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新知

房產新聞、房屋百科、新屋報導、法律常識

空總舊址蓋青年宅 不等於實踐居住正義

空總那塊地究竟要怎麼用?各界都睜大眼睛在看,不但要顧及使用的目的與效果,還得要權衡整個台北市的公共空間的使用配置等等,關鍵在於,如何使用才能符合社會期待的公平正義。

週一江揆甚至親自率隊勘查空總舊址,城中城規劃概念有其可取之處,為目前僅列入考慮範圍,若規劃為大型綠地,當然也是一種可能,但究竟怎樣做才是最好的?

本案與、台北車站特定區,華光社區等三處的土地利用,還有一些相互關係,之前熱烈討論的是,哪一個應該成為台北的中央公園?其實主事者及外界都不該有預設立場,一切應以大局為先;而這裡指的當然是公共利益,也就是台灣全體人民的福祉。設在哪裡對公眾最有利,就設在哪裡。

基於同樣理由,這時又把空總蓋青年或社會住宅的提議搬出來,也是一樣有欠周延考量,頗有些譁眾取寵的味道。

郝龍斌團隊會再把這樣的構想提出來,應是郝在上次競選市長連任時,面對選票壓力,拋出的相關政見。稍早有人批評「用上好的布料做抹布」,或許帶有極強的階級意識,甚至歧視意味;但就整體居住正義的實踐來看,並不是只要在空總舊址上蓋青年宅,就表示政府有做到居住正義,事實上如果這樣『蠻幹』,或許最後反而適得其反。

別說歐美先進國家,甚至是我們最愛拿來比較的韓國,他們的發展經驗都可證明,官方或透過非營利、半營利NGO興辦只租不賣的公營住宅,確實是保障人民,特別是弱勢族群居住權益的重要方式。而現在台灣尚且缺乏相關硬體,因此如何先讓公宅的數量增加,就是當務之急。

至於要選擇在哪裡興辦,則並不需要有特定立場;如果透過公眾平台討論後,多數人確實贊成在空總舊址上興辦,那當然就在那裡興辦。但似乎部分人士提出在空總舊址興辦社宅,除了沒有民意為基礎外,出發點也有可議之處,尤其全台指標豪宅帝寶就在高架橋旁。我們擔心,這除了反而讓青年社宅更加標籤化、不利實質推動之外,關鍵重點更可能因此失焦。

網路地產王認為,興辦青年宅或社宅,真正須關注的不是「在哪裡蓋」,而是「怎樣蓋」、「怎樣租」及「誰可以租」等等;這包含租金訂定過程透明化、明訂弱勢保障額度及後續管理維護等等。而目前官方推出有限的青年住宅,採市價(租金)七或八折的訂定方式,雖然確有一套說詞,但顯然透明化程度仍不足,更別說受限於經費,新北市還是用BOT方式推動,結果量體大縮水,讓相關政策美意大打折扣。

再者,興辦青年或社會住宅是居住正義實踐的一大步,卻不是全部。要做到此點,官方要努力的地方還很多很多;如租屋及購屋市場健全透明化,不動產稅制改革,甚至是確切落實住宅法精神,防範居住歧視發生等等;這些加總起來,才稱得上是真的居住正義,並不是在空總上蓋個青年宅就了事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