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新手主管們的必修課:將帥無能,會累死三軍

1999年一個偶然的機緣,我與台灣的房屋仲介業者談成一項合作。由仲介業者共同提供房屋買賣訊息,我們則在這個基礎上,編輯發行一本房屋情報誌,這就是台灣房地產媒體史上轟轟烈烈的《房屋誌》事件。

或許外人不覺得《房屋誌》事件有何特殊之處。但對我個人卻是刻骨銘心、永難忘懷!

創刊時數百頁像枕頭一般厚的雜誌,再加上近十萬本的發行量,讓房地產業界、讀者,對我們的手筆與決心都耳目一新。但很快的,我發覺我處在四面楚歌中之。理論上,我與所有的房屋仲介業者是最親近的合作夥伴,但實際上,業者之間本來就有高度的競爭關係與衝突,《房屋誌》這個第三者,順了姑意逆嫂意,兩面不是人,我們如處在暴風的漩渦中。

再加上社會大眾對房屋買賣情報專業媒體習慣未建立(也可能是我們做得不夠好,讀者才不接受),8個月之後,我不得不痛下決心,壯士斷腕,宣布《房屋誌》停刊。

8個月,虧損8000萬的教訓

8個月,虧損了8000萬台幣,創下了城邦出版集團中最快、最大的虧損記錄。我的職位及夥伴們的風度,讓我沒有當面聽到任何一句責難。可是《房屋誌》的工作同仁們就沒有這麼幸運了,他們宛如喪家之犬,見到集團內的兄弟姊妹們,似乎每個人眼中都在質問:「你們怎麼會這樣呢?」

我召集了所有《房屋誌》的員工,向他們道歉:「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選擇了錯誤的合作模式,也選擇了錯誤的戰場,讓我最精銳的隊伍深陷泥沼,我要為我的錯負完全責任。」我也告訴他們:「你們也已經盡力,也打了最美麗的戰爭,你們無需自責,現在我們唯一該想的是,如何讓團隊安全撤退!」

《房屋誌》的團隊就這樣轉進到經營《漂亮家居》雜誌,他們忍悲含淚、全力以赴,要替公司找回那8000萬。經過幾年,這個團隊又變成擁六種不同雜誌的催生者,除了新創及調整中的產品外,幾乎本本賺錢,他們又成為我心中戰力最強的綠扁帽!

回憶這一段過程,現在仍然痛徹心扉,我完全能想像當年拿破崙兵敗莫斯科,眼看著子弟兵在雪地中倒下的心情。而我的大意、愚昧、無知,也讓我的團隊陷入相同的險境,我深深體會到「將帥無能,累死三軍」的慘痛教訓。

在《房屋誌》一役前,我雖然已經明白「將帥無能,累死三軍」的道理,也常常以此自省,但關鍵時刻,我仍然犯了不可原諒的錯誤。

老闆都有做笨事的潛質

事後回想,在此之前,我並不真的明白其中的道理,我只是用這句響亮的口號,來彰顯我身為領導者虛榮的謙虛。而當時順境導致的輕慢之心,更是我墜落深淵的關鍵!

從此以後,我無時無刻不以「將帥無能,累死三軍」自我警惕,也更體會出其中不同層次的道理。包括認知、實踐、自省與認錯等層次,以及每個層次中,幾種不同的意義與自我要求。

首先在認知上,聰明人也常常會做笨事,而做為領導者,我的錯誤不僅僅是累死三軍,更會釀成不可測的災難!

能夠成為領導者,沒有不聰明的,但為什麼會做笨事呢?輕慢、自以為是,再加上容不下部屬的意見(久而久之變成聽不見部屬的意見),是做笨事的原因。我不斷的告訴自己,我有做笨事的潛質,而我又不能犯錯,一旦我犯下任何一個錯,我們脆弱的公司體質可能從此一蹶不振,而我的團隊,也可能全軍覆沒,這是多麼可怕的事!

忘記自己的英勇事蹟,不時回憶那些慘痛的經驗。那本創刊時的《房屋誌》,永遠靜靜的放在我書架上的某處,它不是我的傷痕,只是在提醒我,我曾經做過笨事。而未來,我也可能再犯;它也不時讓我想起《房屋誌》團隊轉進時,每一個人含悲忍淚,銜枚疾走的情景!

光是認知還不夠,要避免「將帥無能,累死三軍」的悲劇,我也為自己設下幾個確實實踐的依循準則:

一、珍惜我團隊的戰力,絕不輕易採取行動:我們的團隊,每天都在例行的崗位上工作,任何新的任務,都會使他們陷入超時、額外的工作情境中,偏偏新生事務又是錯誤的根源。

因此,任何新計畫,在不確定可行的階段,完全由我自己規畫、分析、研究,絕不動用他們的戰力;一直到我已經十分確定可行,我的團隊才會參與,當然他們要在完全沒有必然要做的前提下,先完成可行性的分析,才會開始真正採取行,以避免我「乾綱獨斷」,以致萬劫不復的可能。


(全文未完,完整文章請點此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經理人月刊》,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