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全球車燈王變階下囚 帝寶許敘銘一堂25億的人生課

一場意外的「赴美進修」,讓許敘銘的人生出現了重大轉折。
25億元的代價學到了什麼?沉澱,全部歸零,重新開始。
他說,你不知道人生的劇本是什麼,只能活在當下!


我只想著,要活下來!」這是台灣車燈大廠帝寶總裁許敘銘「赴美進修」282天,支撐自己的信念與動力。從「黑手」起家,許敘銘一手打造車燈王國,在人生與事業躍上高峰之際,卻從天堂瞬間掉到地獄,「我61歲了,這輩子真想不到有這麼一天。」

由於違反美國《反托辣斯法》,許敘銘去年4月赴美服刑。雖然早做好了心理建設,想著「別人能,我應該也可以」;但是頭一天就是在禁閉室度過,連窗戶都沒有,吃喝拉撒全包了,衝擊真的太大。許敘銘提高音量:「我現在才知道, 為什麼陳水扁會發瘋!」

位於加州沙漠裡的低度戒護監獄,大多是煙毒犯,貪汙、智慧型犯罪,自由度較高。同樣因《反托辣斯法》入獄的友達副總經理熊暉,和許敘銘是樓上樓下的「同學」,許敘銘回想起熊暉教大家做餛飩,突然會心微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裡面,吃起來特別有滋味?」

裡面空調全年無休強力放送,夏天穿長袖、冬天穿短袖,許敘銘用手勢比畫,「風呼呼叫,心根本靜不下來。」前奇美電總經理何昭陽「學長」也傳授許敘銘不少「撇步」,例如提醒他千萬不要睡在上鋪,因為會像睡在「阿拉斯加」。

赴美服刑 當作修行

他感嘆,在裡面人生窮得只剩下一個小櫃子。一天管理員檢查他的櫃子,居然摸出了一枚quarter(四分之一美元硬幣),他嚇壞了,連忙用破英語解釋是撿到的,最後管理員放了他一馬。差點被關進禁閉室的恐懼,至今想起來仍心有餘悸。他苦笑著搖搖頭,「太難過了,我再也不要回禁閉室了!」

白手起家的許敘銘,從最早每天忙著軋3點半,如今帝寶有超過3萬種模具,種類之多是全球之最;最忙時他一年收集200、300張的boarding pass(登機證),想要約他見面談事情,他隨手一翻行事曆,「我今天有5個行程,這樣好了,我要坐高鐵到台北,你陪我坐,我們高鐵上談。」帝寶能有今天的規模,憑藉的就是許敘銘的專注,當年被沖壓機械切傷,現在右手的三根斷指,更是創業初期不眠不休打拚的見證。

根本想像不到,許敘銘的人生,卻因為一場意外的「赴美進修」而出現重大轉折。尤其是進監牢的前幾天,總是膽戰心驚,一直到原本被沒收的《佛經》發還回來,許敘銘內心才漸漸平靜下來;他也開始調整心態,把這當作是個沉澱的機會,檢討一下過去,籌畫未來,也當作是檢視公司體質,看看沒有他坐鎮能否如常運作?

沒想到上天果然給了考驗,去年8月時,突如其來的大火,造成帝寶在彰化鹿港2000坪廠房付之一炬,不得不暫時停工。幹部在電話中急嚷嚷說發生火災了,許敘銘全權授權「你們處裡吧!」不心急嗎?許敘銘表情泰然,「我在這邊,心急有什麼用?在裡面,只能學著放下。」

帝寶發言人呂理豐經理表示,去年8月底大火發生後,公司第一時間斷電救火,10月底之前即把產能順利移轉至外包廠商及原本尚未啟用的新廠,使產能在最快時間恢復;「雖然沒有我想的百分之百,也有百分之九十幾了!」許敘銘說。

學忍耐 活下去最重要

雖然裡面的生活不像電影演得那樣驚心動魄,卻是絕對顛覆了原有的一切。有人違反規定帶了手機進去,偏偏在點名時手機響了,馬上被抓走,不但要轉到高度戒護的監獄,原本已經批准減少1年的刑期,還要多增加1年。有人為了看電視的位置吵架捶牆壁,剩下2個星期就可以獲釋,照樣被抓走,還被精神醫師認定有自殺傾向,高規格看管。

許敘銘打定主意,什麼都不要管,只要平安回家。「要學著忍,當我是狗熊、梟雄、什麼熊都好,不要出事情就好」。

即使難得看到米飯,「one more」多要一勺也馬上被警衛制止,伙食不盡如人意時,只能停止呼吸吞下去,填飽肚子重要。許敘銘眼神堅定,「在那種環境,讓我活下去最重要。人還在就有機會,人不在就沒有機會」。

今年農曆春節前終於可以返台,許敘銘前一天還不敢確定,再三問「真的是我嗎?」返台的路上,他的心情異常平靜,直到在飛機上看了紀錄片《拔一條河》,他彷彿被點了哭穴,痛哭失聲、不能自已,分不清到底是被電影劇情感動,還是累積多時情緒,再也忍不住內心的委屈,一整個大爆發。「我其實是個很感性的人。」臉上總是沒有太多情緒的他終於承認。

「這是信用的代價」

談到官司,至今略顯激動的語氣掩藏不住情緒,「剛開始當然沒辦法接受,原本想在春酒時辦一個布袋戲把事件始末交代清楚,後來想一想算了,再去計較也沒有用。」公司內一起處理美國官司的高階主管就表示,雖然從頭到尾總裁都沒說什麼,但感覺得出來內心很「鬱卒」。

「這是信用的代價。」許敘銘認為,自己答應人家的事,比白紙黑字還重要。雖然律師也告訴他,第一個去自首可以免刑責,他為了信用斷然拒絕,即使被關也不後悔。

這是因為,許敘銘創業初期常常需要資金,都有貴人相助,就是與信用有關。他回憶當時1年營業額做不到10億元,聽了一場演講,內容有關人的潛能無限,回來興奮了一個星期睡不著覺,許下3年內營業額要成長1倍的願望。一位廠長直言,倉庫沒有蓋起來是不可能的,熱中高爾夫球的許敘銘便在員工面前承諾,倉庫一天沒有蓋起來,就不打高爾夫。

當時一位最大的客戶、也是許敘銘要借貸大筆資金的對象,約他隔天去球場打球。客戶說只有你知我知,不講出去誰知道?撂話就在球場見面。不敢得罪客戶,許敘銘隔天準時出現在球場,但是兩手空空,陪打了9個洞以後,客戶叫許敘銘回家,中午吃飯時又叫他過去,大筆資金馬上匯給他,因為欣賞他守信用。

不論是「進修」前,還是「進修」後,許敘銘都堅持信用的重要性;員工透露,許敘銘在美國「進修」時期,有一位「同學」託他去探望老父親一面,許敘銘回台後很快就去探望,不負所託。

這場反托辣斯官司,使台灣車燈廠付出極大代價。除了巨額賠償金以外,堤維西雖沒有刑責,北美主管卻因為壓力過大辭世;龍鋒主管則在刑期結束、返台6天後辭世,令人不勝唏噓!許敘銘長長地嘆一口氣,「這個案子3家公司走掉兩個人,還有什麼看不開?有錢人和沒錢人,就差在最後一場宴會而已。」

熟識的朋友觀察許敘銘經歷官司事件,形容他正面能量很強,負面思緒很少,只想著如何把傷害降低,調適得確實很快。員工也感覺到,老闆回來4個月,對很多事情的看法都豁達了!

更豁達 歸零再出發

面對牢獄生活的漫漫長日,許敘銘甚至給自己在裡面訂了一個目標是進修英文。去年赴美前的汽車零組件展晚宴派對上,他誓言隔年要用英文演講。原本以為英文很簡單,他聳聳肩擺出一個「沒法度」的表情,「我真的很努力耶,連走路都在背單字,睡覺前再背一次,結果第二天起來什麼都忘了。」今年的晚宴派對上,許敘銘請人寫草稿,雖然霧煞煞,總是硬著頭皮念完了。

賠償金加上訴訟費,25億元的代價學到了什麼?沉澱,全部歸零,重新開始。當然,回來後免不了會想,為什麼會這樣子?許敘銘舒展眉頭,手放在胸上,「就叫自己calm down(冷靜)」。赴美進修期間,他瘦了5公斤,「人家減1公斤花5萬塊,我1公斤花5億元」。

擺脫官司陰霾,經過沉潛,許敘銘「學成歸國」,上了一堂極為寶貴的課。翻開皮夾,還放著在「美國學校」買東西使用的點數卡,隨時提醒自己不再犯錯。現在每做一個決策更加小心,格局反而更大,心胸放得更開。最終,他與大家分享:人生很多事太難預料,你不知道人生的劇本結局是什麼,只能活在當下!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