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台北市政府市長辦公室主任蔡壁如:相信自己、相信主管,也讓自己值得主管信任

你聽過「偽惡」這個詞嗎?最簡單地解釋,偽惡就是「不怕被討厭」:表面上罵人毫不留情、脾氣暴躁又沒耐心,實際上卻是個工作能力強、刀子嘴豆腐心、有肩膀勇於承擔責任的人。


如果你的主管正是這樣的「偽惡者」,應該如何在對方底下做事?最適合回答這個問題的人,就是台北市政府市長辦公室主任蔡壁如。


突破舒適圈,成為多功人才

從台大醫院外科加護病房、葉克膜團隊到台北市政府,蔡壁如與柯文哲共事超過20年,以「血滴子」一般的執行力使命必達,成為柯文哲不可或缺的左右手。


1992年,時任台大醫院外科部住院醫師的柯文哲,在恩師朱樹勳(現任亞東醫院院長)的建議下,全力研究外科重症醫學,自此開啟了他與蔡壁如(當時她在加護病房工作)的合作。隔年,柯文哲前往美國明尼蘇達大學進修,他在寫給蔡壁如的信中,叮嚀她學習護理以外的專長。


主管的一句或許有心無意的囑咐,蔡壁如竟認真去做了。在柯文哲回台之前,她陸續取得超音波技術員執照、血液透析證照,還在外科加護病房建立重症病患的血液透析系統。1994年6月起,她更與升任外科加護病房主任的柯文哲單打獨鬥三年,共同籌備、成立葉克膜小組。


「他(柯文哲)給我很大的空間發揮,也總能激發我的潛能,完成原本以為不可能的事,帶給我榮譽心和成就感。」這是蔡壁如在長年追隨柯文哲,處在人命關天的高壓環境中,始終沒有退縮的主因。


使命必達,從不說「這不干我的事」

回憶剛開始和柯文哲共事時,蔡壁如最常回他的一句話是「這樣是行不通的」,經常把柯文哲氣到要吃降血壓藥。


合作久了,多了認識與默契,蔡壁如開始會說「我想一想再回答你」。多年來,她從來沒說過的話就是「這不干我的事」。


舉凡柯文哲要在台大醫院推動任何可能有爭議、會引發反彈的政策,都是由蔡壁如擔負起溝通的角色。而主管對於她這個部屬也是全力相挺,即使其他單位常向柯文哲說蔡壁如的不是,他一概回答:「千里馬都是劣馬。」


蔡壁如解釋,所謂劣馬,指的是「爆發力強的人」。柯文哲一向不善於稱讚人,但是這句話形同間接肯定了蔡壁如的工作能力。


我是來工作的,不是來交朋友的

面對自稱「酷吏」的上司,蔡壁如歸納出了3個共事的心得:第一是「相信」,相信自己、相信主管,也要讓自己值得主管相信;其次是為人正直誠信;第三是休戚與共,學會團隊合作與互相支援。


柯文哲講話直白,蔡壁如也不相上下,直言不諱(一般人眼中的「白目」)的風格,如同「女版柯文哲」。對她而言,說真話一點都不難,「我是來工作的,不是來交朋友的。」


以空降之姿成為首都市長辦公室主任,蔡壁如認為這反而是好處,可以發揮「鯰魚效應」,因為「完全沒人認識,正好方便重新定義企業文化。」市長辦公室眼見所及,幾乎沒有列印資料,就是她盡量做到無紙化、取消訂報的成果,「原本就不該浪費納稅義務人的稅金。」


過去,台大醫院葉克膜團隊(ECMO Team)大約20人,是個小單位,每天碰到的都是專業問題,由專業解決。而今,市政府是一部有8萬6千名員工的大機器,蔡壁如為了實現柯文哲曾說的「最好的管理就是不用管理,最好的管理是自主管理」,當務之急就是建立追蹤機制(monitor mechanism)讓系統自動追蹤,以及規範各種標準作業流程(SOP)與檢查表(checklist)。


接任辦公室主任的第一個星期,她就著手建立「市長行程資料庫」,將市長行程進行量化分析和根本原因分析(RCA,root cause analysis),藉此優化市長未來的行程,減少不必要的曝光。第二個星期,她繼而建立「追蹤事項資料庫」(類似專案進度控管),一個月就多達323件。每周五,相關單位都會收到她的e-mail提醒跟上進度。


蔡壁如表示,柯文哲一旦決定的事情就會貫徹到底,因此,充當柯文哲對外溝通的平台,「讓別人了解你的政策」,占據了她絕大多數的的工作量,也是她最重要的工作,過去如此,現在還是如此。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經理人月刊》,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