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台灣電子業最該懼怕的敵人 紫光併台內幕


不過兩年前,紫光集團還和半導體業毫無淵源。

兩年內,紫光集團大手筆地買遍美、中、台不下十家大型半導體公司,規模急速超過3000億,讓全球半導體公司神經緊繃。

靠著中國資本市場的力量、高本益比特性,和中國政府不遺餘力的政策支持,紫光憑空躍為中國半導體界龍頭,逼得台灣產業不得不提防,卻也不得不與他共舞。

「併購就像是狩獵,如果你開槍太早就把獵物嚇跑了。」這句話從近來瞄準台灣、美國半導體界併購動作頻頻的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口中說出,格外有種凜冽的殺氣。他的每一次出手收購,都讓業界震撼;就如同他曾說過,「我做投資一旦看中了,出手就是餓虎撲食。」

10月下旬,《財訊》採訪團隊走訪中國北京、上海,一窺紫光集團的發展軌跡,為什麼六年前瀕臨關門的紫光,如今計算其併購進來的公司持股,加上旗下上市公司,規模已超過3000億元台幣,實力雄厚到挖走台灣華亞科前董事長暨南亞科前總經理高啟全,還虎視眈眈著全球前三大記憶體製造商美光,更放話想合併全球第二大的IC設計公司聯發科!

北京現場》
海澱區紫光辦公室裡從台灣來的副總裁

北京海澱區,4棟高29層的全新玻璃帷幕的建築相連,佇立在學知橋的西北角,中午時間,大門外,等著大樓裡的工程師出來取餐的外賣,將馬路擠得水洩不通。今年4月,為了發展半導體晶片事業,紫光集團一口氣承租下其中一整棟樓,才半年,裡頭展訊加上銳迪科的工程師,已經超過千人。今年10月初爆出跳槽紫光集團擔任全球執行副總裁的高啟全,辦公室也在這棟大樓的28樓。

進入紫光新大樓的28層望出去,腳下是大清時期遺留下來的護城河,過去,這裡是北京城的城外,但現在擁有中國足以和第一大IC設計公司海思抗衡的展訊加銳迪科,讓紫光這棟樓裡寫的故事,成了中國強力發展半導體的縮影。今天,它,不只是北京城、更是中國發展半導體產業的中心;在金管會主委曾銘宗表示,樂見聯發科與紫光集團的合意併購後,趙偉國還有野心讓紫光這棟大樓成為全球IC設計的中心。

2013年底,紫光集團收購那斯達克(Nasdaq)上市的IC設計公司展訊後,原本定位不明的紫光,一下子脫胎換骨,以別人敢想不敢做的方式,進軍半導體領域。隔年,在尚未完成收購展訊的所有程序前,又如餓虎撲般向銳迪科,提出高於競爭者上海國有投資公司「浦東科投」近50億元台幣、以超過270億元的總價,併購銳迪科。

在被紫光納入麾下後,展訊加上銳迪科的員工總數,已從2000人成長到去年底的3500人,趙偉國的目標是,5年內成長到2萬人,規模超過現在的聯發科。

傻子的算術》
把收購變成賺錢、壯大的方程式

和中國技術實力強大的華為的不同,紫光的可怕,不在它的技術,紫光憑藉的不是研發實力去銷售一顆顆IC,累積出今天的地位;而是靠著併購加總後、營收規模約18億美元的兩家公司,讓紫光一躍成為「中國集成電路(積體電路)晶片龍頭。它就像躲在黑洞裡、只露出發亮雙眼緊盯獵物的蒼狼,他的野心是吃掉更多的半導體企業。台灣技術領先的半導體企業,當然是他眼中肥美的獵物。

在這之前,半導體業界幾乎沒有人知道紫光是誰?在做什麼?

展訊及美國感光元件巨頭OmniVision的原始投資人、富鑫創投董事長邱羅火觀察,中國民風已是一夜致富的心態,只求在最短時間內快速進入產業,買到規模及地位,這完全說明了紫光的發展邏輯──沒有時間慢慢自己孵化一家公司,而是利用資本槓桿來壯大自己。

曾投資過多家IC設計公司的怡和創投前總經理、現為華誠資本董事長楊邦彥認為,紫光是典型利用中國資本市場的力量、高本益的特性所長出來的公司,玩的是資本的遊戲,獲利或EPS(每股稅後純益)不是重點…(本文截自財訊489期,詳全文)

相關報導
台灣DRAM教父高啟全 跳槽中國另有隱情
力成無奈出嫁 預示台灣的明日啟示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