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力成無奈出嫁 預示台灣的明日啟示錄


力成的發展歷程,正是台灣產業命運的縮影。力成最先靠爾必達等日商支持,後來倚賴美商美光的訂單,如今中國勢力崛起,也只有引進紫光並讓其占最大股。

10月30日下午,全球最大記憶體封測廠力成科技董事長蔡篤恭,宣布紫光以194億元入股25%持股,成為力成第一大股東。這個近200億元的投資案,不僅是歷來外商投資國內封測業最大的案子,而且還來自最近頻頻在全世界撒錢收購企業的中國紫光集團,更讓這個入股案引起眾人矚目。

紫光會入股力成,策略主軸其實相當清楚,而且是一步步完成在記憶體產業的拼圖,可以說完全不讓人意外。根據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的規畫,目前紫光布局的三個重點產業,第一個是儲存與記憶體產業,第二個是行動通訊晶片,第三個則是物聯網(IOT)相關晶片。

在這三大項目中,儲存與記憶體是紫光布局最重的一塊,紫光至今花了38億美元收購威騰(WD)15%股份,而威騰又花了190億美元買下新帝(SanDisk),此外本身擁有NAND Flash技術的英特爾,如今也入股紫光15%,雖然紫光本來意圖以230億美元收購美光的計畫沒有成功。

台灣沒根沒技術
爾必達破產 力成也一夕崩盤

一家外商半導體公司總經理分析,紫光求親美光雖然暫時沒有成功,但從產業競爭態勢來看,美光嫁給紫光已是遲早的事,目前只是價錢還沒談攏而已;因為「記憶體行業是個大錢坑,沒有夠深的口袋沒辦法玩,美光面對韓系兩大廠已相當吃力,未來賣給錢最多的中國,絕對是最好的歸宿。」

循著紫光這個戰略主軸來看,如今紫光把目標轉移到台灣,也是相當合理的事。

回顧力成科技的發展過程,也曾走過一段艱辛的道路。成立於1997年的力成,最初是由力晶董事長黃崇仁所成立,但初期業績沒有起色;九九年引進全球記憶體模組龍頭廠金士頓創辦人杜紀川及孫大衛的資金,杜紀川邀請高中同學、曾任金士頓亞太區總經理的蔡篤恭擔任董事長,力成的業績開始大有改善,包括茂德、爾必達,甚至東芝等客戶都陸續加入,其中東芝還入股投資力成。

力成經歷了十幾年的發展後,沒想到2012年2月,爾必達宣布破產,讓原本對這個合作夥伴信心滿滿的蔡篤恭相當意外,也讓標準型DRAM比重最高達7成的力成,業績一夜之間大幅崩落,當時蔡篤恭還為了判斷錯誤向投資大眾道歉,自己也帶頭減薪謝罪。當年力成也出現歷來最大的虧損,每股稅後大賠5.24元。

夾縫中求生存
紅色供應鏈崛起 台商跟著轉向

爾必達破產後被美光收購,但美光在封測領域早有合作多年的夥伴,包括日月光、南茂及華東都是合作對象,策略上並沒有獨厚力成一家公司;因此,力成開始朝向邏輯IC及NAND Flash等產品領域布局,如今,這三塊業務也約占公司各3分之1的比重。

不過,隨著台灣在記憶體產業的逐步式微,而韓系三星及海力士已占DRAM產業七成市占率,加上眾多DRAM及NAND Flash廠的生產重心都移至中國,力成轉型過程吃了不少苦頭,因此才有引進紫光投資入股的想法。

因此,蔡篤恭才會在面對媒體詢問時感嘆地說,「一二年以後,台灣真正的記憶體廠幾乎沒有了。力成的記憶體封測客戶很多不在台灣,這些客戶的記憶體晶圓廠也不在台灣,力成作為專業記憶體封測廠,能在全球立足,撐得相當辛苦…(本文截自財訊489期,詳全文)

相關報導
台灣DRAM教父高啟全 跳槽中國另有隱情
台灣電子業最該懼怕的敵人 紫光併台內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