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施振榮步下舞台的真情告白

38年前創業,9年前退休,210天前重披戰袍,施振榮又再度步下舞台。這一位作育無數台灣科技英才的布道者,要怎麼樣推動宏碁傳承大任?

施振榮緩緩地從宏碁汐止總部的手扶梯走下,接受《財訊》專訪拍照。一名西裝筆挺的外國男子守候在旁,拍照告一段落,他立刻向前,與施振榮握手致意。他說,他是宏碁墨西哥分公司的員工,在10多年前曾與施振榮見過一面,希望能與施振榮合照,施振榮微笑答應。

施振榮放不下宏碁
重視傳承 卻也不得不回鍋


隨後,一位、三位、五位,正好來總部參加會議的宏碁員工聞風聚集,一大群人站滿大廳,搶著與這一位宏碁的精神領袖合照,70歲高齡的施振榮也來者不拒,耐心地與員工一一拍照。拍了10多分鐘,施振榮還是沒辦法回辦公室。

38年前創立宏碁,9年前退休,210天前回鍋上陣,6月股東會後,施振榮又解甲歸田,把董事長的位子交給宏碁老臣黃少華,步下舞台。但施振榮這個名字,早與宏碁交織重疊在一起,恐怕任誰也取代不了,這是他的驕傲,也是他的苦惱。

「(回鍋)我是非常情不得已,抗拒了半年以上,」施振榮接受訪問時表示:「下一次再造,還要找我出來嗎?那時我已經不在了,開玩笑地說,就算把我從棺材裡挖出來也幫不上忙了!」

施振榮透露,他這次回鍋再造宏碁前,已經把董事長安排好,除了黃少華,還準備把下下一任董事長,託付給台積電前副總、現任執行長陳俊聖。他並指出,「董事長是對外負全責,什麼CEO(執行長)都是假的,因為董事長可以把工作外包給CEO,但責任不能外包。」

才剛回鍋,旋即卸任,對施振榮是一件不得不的選擇。當2011年宏碁發生經營危機時,施振榮曾言之鑿鑿地對外指出,他不會介入,因為組織必須「一棒傳一棒」,他若回鍋,這會剝奪現任領導人學習、磨練的機會,他將「死不瞑目」。

不過拖到最後,宏碁還是撐不住,一三年爆出百億元的虧損,董事長王振堂跟著辭職下台,施振榮終究放不下他這家一手生養、擁有上萬名員工的公司,他違背曾經說過的話,還是介入了。不難想見,施振榮只希望能把介入的時間,縮得愈短愈好。

徒子徒孫遍布科技界
內部人才斷層 掌門人空降


傳承向來是台灣企業的難題,可惜一向重視人才培育、永續經營的施振榮,問題照樣發生。施振榮是科技界的「老教授」,他麾下培育出無數的科技大老,如華碩董事長施崇棠、明基電通董事長李焜耀,或如和碩董事長童子賢,以及緯創董事長林憲銘,他們都曾與宏碁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都從施振榮身上汲取事業經營的養分,後又一一脫離宏碁,獨立門戶。

無論是施崇棠,或者是李焜耀,他們在管理風格,或者是策略思維,都可以見到施振榮的影子。舉例來說,品牌聲勢如今快凌駕宏碁的施崇棠,曾一度是施振榮欽點的宏碁接班人,從他創立華碩品牌,登上國際舞台,到華碩與和碩分家,其實都是循著施振榮走過的老路。

施振榮的行事與管理作風,的確影響了現今台灣科技界最重要的人物,甚至可以說,他打造出台灣科技界今天的樣貌。

現任標竿學院資深顧問王振容,與施振榮從小學同窗,結識長達60年,而他同父異母的弟弟,就是王振堂。「我跟施振榮這麼久,幾乎沒看過他發脾氣、罵過人,」王振容說,「他是一位樂觀主義者,凡事都往正向、陽光的方面去看。」施振榮溫暖、人性的管理作風,也讓宏碁成為人才匯集之處。

施振榮的徒子徒孫遍布科技界,但到頭來,宏碁內部竟然找不出可以接替王振堂的人才,必須空降陳俊聖來接執行長,實在匪夷所思。曾在宏碁擔任行政總管理處副總經理、負責人力資源的王振容指出,宏碁曾經執行兩次「群龍計畫」,培育幹部,第一次在九○年代,培育約80位主管,但多半離開宏碁創業。

王振容指出,第二次群龍計畫在2000年,這次培育約240位高階主管,如前全球總裁林顯郎等,他們雖大多留在宏碁,但到宏碁第三次再造時,這批主管大多已屆臨退休,宏碁內部已沒有高階主管能扛此改革重任,迫使施振榮得親自出馬外,並從外部找陳俊聖加入。(本文節錄至財訊雙週刊455期)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