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百年土地謄本,見證國土變私有

台北市林森北路十一號的土地謄本,不僅說明百年來的變更過程,更讓外界窺見,在台灣光復後,這塊土地如何從國有地淪為「私立財團法人」口袋的過程。

一片千餘坪的國有地,歷經五度異動,成了私有資產;一份百年的土地謄本資料,竟意外揭露百年權貴家族,如何讓台北仁濟院從「官立慈善機構變身」變為「私立財團法人」的流轉祕辛。

溯源!
加油站土地 業主原為國庫


本刊調查,現在租給中油經營加油站的台北市林森北路十一號的土地,地號為中正區成功段一小段0240-0000,所有人正是與連家關係密切的「財團法人台灣省私立台北仁濟院」。根據日治時代的台帳及土地登記簿謄本 (註)證實,目前被登載為財團法人台灣省私立台北仁濟院的這塊土地,在日治時代登載的業主是國庫、管理者為台灣總督。

根據這份地段為大竹圍段、地號為36番地的土地台帳謄本顯示,最早該筆土地謄本可追溯到日治的大正一年(即民國元年,1912年),將台帳謄本對比土地登記簿可發現,在大正一年,該筆土地面積為1.4022甲,土地業主為國庫、管理者為台灣總督,土地登記原因為「保存」,顯見該筆土地當時為國有地。

到了大正4年,該筆土地「移轉」,台帳上登記面積因分割降至0.4673甲,移轉原因在土地登記簿上載名為「交換」,取得者則為「地方第一黃區」,但管理者仍為「台灣總督」;地政人員解釋,日治時代為了市區計畫,初期有很多國有地交換的情況發生。

大正六年,該筆土地第二度異動,從土地登記簿上取得者為「平高寅太郎」,土地移轉原因為「拂下」,但已無管理者資料。根據國家圖書館的資料顯示,日治時代的土地「拂下」,即代表官有地的土地放領,通常放領給日本退役官吏、日本資本家,多數為無償放領或無償賣渡,推測平高寅太郎身分應為當時鈴木商社的僱員,顯示該筆土地已從「國有地變為私有地」。

大正十年,第三度業權移轉,移轉原因為「買得」,取得者名稱雖登載為「台北仁濟院」,但「台北仁濟院」五字卻被槓掉,旁邊管理者則載明為「台北廳長」。顯示該筆土地又從日本資本家手中,回到了官立慈善機構,為國有資產。

追蹤!
仁濟院在日治時期為公法人


該筆土地第四度異動,是在昭和十餘年間,由於字跡模糊無法確定確實年分,推估在一九三七至四四年間,異動登記為「變更」。經查,主要係日本將國內法逐步施行於台灣,《民商事法》在台灣開始施行,為將事業制度化法治化,救濟財團即刻申請成為財團法人,「台北仁濟院」名稱變更為「財團法人台北仁濟院」。

台大社工系教授林萬億進一步指出,這裡的財團法人,指的是院長不再直接由州長擔任,而是改為州政府委派的董事會執行,監督單位仍是各州政府,「是一種公法人的組織,屬非營利的社會福祉公法人,不是私人財產。」
「台帳」謄本證明,林森北路11號這塊土地,歷經了四度變更,這塊原屬國庫的國有地,一度變成日本資本家的私有地後,又回到官立慈善機構「財團法人台北仁濟院」手中。

然而,日治時代的官方慈善機構,台灣光復之後,卻以「改名」方式突然搖身一變成了私立救濟院,這塊國有地就神不知鬼不覺地在第五度變更中「私有化」。

民國34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後,國民政府成立台北州接管委員會,當時主任委員連震東接管台北州,隔年連出任首屆台北縣長兼建設局局長,並派衛生課長張暮年接管台北仁濟院,到了民國35年1月組織「財團法人仁濟院理事會」推薦張暮年為院長。

根據林森北路11號的土地登記簿顯示,民國35年7月31日「財團法人台北仁濟院」向地政單位遞件申請「名稱變更」,直到民國39年1月4日,台灣省政府社會處才核准更名為「財團法人私立台北仁濟救濟院」。

「台帳」謄本清楚記載民國39年2月15日,該筆土地異動係因「改名」變更為「財團法人私立台北仁濟救濟院」,連震東時任台灣省議會祕書長,土地也由公有變私有。

神奇?
仁濟院改名變私有不尋常


再以位在台北市漢口街的土地為例,去年初武昌電器因經營不善導致該建物被法拍,這棟屋齡超過30年的5層樓老公寓,因屬於第四種商業區,容積率高達800%,去年初以7888.8萬元拍出,溢價65倍,而該筆土地所有權人,同樣也是仁濟院。

從土地登記簿看來,明治四十三年(1910年),該次土地移轉為「讓與」,取得土地者為台北仁濟院,管理者則為台北廳長;至於台北仁濟院向何人取得該筆土地,因已無台帳可查詢,唯一可確定的是,該筆土地屬於「無償」讓與,等同將這筆相當170坪的土地「送」給了台北仁濟院,後來則是進入私立財團法人口袋。

從林森北路11號的這份百年土地謄本揭露的是,一塊國有地歷經五度異動,最終落入「財團法人台灣省私立台北仁濟院」的祕辛,台灣社會是要任由這樣的事情成為歷史、不再追究?還是還原真相、追討國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