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走出職場憂鬱山谷!勇敢面對憂鬱症,工作更自在

時序拉到2015年7月底,華碩財務長張偉明疑似因憂鬱症自殺,再度引起社會對職場壓力的重視;2014年,美國知名喜劇演員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被發現在家自縊身亡,其妻子蘇珊.施耐德(Susan Schneider)向外界證實,他對抗憂鬱症已久。

他們在各自的工作領域都有傑出成就、同樣擁有敦厚待人的個性,誰能想到,隱埋在「正常」表現之下的憂鬱症,竟已經對他們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這樣「隱性」的憂鬱症患者,到底還有多少?

中興醫院聯合院區身心精神科醫師詹佳真指出,據國際研究報告結果顯示,憂鬱症罹病率達3%到8%。換言之,若你所處的企業規模達40人,就可以推估企業中至少有一名同事飽受憂鬱症所苦。依主計總處2015年的調查,台灣目前勞動力人口計有1100萬人,按比例換算,罹患憂鬱症的工作者最高恐將近90萬人口。

憂鬱症不僅關乎工作者個人的身心健康,對企業來說,有可能是損失了優秀的人才。國內社福團體董氏基金會所提供的心衛手冊中指出,憂鬱症在21世紀是職場疾病的主流,員工沮喪、失能,帶給企業的成本損失,遠高過關廠或罷工。

追求傑出表現的人才,往往是高風險族群

重視職場憂鬱症的聲浪漸起,勞委會於2009年也將因工作引發的精神病,納入勞保職災給付範圍,意在提醒企業主不只得保障工作者的生理健康,也要照顧他們的心理素質。

詹佳真認為,憂鬱症之所以會造成企業嚴重人力資源損失的關鍵原因在於,罹患憂鬱症的高風險族群,往往都是企業的中流砥柱,他們一旦生病,很有可能會因為不希望精神疾病影響工作表現或外在形象,進而選擇隱瞞或忽略,最終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適度的壓力可以幫助人成長;過度的壓力,恐怕會成為壓垮工作者的最後一綑稻草。

而董氏基金會心理衛生組主任葉雅馨更直言表示:「你的得力助手,就是最有可能罹患憂鬱症的那群人,」追求完美的個性,使得他們能在高度競爭的環境存活,進而表現傑出,但在高績效成就的背後,通常伴隨著情緒崩盤的危機。

葉雅馨強調,有15%的憂鬱症患者最後會死於自殺,這不僅是造成企業損失,更是親友無可挽回的遺憾。因此企業經營者、管理階層不可不慎,儘早對於憂鬱症有一定了解,在企業內部制度及文化上做積極預防,才能與憂鬱症和平共處。

4種易產生憂鬱症的職場因子

說到這裡,你可能以為憂鬱症是情緒疾病,但其實,憂鬱症不只是心理、更是生理疾病。
育寧心理文化心理諮商師邱永林表示,誘發憂鬱症主要有生理、心理與社會成因:

1)生理因素:大腦的神經傳導物質分泌失去平衡(如血清素(Serotonin)、腦內啡(endorphin)跟正腎上腺素(Norepinephrine));

2)心理因素:完美主義的個性,或是負面悲觀的思考習慣;

3)社會因素:負面或高壓的生活事件造成心理創傷,如工作環境講究效率、失婚、失業有龐大的財務壓力、家庭失和等。

葉雅馨點出,若將社會因素縮小範圍至工作環境,可以想見在高壓、時間急迫、工時較長以及同儕競爭激烈的工作性質,就容易將工作者推向情緒懸崖,若你曾經懷疑過自己有可能是憂鬱症的隱性族群,詹佳真提供以下4要素,讓你初步判斷,自己是否屬於潛在憂鬱症患者的族群:▶▶

1.主管是權威式領導者:主管每天都罵你「笨蛋」「蠢豬」嗎?他專制的作風、習慣貶抑部屬能力,讓你長期處在恐懼與焦慮當中,心情大受影響。

2.高度競爭的工作環境:以業績計薪的工作、盈虧自負的創業家,或是同儕評比激烈的環境中,都有可能造成你的恐慌情緒。

3.個性追求完美:你的標準近乎吹毛求疵,甚至將此視為追求卓越的動力,但你心底總是覺得自己從未完全實現目標、從未滿意過自己的表現。

4.時常覺得無法勝任目前的工作:主管才剛交辦任務到你手上,你就預先看衰自己、預告失敗。習慣自我否定,並且也認定別人也總是這樣看待你的能力。

很可惜的,台灣普遍處於一個「憂鬱」卻又不願意正面承認的社會氛圍當中。就憂鬱症防治協會統計,其就診率其實不到3%,表示超過87萬名憂鬱症患者未就醫(依前述患病為90萬人口估計)。

積極協助,讓患者勇於面對

詹佳真分析關鍵原因在於,社會大眾對於憂鬱症的理解仍舊停留在情緒疾病,認為「低潮」會過,人會「自然復原」,但事實上憂鬱症是生理更是腦部疾病,靠自己的力量難以康復,也因此,既是憂鬱症患者也是陪伴者的導演吳念真(已故大妹患有長期憂鬱症),曾用自身的經驗呼籲大眾:「當我們面對無法解決的疾病的時候,請不要相信自己,請相信專業、相信醫生,尋求專業協助。」

其次,邱永林認為,職場的不友善環境,會讓患者刻意迴避疾病。「大多數人將罹患憂鬱症,跟抗壓性不足、工作能力不佳做直接聯想,」這種想法會直接扼殺工作者面對自己得病的勇氣,企圖隱瞞病情,企業主、同事自然也不會知道他的病況如何。

邱永林坦言,自己在就讀大學時就曾經被指導教授提醒,應該要去心輔室「聊聊」,當時他才驚覺課業壓力讓他有了憂鬱症傾向卻不自知,「就連有專業心輔背景的我們,都有可能患病而輕忽,何況是一般民眾,」邱永林認為,除了鼓勵患者面對疾病之外,患者之外的陪伴者,包括同事、主管跟企業經營者,都應該要為此盡一份心力。

詹佳真跟邱永林都不約而同提及陪伴者的重要性,「有很多自己不願來就醫的患者,都是靠熱心同事積極約診才來的,」詹佳真說,若你察覺身邊有疑似生病的同事,用健康的態度提供協助與陪伴,無形中,就能為他們帶來正面的力量。

本期特別企畫,我們整理了6個自我練習的方法,讓已經(或有可能)罹患憂鬱症的你,能在工作環境中感到更自在;若你身為憂鬱症患者的主管或同事,我們也有可以怎麼做、做些什麼的建議,幫助他們走出情緒低谷,重拾快樂與健康。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經理人月刊》,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