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新北市社會住宅福利大縮水 公民團體炮轟:政府不出錢,犧牲弱勢族群權益

12月初,新北市中和、三重區青年社會住宅BOT案相繼風光開工,新北市長朱立倫多次強調,該案政府不僅「沒花一毛錢」、還省下約73億元預算,對自己的如意算盤顯然相當滿意。但最近卻遭外界炮轟,一千餘戶的開發案,僅21%的比率是以低於市價的租金出租,福利大縮水,全然悖離社會住宅扶貧濟弱的初衷。

為配合馬政府居住正義的施政方向,內政部於2010年底宣布,在雙北市提供五處國有地興建社會住宅。新北市配給到的三重、中和區三塊國有地,共計四千五百餘坪。

按理說,完工後應提供1543戶「租金低廉」的社會住宅。然而,新北市青年社會住宅BOT案規畫,政府與建商談成的條件卻是「BOT廠商在財務平衡下,至少回饋30%的青年住宅戶數,予不高於市價八折的租金優惠。」

福利打二折
立委、民間炮轟

最後,1543戶中,有三成為建商出售地上權住宅、店面,剩餘七成才是只租不售的社會住宅,這之中還要再打三折,得出21%、336戶,打8折的租金優惠宅;剩餘的49%、761戶,仍比照市價租金出租。

「新北市的待租空屋還不夠多嗎?為什麼要拿珍貴的國有地資源再蓋這些東西?」社會住宅推動聯盟祕書長彭揚凱痛批,興建社會住宅應是為了紓解弱勢家庭、青年的居住問題,如北市推出公營住宅,全數只租不售,租金依市價打7折;而新北市的社宅,實際低於市場租金的比率卻僅兩成,直指根本是「打2折的山寨版社會住宅」。

面對質疑聲浪,負責承辦業務的新北市城鄉局再三強調,地方的財政資源有限,該案光興建、維護成本就須七十多億元,新北市府不太可能將資源都挹注於該案。「跟民間合作才能把餅做大」,諸如回收的權利金、地租、稅金收入等,未來都可作為弱勢租金補貼等住宅政策加碼。「這個案子每年收到的房屋稅就有一百多萬元,政府沒出半毛錢、又有收入,等於用公家機關土地增加地方收入。」

「最大的問題,就是朱立倫從財務角度看這件事。新北市政府不但不想出錢,還想從中獲利。但社會住宅係屬社會福利,根本不應該靠它賺錢。」彭揚凱表示,從朱市府不斷強調該案「從中央到地方政府都沒出錢」、以及「省下數十億公帑可再利用」的思維看出,政府將弱勢權益擺在利潤之後,無疑是捨本逐末。

況且,目前新北市弱勢家庭照護需求如燃眉之急。依照內政部社會住宅需求調查報告指出,新北市無自用住宅的弱勢家庭約五萬二千餘戶;一六年,三處社會住宅陸續完工後,三百多戶僅能滿足0.6%的需求,僧多粥少、助益微乎其微。

「社會住宅戶數真的太少,根本緩不濟急!」勵馨基金會研發專員盧詠麗指出,三百多戶中又僅僅只有10%、約三十多戶優先保障弱勢,其他弱勢民眾等到政府回收資金、再編列租金補助,等於繞了一大圈。且實務申請租金補助時亦困難重重,不僅資格限制嚴苛、還得經房東同意,能申請到的名額並不多。

社會住宅推動聯盟政策組長江尚書指出,該案以BOT案進行,代表政府勢必讓利給業者,是造成弱勢權益被犧牲的根本原因。該案中,負責營建的日勝生集團,可配回四百多戶的地上權住宅及店面;加上多數以市價出租宅,顯見著眼點是回收成本,而非弱勢權益。若未來社會住宅BOT的模式繼續擴大運用,將會有更多弱勢者的權益被稀釋。

放眼國際,各國政府對於社會住宅少以BOT方式進行,多是由中央至地方,制定制度支持。以全國有34%社會住宅的荷蘭來說,主導者為非營利組織「住宅法人」,政府則提供土地廉租等優惠政策輔導。此外,各國對租金優惠也相對台灣「有感」。

根本辦法
解決弱勢居住問題

國際上,大多以家庭收入計算補助,例如美國即以家庭負擔能力設定租金公式,換算下來,社宅租金不超過家庭收入的10%,韓國也提供僅約市場租金三成的福利給弱勢族群。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強調,政府應認知,社會住宅為社會福利的一環,應責無旁貸負起責任。建議從體制著手,增加社宅供給與健全的獎勵補助,而非以財務為首要考量,將弱勢利益置於優先要務,真正落實社宅「優先協助經濟與社會弱勢」的核心價值。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