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新知

房產新聞、房屋百科、新屋報導、法律常識

北市公營宅 原來並不是社會住宅!

上週自由時報曾刊出一篇報導,指涉北市公營宅政策『大轉彎』,理由是北市府送交議會的「臺北市住宅基金收執保管及運用自治條例」修正案(筆者按:已於上週三一讀通過)規定,未來(住宅)基金運用及新辦公營住宅,需按《住宅法》規範,提撥至少10%給弱勢族群(承租);然條例修正前,北市府推出的公營宅,卻未提撥任何或足夠之弱勢保障名額。於是,該報便解讀成政策轉彎。

這倒底算不算政策轉彎?還得看未來市府新辦公營宅的實際運作方式而定。如果未來北市府確實提撥一成弱勢額度,但操作方式仍像現在這樣,硬性規定租金並按所謂合約行事,則說實話,其興辦公營宅的執行方式乃至動機,都還是大有問題。而從本週一蘋果日報揭露的一則消息判斷,相關團體可能得更努力監督才行。

該篇報導引述崔媽媽基金會社工說法指出,某張姓民眾一家六口是最早一批申請入住大龍峒公營宅的承租戶;不過後來張姓民眾出車禍,經濟頓時陷入困境,之後即便請領低收入戶津貼,仍無力負擔每月2.1萬的租金,最後積欠市府房租三個月,於今年七月遭驅離。

對此事件,該報導標題下了重重的『冷血』二字。市府則回應,公營住宅營運需按租約『依法行事』;都發局發言人更坦言,營運經費是納稅人繳的稅,公營宅不可能變成救濟單位。

依法行事是否等於冷血?是否就是所謂的居住歧視?還有待公論。但從市府相關發言可推知,至少上述自制條例修正通過前,市府推出的多批公營宅,運作模式實質上和民間一般房屋租賃並無二致。所以名為公營宅也好,青年宅也罷,都不能算是社會住宅;因為如果是社會住宅,某種程度上就帶有社會福利及社會救助的意味存在,再說白些,就是市府發言人稱的「救濟」。

的確,如從住宅法精神出發,公營宅確實應以照顧弱勢為主要宗旨,甚至就該是社福機制裡的重要環節;如果不是惡意積欠租金,對應作法絕不該是直接依約行事,而是跨部門和社福單位等作緊密配合,了解實際詳情困難之處,協助弱勢族群解決短期燃眉之急。

不過外界也不必太過驚訝,畢竟現在外界早就知道,北市及新北市推出公營宅的實質出發點,都不是照顧弱勢為主,而是希望以略低於市場行情的租金,吸引那些被近年來飆高房價逼退的年輕人回流定居大台北;中長期來說,更希望藉此獲得他們的認同與支持。

因此,面對這種扭曲的政策發點,我們認為,確實該是針對住宅法當中,有關社會住宅及居住歧視這兩部份,訂定更縝密施行細則的時候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