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曹啟鴻的環保課 被無名老農死當!

餿水油案從台北燒向屏東縣府,向來自詡致力環保工作的曹啟鴻為何會因為一位老農的檢舉案,讓他在屏東9年的任期,留下一個難以磨滅的汙點?

我從政20多年來致力環保,沒想到在政治生涯的最後100天,竟然敗在環保事件,也許這就是我的宿命。」

屏東縣長曹啟鴻9月16日針對餿水油案舉辦第一次記者會,在記者會開始前,他先召集縣府一級主管開會,並感嘆自己的處境。

最年長的66歲衛生局長李建廷隨後起身向縣府團隊鞠躬道別,一句「對不起,害大家被連累了,」多位首長都紅了眼眶,等其他四位准辭的首長道別完畢,曹啟鴻帶著團隊現身記者會,在SNG車與鎂光燈聚焦下,哽咽鞠躬道歉並宣布5名首長准辭。

9月4日檢警偵破餿水油案,全台動盪,此時曹啟鴻的90幾歲父親病危轉診高雄,曹終日在屏東與高雄奔波,每天還邀集主管召開專案會議,檢討行政流程缺失,主持會議時雙眼布滿血絲,家事公務兩頭燒。

老農案讓縣府形象重傷
公務螺絲鬆動 曹該負責!


隨著風波愈演愈烈,9月7日先指派副縣長鍾佳濱對外道歉,9月10日曹啟鴻坦承縣府有疏失,但仍無法止住外界批判。

餿水油案一開始聚焦在食安與環保,衛生局長李建廷、環保局長林雅文遞辭呈,後來發現取締違章工廠有嚴重瑕疵,地政處長蘇俊源、農業處長林景和、城鄉處長李吉弘也陸續請辭,「惜情」的曹啟鴻面對5張請辭書,一度不忍批可。直到老農因屏東縣府怠惰轉向台中市警方檢舉的新聞曝光後,輿論海嘯灌入屏東,尤其選舉逼近,綠營樁腳紛紛要求必須有所作為,曹啟鴻這才忍痛開鍘5名愛將以止血。

從政20年來,曹啟鴻從未沾惹操守爭議,不是疾言厲色的首長,對下屬極其禮遇,卻也埋下公務體系螺絲鬆動的苦果。眼看縣長任期即將屆滿,卻保不住追隨多年的部屬「善終」,還要面臨瀆職的司法調查,曹內心雖痛苦歉疚,也無法扭轉縣政失職的事實。

屏東環保聯盟理事長洪輝祥和台聯縣黨部主委潘長成則痛批,曹啟鴻自許環保縣長,面對環保議題荒腔走板,官員下台拖泥帶水,他自己最該下台。的確,以這次老農檢舉5次、縣府卻草率應付的態度,其中若非人謀不臧、就是怠惰安逸,作為在任九年的縣長,也許扛起責任請辭下台,才是他日後能東山再起的本錢,否則這次的失誤,恐怕會如影隨形的一路跟著他。

曹啟鴻出身屏東林邊,年輕時回鄉任教,人稱「曹老師」,曾以無黨籍參選落敗,加入民進黨後屢戰屢勝,從國代、省議員一路選上立委,因為目睹家鄉的地層下陷,以環保生態為使命,當年還用回收的肥料袋做選舉看板。在派系割據的屏東政壇,曹的「小清新」獲得認同,早就被認定是縣長人選。

相較於其他縣市首長熱中推動大建設、大投資、大活動,曹啟鴻縣長任內致力於養水種電、有機農業、生態旅遊、水域整治、青年返鄉務農等,不追隨縣市治理的主流意識。曹啟鴻為了理念有時也與民意扞格,包括反對開闢屏東連接台東的台26線,獨排眾議選在高屏溪畔設置殯葬園區,兩大爭議民怨沸騰,曹堅持不退讓,讓準備接棒的潘孟安左右為難。綠營同志形容曹不媚俗,但「頭殼硬了點」。

曹啟鴻認為,維護在地的人文生態環境,營造外地無法複製的元素,才能吸引民眾到屏東消費,進而帶動地方生計,環境財與生計財都能永續,屏東要發展根植於在地的「根經濟」。

難撼動綠營選情
潘孟安看好度不減反增


不過,如此邏輯卻很難讓屏東的社經數據在短期內提升,包括人口、所得、競爭力等,屏東的排名都不盡理想,也讓國民黨縣長候選人簡太郎找到施力點,批評民進黨在屏東執政17年的成績單滿江紅,「一條魚煎了17年,也該翻面了」。

面對弊案咄咄逼人的潘孟安,在餿水油案中選擇靜默,唯一的表態是在臉書說「如果縣府有錯,就應該道歉」,讓曹啟鴻站上火線;不過,藍營簡太郎背負了更不堪的馬政府政績,自己又曾是閣員之一,餿水油案也占不到便宜。

屏東地處邊陲,甚少受到中央關愛,積極趕工的台鐵高架捷運化,是扁政府核定的計畫,而高雄捷運延伸屏東,馬執政後卻毫無動靜,選民很清楚哪個政黨比較重視屏東,即使餿水油案也難以撼動綠營縣長選情,賭盤對潘孟安看好度不減反增。

尤其曹啟鴻一向認為地方與中央應是合作關係,88風災屏東是重災區,馬政府被罵得體無完膚,曹從不炮轟中央;前不久的高雄大氣爆,中央與地方互槓,曹也不以為然;餿水油案發後,環保署長魏國彥到南部拜會,曹是唯一願會見的首長。台灣層出不窮的中央與地方對抗,幾乎看不到曹啟鴻的身影,在綠營首長中獨樹一格。

曹啟鴻認為,台灣的體制仍是中央集權,縣市政府遭逢重大事故,只能仰賴中央支援,與其花時間翻舊帳,不如思考如何加快解決,「災民才不管哪個政府要負多少責任」。

只不過,事先沒有積極任事,事後身段柔軟也於事無補 。綠營縣議員為餿水油案下了注腳,「儘管曹老師的縣長任期還有3個月,在鞠躬道歉的那一刻,下課鐘也提前響了。」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