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快樂原來這麼簡單

移居金門探索生活溫度


夾雜著陣陣的高粱酒香與隨處可見的軍事遺址,經過時間的洗禮,金門已成為一個用歷史故事與觀光景致交錯堆疊的特色地理環境。殊不知,有這樣一群台灣本島人,甘願離家500里,在這裡展開新生活。


回程,飛機來到可以鳥瞰全島的高度時,「生活」兩個字的含義,才在我心中逐漸擴大起來,縈繞不去!


同樣的客機上,去程我真無法想像,為什麼有人願意遠離樓下就有的便利商店、24小時不打烊的書店、隨時可品嘗的各國美食,以及便捷交通的台北生活,離家500里,來到一個孤島重新生活?


「生活」是什麼?其實,對多數人而言,鮮少思考「生活」的樣貌,因為每天周而復始的工作、重複性的動作,讓人們很容易忘了「生活是什麼」。幾天的採訪,問及這群來自台灣的男女,移居金門的理由?他們總可以篤定地說:因為生活!


移動式生活 視野更寬廣

民宿女主人 充滿人生驚歎號


開民宿,為什麼不去花蓮、台東,而大老遠從台北跑到金門?一間民宿一晚收費頂多1000多元,實在比台灣便宜太多,若再以房間數換算下來,不免替民宿主人擔心!


汪一梅,一位道地的台北女性,移居金門三年多。她經營的「騎士旅人」民宿在臉書上頗有名氣,因為電影《軍中樂園》的加持,在金門拍攝電影期間,民宿客廳內的大木桌、香醇的咖啡、角落堆放的雜誌,都成了劇組開會討論的最佳空間。居住過的旅人說:「有一種咖啡館+民宿+自由空間的感受,這就是騎士旅人。」


即使已經來到慢活的金門3年,從汪一梅說話的方式、做事俐落的模樣,都透著一股台北人「打拚」的樣貌。當初為何想來金門開民宿?汪一梅話說從頭,一直身為職業婦女的她,從事保險業務員10多年,身兼家庭與工作的忙碌從未將她擊倒,但先生卻因為日夜操勞,5年前引發惡疾,一度被醫生通報「病危」。兩人經過思量,決定離開台北。


「起初我先到花蓮開咖啡館,算是一種適應。接著看著我先生仍然在花蓮、中國福建廈門之間飛來飛去的談案子、做工程,我經過考量,最後決定再次移動,前往金門,或許這是最方便的生活方式。」


汪一梅說,初來金門第一年,她發現當地人很喜歡「往她家跑」;因為不是民宿住客,民宿也不營業咖啡館,一開始她很困惑,怎麼大家都沒預約就推門進來?汪一梅漸漸發現,原來「金門沒有門」,每一戶人家都是這樣相處的。經過你家、她家、我家,大家若手上有點心或者有八卦,就會推門往別人家送,或去別人家聊天。原來這就是台北沒有的「人情味」!


現在,因為先生往返金門、廈門之間頻繁,帶動了汪一梅的視野。她笑稱自己在金門是一種「移動式生活」。平日生活在金門,週末有時會去廈門按摩,或者陪老公去看案場,等孩子放暑假,還會帶小朋友一起去上海旅行。


「金門很像一個跳板,我不知道別人為何要來金門生活,但對我而言,這種移動式生活,很不錯!這不僅讓開民宿的我,有話題和住宿的旅人聊天,也讓孩子們的視野拉大,漸漸有了國際觀。」


若問及最幸福的時刻,她思索片刻說:「當金門起霧、下雨,所有的一切都會停止,大家都在休憩等雨停。」這時候的她,會和老公一起去賞霧,「沒錯,就是賞霧」,因為那時的他們,真正擁有片刻的寧靜。(本文截自財訊475)


相關報導:

縣長李沃士:不賭博弈 金門想變不丹

房價五年漲一倍 金門變金雞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