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低油價時代來了!最新投資風向總解碼

美國在今年7月,自德州開始出口原油,這也是40年來首度出口原油,不但正式與中東產油國競爭,改變地緣政治態勢,也開啟了全球油價崩跌的序曲。

沙烏地阿拉伯立刻發動降價戰,企圖迫使弱勢業者退場,油價的殺戮還要持續,物價壓力得以舒緩,金融市場的波動也還未結束,在低油價時代,你的投資該如何因應轉向?

6月以來,國際油價自每桶百美元以上的高價滑落,至今跌幅高達2成以上,頻頻觸及4年來低點。4年前,歐債危機剛爆發,歐元兌美元大貶,基本面加上金融面,油價亦曾迅速跌破80美元;這次的急挫,雖然缺乏2010年歐債危機那樣大的事件,但卻是基於油價供需結構的轉變,「市場的力量比單一事件的持續力更久」,愈來愈多專家判斷「油價做頭」、「低油價時代來臨」。

7月底,一艘艘滿載原油的油輪,由美國南部德州出發,目的地包括亞洲的南韓、日本、新加坡,甚至於歐洲的荷蘭,這是一趟破冰之旅。美國原油從1970年代阿拉伯石油禁運後,就禁止出口,歷經40多年,6月底商務部首度同意可以出口冷凝油(condensate,超輕質原油),為石油市場投下供需結構改變的關鍵因素。

儘管媒體點名的日本買家Cosmo、南韓買家GS Caltex,兩家企業均拒絕發言。但美國出口商Pioneer Natural Resources的執行長Scott Sheffield表示,目前一天生產5萬桶,其中一半出口,到明年會全部出口,出口量加倍。

美首度出口 沙國降價搶市

亞洲的買家也樂見分散油源,即使美國賣的是超輕原油,石腦油比率低,碳數較少,能分解的石化原料種類少,但亞洲國家即使當作「交際費」,也要向美國買油,令國際油價也逐漸失守100美元關卡,拉開崩跌的序幕。

美國原油得以出口,趨勢性的因素來自於頁岩油氣的產量屢屢超過市場預期,自給率達到7成以上,美國原油更大量、更多種類的出口,必然成為趨勢。由於美國11月將舉行期中選舉,政府還有些顧忌,不會開放太多配額,但已有20多家生產商組織遊說團體,希望政府能開放更多的出口額,一般預料「期中選舉後,將有更多的廠商可得到出口許可」。

就在美國開放原油出口,優先供應日本、南韓等國後,亞洲最主要的原油供應國──沙烏地阿拉伯立刻主動對亞洲買家降價,每桶便宜1美元,沙國的態度一向是最重要指標,砍價示好表示維持市占率比短期利潤重要,風向球一出,油價更加弱勢下跌。

資深分析師指出,沙國有兩大用意,其一是用以測試美國頁岩油的成本,目前市場對此眾說紛紜,有說市場低估頁岩油的威力,其成本約60美元1桶,也有說80、90美元,所謂價格會說話,沙國乾脆聽聽市場的聲音,看看油價降到什麼水準美國業者才會減產?才會減少資本支出?用降價來摸清楚對手的底細。第二,沙國希望降價一段時間後,逼使生產成本較高的其他油井,可以退出市場,例如加拿大的油砂成本每桶約85到95美元,委內瑞拉也差不多,弱勢業者賠錢撐不了多久,一旦退出,市場秩序得以重整,此外,低油價也教訓了俄羅斯、委內瑞拉等國。

OPEC(石油輸出國家組織)大國增產,組織成員委內瑞拉首當其衝,哈佛大學教授羅格夫預測,「委國石油再多也沒用,因為美元存量不足,將繼阿根廷之後,步上債務違約的後塵」。

油國、美國、俄羅斯角力

委國提議提早舉行原訂11月27日的OPEC會議,討論減產事宜。沒想到科威特表示,OPEC不可能為了拉抬油價而減產,科威特石油部長還說,預估紐約油價在76、77美元止跌;沙烏地阿拉伯私下表示,應為油價可能跌至每桶80美元做好準備,2大產油國表態,令10月16日西德州中級原油(WTI)盤中一度跌破80美元。

美國和OPEC齊增產,因烏克蘭問題受到經濟制裁的俄羅斯首當其衝,且美國9月分再度加強力道,制裁名單加上許多家能源、國防、金融業者,一旦營運不如預期,償債能力必大受質疑,逼得政府投入60億美元阻貶盧布,還要替企業紓困。

能源及石化出口占俄羅斯出口的6成,相關部門盈餘占政府預算約5成,制裁令加上低油價,盧布兌美元匯價大跌貶破40,創下歷史新低,股市也暴跌,一些能源股的殖利率高達20%,還是沒有人敢買。俄羅斯明年會不會爆發金融危機?中俄關係會密切到什麼程度?都成為關注焦點。

如果國際間角力才是主宰市場的主軸,表現在市場上就是供需逆轉的結果。在供給面,美國聯邦政府數據顯示,7月分石油出口量創57年新高,平均每日達40.1萬桶,較一年前暴增3倍,雖然總量微不足道,象徵意義十足;路透調查顯示,OPEC9月分原油產量創下近2年新高,主要受到利比亞產油恢復,以及沙烏地阿拉伯產量增加影響;美國能源總署(EIA)預估一五年美國日均石油產量將達950萬桶,創下1970年以來的最高紀錄。

屋漏偏逢連夜雨,需求面的表現偏疲弱。10月7日,IMF(國際貨幣基金)把今年全球經濟成長率由7月時的3.4%降至3.3%;10月14日,國際能源署(IEA)最新報告再打一耙,把今年全球石油需求預測,從每日9155萬桶,下調至9147萬桶;明年自9289萬桶下調至9271萬桶。

供給增加 需求偏向疲弱

油價的未來走勢,無論對總體經濟、產業秩序、國際角力都將提供金融市場豐富的訊息意涵。

首先,美國頁岩氣從開採到得以出口,本來就是改變供需的結構性因素。花旗集團大宗商品研究主管Edward Morse認為,沙國官員認為油價低於每桶90美元,頁岩油的產量將減少,實際上,即使WTI跌至70美元以下,美國還會繼續增產,「中東人會震驚於美國頁岩油業者的韌性」。

美國頁岩油氣探勘服務領導業者Backer Hughes的執行長Martin Craighead表示,如果油價幾個月內都停在每桶75美元附近,將令業者資本支出減少,「但目前客戶們都不預期油價會長期停在低檔」,實際上,Backer最近一季的業績不如預期,股價也下修到一年來低點。

目前,美國每日原油產量約880萬桶,較去年同期高出100萬桶,沙烏地阿拉伯每日產量約960萬桶,總之,頁岩油與中東油,終須經過一陣廝殺,才能分出強弱,建立市場規則。花旗報告指出,油價須跌至50美元或更低才能抑止頁岩油業者不再增產。綜合各家券商看法,油價有機會在70至80美元築底,高價區則為90到100美元。

通膨壓力大減 消費者受益

其次,油價下跌將影響總體經濟。棣邁產業顧問總經理何耀仁指出,全球每日原油需求約9000萬桶,如果以均價每桶110美元計算,採購成本高達3.6兆美元,而目前全球GDP約80兆美元,油品就占了4.5%;但在2000年左右,當時全球GDP約40、50兆美元,油品採購約占1%上下,可見近10多年來,產油國家賺了太多財富。若把時間拉長到15、20年來看,油價在80至100美元對總體經濟是好事,全球財富分配也比較公平。

對消費者而言,美國每加侖汽油降到3.18美元,是4年來最低價,相當於對消費者減稅,花旗研究報告估計,低油價對全球經濟的激勵將高達1.1兆美元,有利刺激消費。

對於各國央行,低油價舒緩物價漲幅,就連糧食都跌價,升息抗通膨不具急迫性,美國可能延後升息時點;中國的物價壓力大大減輕,寬鬆貨幣政策的可行性上升;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Haruhiko Kuroda)也表示,油價走低節約了消費者的開支,對經濟是好事。不過,萬一國際油價跌破70美元,也很可能是總體經濟出了問題,還是步步為營、隨時修正為上。

最後,油價除了實體需求以外,很大一部分交易量來自金融操作,與匯市、股市、債市、軟商品互動,近期油價重挫,瑞士信貸資產管理公司另類投資主管卡波塞拉(Mino Capossela)表示,國際油價意外大跌,讓很多避險基金損失慘重。美國避險基金業10月表現預料比9月更差,9月整體避險基金損失了0.75%。

而10到11月通常是避險基金的結帳期,經理人常會賣掉部位,以結算分紅,如今碰到市場大震盪,整年的績效都可能不小心蒸發,因此,任何風吹草動更可能引發賣壓,令市場波動加劇,這也得以解釋,10月以來,包括伊波拉、油價下跌的利空籠罩市場。

油價短期難抬頭,美、德公債成為避風港,歐股頭部已現,小型股的羅素2000指數表現最弱,台股的中小型股亦經過慘痛的殺盤,大部分的資深投資人卻仍在觀望,還不到大舉建立部位的時點。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