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新知

房產新聞、房屋百科、新屋報導、法律常識

My Home my Museum 住在新英式博物館美學裡

以博物館的概念出發,「博物館」這個名詞或許會讓人感覺太沉重,與老舊、歷史畫上等號,在歐美地區,地方博物館很自然的存在於每個城鎮和角落,屬於生活的一部份,透過擺放在適合屋內的任何一角落裡的展示,讓我們了解屬於屋主的過往,甚至於當代的生活脈絡,這與我們想要傳達給業主的「博物館」設計概念,有著重要的關連性。我們所希望傳達的是:讓屋主能體會到私人住宅與博物關的關連性,展現屋主自己人生過往的實質記憶,同時收藏屬於自己的回憶。

馥聿團隊裡的設計師,對空間規劃範疇中擁有其專業度,但同時也深知所有設計的本質必須站在客觀角度上給予業主建議、協助業主幫忙找出他所想要的,若純粹流於展現設計師的主觀意識,並非屋主所期待的。因此馥聿設計極力希望在進行雙方溝通時,業主必須體認到「空間必須相信專業」;但同時業主也務必相信自己,不用擔心自己看法是否專業,不妨盡量說出對空間的任何想法;唯有如此,設計出的房子才不會喪失真正的人文價值與靈魂;同時,我們也會在規劃時預留出適當位置,讓業主在往後的人生中得以自行延伸規劃,繼續接手專屬於業主的空間。


馥聿設計認為,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宛如博物館般的家夢想;或許是從開門進入,腳步踩下的世界無二地磚,也或許是屋內轉頭即可瞥見、那面飄洋過海運回的大片大理石牆,住在博物館裡的家,也住在自己的人生經驗裡。朝向英式博物館美學的設計方向,彰顯典藏的獨一非凡特性,在馥聿設計師的處理手法中,拉高空間比例,以大器般的架構張大空間氣勢,但首先面臨的可能是博物館和一般居家的比例差異。或者說是存在著原始比例關係與和諧比例規則的拉鋸。

典藏 獨一無二的磅礡靈魂

朝向英式博物館美學的設計方向,在馥聿設計的處理手法中,拉高空間比例,以大器般的架構張大空間氣勢,首先面臨的可以說是博物館和居家的比例差異—存在著原始比例關係與和諧比例規則的拉鋸。

設計師保留原始比例融入空間,保有藝術品或古董鑲嵌的真實原貌,更容易產生視覺震撼的美感;以此案客廳的綠色大理石電視牆,產生彷若欣賞超大型畫作的震撼,然而回顧博物館的畫作的外框體處理,偌大畫作不也經常以佔據一整面牆來傳達它的力道?屋主珍愛的無價品,絕對有資格獲得如此的對待條件。

空間裡的鏡面像支顛覆傳統、強化風格的強心針,與光線互織使用,帶動空間光澤、格局比例、家具的穩重立體,也如同打在博物館或美術館牆面畫作上的燈光,充滿明暗和折射角度的強弱光度。抬頭以觀廊道,就能看見夾紗霧玻璃天花板以柔和光線引導前進,這是否讓你聯想到大英博物館佛斯特中庭上方的天幕玻璃,感受到異曲同工之妙的溫暖情緒?

留位虛化 宅邸內品味間互襯

減少巴洛克及可可風格的過度裝飾,強化英式偏愛的直線型、對稱造型與淺浮雕的裝飾;更重要的是藉由設計本質的定位,容納未來加諸的藝術珍品。

讓視野也是一種藝術之姿,透過轉角壁面的不對稱鋪貼,玻璃壁燈在光線映照下產生宛如畫作輪廓的光影、整面玻璃上以不同色鏡的交錯運用、框內有框的切角導花設計,產生與藝術殿堂內相似的磅礡氣勢。因此在裝飾性部分,拒絕短暫流行文化的膚淺元素,而以能彰顯藝術質感的謙虛態度為導向,強化能與之匹配的設計外,不多加過度裝飾,成為此種「館藏式風格」的主張。

馥聿設計必須思考、模擬各種現有與未來可能加入的收藏戰利品,每個角落的設計品味都能與名畫相襯,臻品不再只是收藏,空間裡的一只古董花瓶、一面牆、一張具有歷史價值的書桌,或是用餐時抬頭可見的油畫作品,都能因留位的得當,都充滿昂揚氣息。

優雅開展 主題式展覽概念

延續英式博物館風格美學,設計師在居家次要空間如主臥房、臥房等處,以博物館架構下的一間間展覽室概念來進行主題設定,博物館內的展覽室具有自主發揮的調性,彷彿正在演出各類個展。因此我們可以窺見,當壁紙、玻璃與線板等相似素材,轉換成不同色調、圖騰進行運用時,空間立即轉瞬出英式優雅氣息,一只名表、一對百年歷史的骨瓷杯,在這裡絕對相襯合宜、品味不減。

馥聿從定位此風格概念一直到完成,深刻體認到居家設計條件與博物館建築具有先天不同的目的性,因此建築時產生的樑柱角落隔間問題,更需要在維繫此種風格美學之上,達成生活動線與視覺的流暢,完整呈現藝術收藏與五感經驗的密不可分,以展現「家,就是屋主的私人博物館」的設計理念。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