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三星李健熙插管中 透視李在鎔的接班實力

三星集團掌門人李健熙心肌梗塞入院,第三代接班的急迫性浮上台面,45歲的「皇太子」李在鎔能否撐起大局,備受矚目。

5月10日晚間10時56分,大使館與韓星名流豪宅林立的漢南洞出現一陣騷動,七十二歲的三星集團會長李健熙因為呼吸困難,被緊急送往住家附近的順天鄉大學醫院,在抵達急診室後又發生心臟麻痺症狀而接受了心肺復甦術。為確保氣管通暢,醫院還對李健熙進行了氣管插管。

11日凌晨零時15分,李健熙轉入三星首爾醫院,被診斷為急性心肌梗塞並植入支架。截至16日,李健熙一直接受鎮定治療,目前處於昏睡狀態,恢復意識還需要一段時間。

李健熙住院的消息傳出後,三星高層紛紛前往三星首爾醫院。李健熙長子李在鎔(Lee Jae-young)人在美國出差,立刻中斷行程趕回南韓。

李健熙的健康狀況在去年8月之後明顯減退,當時他因為感冒併發肺炎,在三星首爾醫院住院約10天。出院後,李健熙走路時都需要家人或保鑣攙扶。

事實上,李健熙早在去年底,就意識到自己的健康情況大不如前,並著手布局三星集團的接班事宜,進行連番所謂的「驚奇大交易」(surprise big deal),將主要事業垂直整合,為第三代接班鋪路,大致上可稱為接班三部曲。

驚奇大交易 接班三部曲

首部曲:2013年12月,第一毛織時裝事業部交給三星愛寶樂園,李健熙的次女、「第一毛織」副社長李敘顯調任三星愛寶樂園服裝事業部社長。

二部曲:今年4月初宣布,三星SDI將在今年7月合併第一毛織,合併後仍稱三星SDII。從而囊括電子、汽車材料和能源,成為繼三星電子、三星顯示器、三星物產、三星重工之後的集團第五大子公司。

如此即完成以李在鎔為中心的電子事業垂直整合:電子材料(第一毛織)──零組件(三星SDI)──完成品(三星電子)。

李秉喆(Lee Byung-chul)於一九五四年創辦的集團原創企業「第一毛織」,在時隔60年後走入歷史。

三部曲:5月初,三星顯示器宣布IPO(首次公開發行)計畫,官方說法是為了加強海外事業,實則是讓李在鎔三兄妹取得更多銀彈(估計20億美元),收購集團其他子公司股權,讓家族控管更加緊密,同時鞏固李在鎔的集團核心地位。舉例來說,李在鎔本人是三星愛寶(Samsung Everland)大股東之一,而三星愛寶是三星生命(Samsung Life)大股東,三星生命又是三星電子大股東。

完成後的集團藍圖大約是兄妹三人三分天下:三星愛寶樂園成為名義上的集團控股公司:三星電子副董事長李在鎔(長子)負責經營三星集團的核心──電子、金融和重工業領域;新羅酒店社長、愛寶樂園度假村社長李富真(長女)負責經營酒店、度假村和貿易事業;三星愛寶樂園社長、服裝事業部社長李敘顯(次女)負責時裝和廣告媒體事業。

作為李健熙的獨生子,李在鎔從小即接受嚴格訓練。李健熙本人是日本早稻田大學畢業,英、日語流利。所以,李在鎔也跟隨這個路程,首爾大學東亞歷史系畢業後,赴日本留學兩年,取得慶應大學MBA,接著又到美國取得哈佛大學商學院博士。

獨子李在鎔 撐得起大局?

未來戰略室室長崔志成(Choi Gee-sung),是李健熙欽點的顧命大臣,從「皇太子」李在鎔小時候就負責培育他。現年63歲的崔志成,三星資歷超過30年,是前任設計長,最大戰功是領導三星在2006年超越日本索尼,成為全球第一電視品牌。

近年來李在鎔成為三星的「代言人」,參與和企業高層管理以及政要的會談,擴大三星的關係網絡。去年南韓總統朴槿惠邀請谷歌執行長佩吉(Larry Page)訪問南韓時,他是最先與佩吉會面者之一。

這些年來,李在鎔對外一直在建立大客戶關係,對內則鞏固集團地位,但並未在營運實務多所著墨,外界無法確信他能否管理三星電子,遑論整個集團近80家分公司。

李健熙則持續一手掌控集團。今年年初,李健熙在結束集團新年活動後,前往美國和日本避寒,4月17日回到南韓。回國僅5天,李健熙即到三星電子總部,親自指揮集團事業專案調整和未來戰略室的人事安排。

三星集團能有今日,自然一切歸功於李健熙。九三年,李健熙展開全球業務視察,2月訪問美國南加州一家電器行時,他看到索尼及Panasonic的電視機擺放在展示窗口,而三星電視放在後排貨架下積滿灰塵。當下,他就很不高興。

設計力不足 三星大挑戰

6月時,他來到德國,下榻法蘭克福Falkenstein Grand Kempinski飯店,召集數百名三星高階主管,李健熙精神訓話3天3夜,痛斥三星各項弊端,當時最有名的一句話是:「除了老婆和小孩,其他全部換掉。」這場活動被稱為1993年法蘭克福宣言,即所謂「新管理策略」,其經營哲學寫成200頁的書,發給所有三星員工,不識字的人還有漫畫版,另外發行一本名詞解釋,以說明那本書的詞彙。在那次的全球視察,李健熙總計訓話350小時,公司將訓話內容寫成書面,多達8500頁。

然而在實施20週年後,新管理策略仍被奉為三星聖經,充分反映南韓財閥企業嚴格的階級制度,以及僵化的老派思維。三星長久以來的問題,一直是反應快速,但創新不足,而被稱為「快速跟隨者」。尤其在手機和平板電腦等行動裝置,三星的致命傷在於設計能力。尤其是在最新一代智慧手機旗艦Galaxy S5傳出銷售不利,設計總監遭到撤換之後,更凸顯其設計危機。如何釋放設計力,開創三星的特色,就成為接班人李在鎔最大的挑戰。

中國俗語說:「富不過三代」,李健熙此番精心布局能否讓三名子女齊心協力把三星集團發揚光大,仍需要觀察。尤其是兄弟鬩牆也是李氏家族史的一環。1987年,李秉喆將事業交給三子李健熙,兩名兄長始終無法釋懷。一二年2月,李健熙的大哥李孟熙(現年83歲)向法院提起訴訟,主張父親李秉喆生前曾以他人名義信託部分財產,但李健熙在未通知其他繼承人的情況下,擅自將這部分遺產歸為己有,「要求李健熙歸還三星生命股票、三星電子股票等總價值達9400億韓元財產(8.5億美元)」。

一三年二月首爾高等法院二審宣判,維持一審判決,李孟熙敗訴。判決認為,原告申訴的部分內容已經超過十年的訴訟時效期,而且訴狀中提及的部分財產則無法被認定為「遺產」。稍後,李孟熙放棄上訴,這起轟轟烈烈的三星家族「遺產之爭」才宣告落幕。

根據韓國財經資訊網站「財閥網」(Chaebul.com)的調查結果,李健熙和其家屬等5人的財產總額達20.609兆韓元(約合台幣6000億元),李健熙個人財產達12.875兆韓元(約台幣3800億元)。據推測,李健熙的子女等繼承財產時,需要繳納3兆至5兆韓元的遺產稅。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