當時財務虧損的宏泰人壽,挑起獨立經營壽險公司的重擔。

無論交情深淺,圈內人對周國端的普遍印象是「聰明」,擅長化繁為簡的他,說話條理清晰分明,兼具學者背景的他,更是媒體經常邀訪的寵兒;然而長年在壽險圈打滾的周國端,四年前閃辭宏泰董總職位,投靠熟識的大陸泰康人壽董座陳東升麾下,也引發業界不少揣測與議論。

即使已赴中國大陸發展,但周國端要回台灣任職,早有脈絡可循。去年3月,台新金控宣布將結親紐約人壽時,業界盛傳他是內定接掌人選;今年6月,台壽進行董監改選之際,由於最大股東龍邦國際發生經營權之爭,因此和兩派人馬都熟識的周國端,究竟是代表何方出任台壽新任董事,也格外引起外界關注。據了解,包括公股股東和金管會保險局都曾提出質疑,也為這樁人事案增添變數。

一位資深金融人士指出,論專業,他的能力無可挑剔,只是此時出掌台壽的時間點很敏感;加上主管機關有收到匿名檢舉函,因此把關特別緊。

由於龍邦持股結構複雜多元,主導台壽經營長達15年的朱炳昱家族日前選擇淡出;加上周國端個人先前閃辭宏泰的爭議,以及官方表態排除大股東朱國榮勢力介入下,保險局自然會祭出更高標準檢視這次人事案。

即使如此,上任甫滿月的周國端也相當務實,一位曾與他有密切互動的專業經理人指出,當初接宏泰,周國端連中午用餐都勤於吸收實務知識,如今對照他在台壽的緊湊行程,甚至當空中飛人奔波兩岸處理公務,頗有一貫風格。

周:我的能力可受公評

面對外界眾多雜音,人正在大陸開會的周國端,回應的語氣中帶些無奈及憤慨:「我回台灣有2個原因,第一,台灣是我的故鄉,我當然有很深的感情;第二,我以前就擔任過台壽的官股董事,這次是朱炳昱找我,因為他希望把台壽帶到另一個經營的情境,希望找我好好經營,我就欣然答應了。」

至於當初從宏泰「閃辭」的原因,周國端則自認與大股東不動產的策略想法發生「很大分歧」,因此選擇離開,他強調:「當初我在宏泰的經營成績有目共睹,包括投資報酬率和新契約價值都創新高,可受公評,希望外界別再片面解讀。」

從幾項財務關鍵指標觀察,周國端○六年至一○年任職宏泰期間,甫上任半年就讓宏泰轉虧為盈,其他包括代表清償能力的資本適足率(RBC)、資金成本及投資報酬率,都有大幅改善;而在他任內引進的外部股東永達保經、日本太陽生命保險公司,當時的確也有助於厚實公司資本。

無論如何,周國端回台擔任台壽總座,幾乎已是生米煮成熟飯,多位壽險人士皆認為,以他的學經歷及專業適格性,若能得到朱炳昱家族的支持,至少有助於穩定當前台壽的經營。只是,歷經先前動盪,主管機關的疑慮也並非無所本,對過去數次扮演救火角色的周國端而言,也必須面對外界更多的檢驗。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