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全台半數縣市希臘化,兆元債務誰來還?

全台22縣市舉債總額首度突破1兆元大關,除了苗栗發不出薪水的財政困境難解外,會不會有愈來愈多縣市跟著希臘化?

7月24日,財政慘況「媲美」希臘的苗栗縣終於獲得行政院同意,預撥下半年一般性補助款8億元的救命金援,岌岌可危的苗栗縣府總算能苦撐過7月;但眼看8月發薪的新考驗又要來敲門了,這場「縣長花錢,全國埋單」的歹戲,看來一時無法落幕。然而,苗栗縣只是全台縣市亂花錢最離譜的代表,其他21縣市,情況也沒好到哪裡去!

縣市政府陷以債養債泥淖
社福支出不手軟,拖垮財政主因

攤開財政部近10年各地方政府財政資料發現,在多年視舉債為常態的情況下,2014年全台22縣市的負債總額已經首度突破1兆元大關;不僅如此,在主計總處一三年歲出歲入資料中,22縣市竟然就有12縣市是處於入不敷出的狀況。

造成財政惡化的原因,不斷加碼的社會福利支出是禍首,從債務沉重的苗栗縣、離島人均負債最高的澎湖縣,到全國財政實力最強的台北市、本島負債最低的嘉義市等多位財政官員,都異口同聲認定,社福支出是最大財政威脅。

苗栗縣舉債到薪水發不出來,幾近破產,苗栗縣主計處長陳榮貴終於如願把借錢加碼的生育津貼,從3.4萬元調回到2萬元,但這之前,苗栗縣長徐耀昌已經又花了900多萬元買敬老手杖送銀髮族,簡直讓人看傻眼!

在短時間累積出22億元負債的澎湖縣財政處副處長謝昆水也坦言,「澎湖也是舉債做社福!」宛如宿命一般,愈窮的縣市愈要做社福,因為當地或人口老化(年輕人找不到工作都出外打拚)、或貧窮人口多,正是最需要被照顧的一群,偏偏地方政府多窮,舉債作社福的情況自然多,惡性循環下,窮縣愈窮愈花錢的怪現象屢見不鮮。而且真正讓財政官員害怕的,是沒人敢當壞人喊停。

除此之外,花大錢蓋蚊子館、蓋了又拆的不當設施,這種大興土木的浪費公帑並非苗栗縣前縣長劉政鴻的專利,去年底台北市拆掉的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台中市停建卻須賠款的台灣塔,都是明顯案例。攝影師姚瑞中近年追蹤台灣閒置公共設施,就發現多達上百處、遍及全台的蚊子館更是嚇人,這也讓他感嘆地說,對抗蚊子館是一場沒有盡頭的戰爭。

六都債務 10年增5成
頭號戰犯高雄市 2年不支出也還不完

如同雲林縣前財政局長、熟悉窮鄉財政問題的富邦金獨董陳錦稷所言,苗栗的負債問題不是現在才發生的,這是長年累月導致的,負債數字只是最後各項因素總和起來呈現的一個結果,「台灣各縣市的狀況也是如此!」他表示。究竟全台22縣市的負債與財政狀況,到底有多嚴重?

先來看掌握最多資源的六都。○六年總負債才剛突破5000億元,如今六都負債已一舉突破7500億元大關,短短10年欠錢規模就暴增約50%,六都負債大幅攀升的首要大市就是高雄市。

過去10年內,高雄債務新增約1075億元,獨攬六都高達2500億元新增債務中的43%;這段時間內,這個南部第一大城撐出了2448億元總負債規模,如以高雄市一三年約1120億元的歲入計算,2年完全不花錢都還不完;逾9萬元的人均負債金額,更是大大高於苗栗縣2萬元之多的可怕數字。在一三年的歲入歲出資料中,雖然比起○六年多賺了55億元,但歲出開銷更大,約100億元的短差,也是全國最高,六都中,自籌財源的能力也只贏過台南市。

但高雄市喊冤說,負債高的一大原因是與高雄縣合併後,增加的千億元舊債未清,中央也累積減少撥付630億元的補助款,以及其他「中央請客,地方埋單」的支出;而其增加的負債,主要來自於市長陳菊想要改造城市所啟動的長期重大建設,例如捷運、輕軌、灣區建設等;這些投資能否為高雄帶來經濟效益,還有待觀察,不過在降低公教人員數量上,一四年與○六年相比,少了1201人,是僅次於台北市、排名第2的好成績…(本文截自財訊482期,詳全文)

相關報導
「昌鴻」大戰吵得凶兩任縣長都在敗家 揭穿苗栗破產的三大作帳技倆
進3步退10步的希臘荒謬劇何時落幕?遙遙無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