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我們的那時.此刻》楊力州為台灣電影寫的情書

「婆娑無邊的太平洋 懷抱著自由的土地 溫暖的陽光照耀著 照耀著高山和田園 我們這裡有勇敢的人民 篳路藍縷以啟山林 我們這裡有無窮的生命 水牛 稻米 香蕉 玉蘭花......」

去年10月1個溫熱的午後,二十世紀福斯影片公司台灣分公司的放映室中一片漆黑,螢幕上正播放著紀錄片《我們的那時.此刻》的Demo。

早在2年前的金馬獎五十周年頒獎典禮上,這部片便以《那時.此刻》的版本放映過。導演楊力州跳脫傳統宣傳短片的框架,以金馬獎史貫穿華語電影與台灣經濟社會50年發展的興衰歷程,並從庶民的角度講述電影的時代性,獲得許多佳評。

以金馬獎作品貫穿大時代


金馬五十後,楊力州決定重新編排剪輯,加入更多具時代性的作品如《七匹狼》,以及李師科、苗栗大埔強拆爭議等重要社會事件音像,打算爭取上院線,沒想到讓他碰壁。

當時很多人勸阻他,「只有重度影迷才會對這種講電影的電影有興趣,還是像談無垢劇團編舞家林麗珍的《行者》那樣,鎖定特定族群作小眾就好,」因此這天來到在台灣從未發行過紀錄片的二十世紀福斯,楊力州一開始也是只抱著和同業交流的心情而來。

結果竟大出他意料。當看到《我》片中,一位女工阿雲阿姨靦腆唱出她少女時期最愛的瓊瑤電影主題曲《我是一片雲》,三個對《英烈千秋》台詞倒背如流的教官大叔痛哭流涕地唱出《梅花》,以及歌手張雨生、王傑、星星月亮太陽等紅極一時的歌手合唱《永遠不回頭》時,放映室裡這群大半人生都花在發行外片的福斯幹部,竟然都為之動容,甚至跟著一起唱。

尤其,當溫柔的女聲吟唱出《我們的那時.此刻》片尾曲《美麗島》時,二十世紀福斯影片的業務總監盧維君更是顧不得形象,眼淚大顆大顆地奪眶而出,哭到泣不成聲。

燈光亮起後,楊力州才發現,不只盧維君,連台灣董事總經理劉文硯也淚眼婆娑。她們對楊力州說,「我們一直希望有機會為台灣做點什麼,這部紀錄片能讓大家看到這50年台灣人民是怎麼篳路藍縷地走過來的, 就交給我們發行吧!」

福斯一出手,便是大手筆。挾著數場中小型試映會熱烈回響,《我們的那時.此刻》目前排定於3月4日正式上映,預計有50家戲院加入院線陣容,更將提前於2月27日在美麗島事件起源地高雄舉辦萬人特映,劇組還計畫邀請高雄市長陳菊,一起觀看當年美麗島大審中年輕的自己。

文獻紀錄片的頭痛時間

儘管是第一次操作文獻紀錄片,楊力州仍保持他一貫的由淺入深、又不失幽默地記錄敘事。片中能看到影壇大老李行自爆當年他與瓊瑤在電影上的分合情仇,侯孝賢、小野等台灣電影新浪潮大導,在經營困頓中仍不失理想性的堅持,以及張作驥、陳玉勳在台片票房土崩瓦解時仍創作不輟,到近十年陳國富、魏德聖所引領的國片復甦,「你問我這部片訪問過多少人?我還真數不出來,」楊力州搔搔頭…(本文截自財訊496期,詳全文)

相關報導
楊力州:從「奇蹟的夏天」到「拔一條河」 請繼續相信紀錄片可以改變世界
兩種紀錄片的震撼美學 比起劇情片 更有戲劇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