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李登輝評小英、朱立倫與總統制

雖然已經卸任總統14年,前總統李登輝仍然每日行程滿檔。眾所皆知愛好讀書的他,也笑說現在很少看新書,因為「腦袋裡每天都在憂心台灣的未來」。
他接受《財訊》專訪時,談到他對台灣民主化工程未竟之處的憂慮,他回顧自己在幾次政治關口上的心情,對國家領導人應具備的條件提出看法,也對目前台面上的政治人物有一番評價。


6月初,採訪團隊一行人在雨後的下午,提早抵達前總統李登輝所居住的台北翠山莊,李登輝早已在客廳準備就緒,閒話家常之餘,特別提起前年過世的《財訊》創辦人邱永漢,兩人就讀台北高校時期時相差一屆,也都赴日攻讀經濟,適逢《財訊》40周年,李登輝也不禁想念起這位多年的好友,要記者去看他的著作《為主作見證:李登輝的信仰告白》,書中記錄著他和邱永漢的精采對談。

看台灣
領導人太專制
應推動二次民主改革

在長達2個多小時的訪談中,李登輝毫無倦態,並且準備大量的書籍資料,他在暢所欲言之餘,仍不忘親切地提醒大家取用夫人曾文惠女士特別為訪客準備的點心,92歲的他,似乎把訪客都當成孩子般對待。

然而,在談及國家大事,他眉宇間仍不時流露出一絲憂心,對當前的國事甚多不以為然,也都帶有直率的批評與意見,以下即為本刊專訪李前總統內容摘要:

問:你被譽為台灣的「民主先生」,你看現在的台灣民主未竟工程是什麼?

答:台灣現在不僅民主退步、連經濟都在退步。過去我採行「戒急用忍」,後來在全球化浪潮下,大家競相跑到中國去設廠,過度投資的結果就影響到台灣內部薪資失衡、產業無法創新、失去競爭力的結果。這就是政府放任生意人無限制地去追求利益,讓大部分的台灣人民去承擔自由開放的不良後果;另外,我們的領導人太過獨裁、專制,政治權力沒有充分授與地方,民眾的聲音更無法被傳達,司法不公,更完全失去人民信任,而對現在這樣的情形,我稱為第一次民主改革的極限。

問:要如何解決這種民主倒退的情況?

答:就是第二次民主改革啊。先前的太陽花學運,一些年輕人去占領立法院,代表了立法院各黨派的委員一直以來沒有尊重民眾的聲音,只遵循黨的命令行事,為了私利爭吵不斷,沒有考慮民間的難題,民意的代表性受到嚴重質疑,所以我相當同意學生團體提出的公民憲政會議主張。當初野百合學運時,我雖然是總統,但是藉由這些孩子的力量召開國是會議,逐條傾聽大家的意見,定下去之後,才知道台灣的未來怎麼走。

所以公民憲政會議應該要在今年底召開,檢討最重要的本質問題:當民間的聲音無法如實反映,而且黨也無法處理的時候,就該傾聽民意,聽聽人民要政府怎麼做。

問:憲改的重點是什麼?

答:第一點,公民投票制度應該建立、落實並執行,很多國家像是瑞士,大部分都是靠公民投票來決定重大公共政策。第二點,民主制度下的總統,應該要聽人民的聲音,但是現在的台灣雖然有民主形式,實際上領導者卻愈來愈獨裁,這是領導者本身素質的問題。還有,台灣很多毛病就是中國文化的影響,四五千年的中國歷史,完全是以封建的君主制度為核心,我一直強調「脫古改新」,台灣的民主不能再走倒退的路,不能一直受中國影響,而是要走出自己的路。

論憲改
召開公民憲政會議
總統制較能大力改革

問:你認為台灣應該採行總統制還是內閣制?

答:台灣要改革的時候,如果沒有一位總統來推行,用「內閣制」根本推不動,你說對不對?

說實在的,內閣制的確有它的功能和優點,總統如果不適任,當然可以把他換掉,不要說讓他在任期內都擁有這麼高的權力;不過在這個時候適不適用,我是覺得還好。在民主的基礎下,總統制比較能夠大力推動改革,否則困難重重,最好的方法是利用安全會議來補總統沒辦法直接執行做事的不足,讓總統能夠直接去做事;不過說實在,台灣的政府體制還不夠正常來討論這些。(本文節錄至財訊雙週刊453期)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