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林信義閃辭 台塑3000億投資拉警報

林信義閃辭台塑越南河靜鋼鐵公司董座,再次讓外界關注台塑集團,這樁王永慶生前拍板、金額逾3000億台幣、近10年來最大規模的投資案,卻遇上全球鋼市低迷不振、越南暴動延宕投產的窘境,然而,河靜鋼鐵的經營成敗,攸關著台塑集團未來10年、20年的成長動力,也考驗著二代接班與專業經理人之間的交棒智慧。

7月22日下午,就在麥德姆颱風侵台的前一刻,各地已經籠罩在狂風暴雨的威脅中,台塑集團裡醞釀已久的風暴卻率先爆發。台塑越南河靜鋼鐵董事長林信義無預警地發給所有員工一封公開信,在大風大雨中,向河靜鋼鐵的員工告別,字字句句盡是不捨,卻毅然離開擔任了3年8個月的董事長一職,引發市場高度關注。

無預警辭職,外界錯愕
台塑高層低調,避談細節

消息一出,外界無不萬分震驚,因為就在前一週,林信義才為了解決五一四越南暴動事件後,河靜鋼鐵中國勞工的撤走問題,與台塑集團副總裁王瑞華專程走了一趟中國。先是到四川成都慰勞受傷的工人,發放慰問金;然後又馬不停蹄地前往北京,與中國包商溝通,還特別播放自製影片,強調越南政府現在是荷槍實彈進駐保護廠區,並保證包商員工未來一律進入廠區宿舍的安全,這才終於取得中國包商──中冶集團的同意,讓河靜鋼鐵可以順利復工。

5月底林信義還接受媒體專訪,對於暴動後河靜鋼鐵的未來侃侃而談,強調會做到鋼廠建設完工,沒有任何要離開的跡象。突如其來的公開信,讓員工與包商都很錯愕。

台塑集團發表聲明,表示林信義是基於「他的任務已告一段落,因此提出辭呈,經過多方慰留無效,台塑企業最後只有尊重配合。」台塑集團最高決策核心行政中心委員王文潮在出席公開活動時,也對林信義表示感謝,對於細節不願多談,只是頗有弦外之音的說了一句:「一切都過去了。」

但是,林信義這位高階專業經理人的異動,影響的是台塑數千億元的投資案是否能順利走下去,以及外界觀察台塑集團專業經理人制,是否真能落實的指標。

河靜鋼鐵為何引發關注?這是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生前最後一件拍板的投資案,第一期的投資金額就超過100億美元,除了中鋼持股5%之外,台塑集團是主要的大股東;由於鋼鐵是台塑集團跨足的全新領域,2010年底時,找來林信義出任董事長,外界解讀,林信義在汽車產業30年的經驗,將有助於河靜鋼鐵投入高值化的汽車鋼板市場,也是台塑集團邁向專業經理人制的第一步。

然而,河靜鋼鐵才經歷了五一四越南暴動的重大打擊,不僅人員傷亡、廠房損壞,中國包商更是嚇到不敢再回到越南,投產時間從原本的明年中,恐怕要再延後至明年底。而依據台塑集團原本的規畫,河靜鋼鐵分二期投資,是年產量逾2250萬公噸的大煉鋼廠,其中,第一期計畫明年投產,偏偏遇到全球鋼市低迷,建廠也一波三折。

理念不合,分手主因
生產端與銷售端的不同思維

面對外在環境變化與內部對新事業的調整,該投資案不僅考驗著以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為首的二代接班團隊,也影響著台塑集團未來10年的成長動力,動輒上百億美元的高額投資,更讓持有台塑四寶的投資人高度關心;如今已經箭在弦上,卻還上演陣前換將的戲碼,更令外界憂心河靜鋼鐵的前景。

「的確,我和台塑集團經營層,對於經營河靜鋼鐵的營運模式與策略想法有差異。」面對外界的各種臆測,林信義首度打破沉默,「我要離開,早就已經決定了,反正我本來就只是兼任而已,但不論做什麼事,我都會做到最後一刻。」林信義解釋,即使他在7月初就已經決定離開,但還是為了越鋼繼續奔走,一直到台塑集團發出聲明稿的颱風休假日,林信義還是坐在辦公室內,確認新聞稿的內容。

知情人士指出,林信義與台塑集團高層的意見不合,主要是來自「對市場的想法差距太大」。

林信義上任後,考量到金融風暴後的產業環境丕變,全球年產能超過20億公噸,但需求只有16億公噸,超過4億公噸的過剩產能;為此他調整河靜鋼鐵的規模,將高爐容積縮小、把原訂的3支高爐縮減為2支,電廠規模縮減3分之1,庫房減半,藉以降低資本支出。

但由於航道疏浚工程,遇到清除炮彈等問題,又墊高投資成本,整體投資降到106億美元,將每公噸鋼鐵的投資成本,從一開始的1650美元,降到若是不含港口與電廠,約為1140美元,低於噸鋼投資成本1200美元的標竿。

早在20年前,中鋼就曾評估到越南投資高爐,當時認為越南雖是很有潛力的市場,但成長速度緩慢,因此中鋼在越南蓋廠,計畫是一個高爐一個高爐慢慢做,「中鋼是跟著市場走,不想一步登天,」中鋼前董事長王鍾渝回憶。

新日鐵提案擁銷售公司主導權
台塑行政中心強烈反彈

然而,河靜鋼鐵和中鋼不同,不只高爐規模大,還連同港口與電廠一起開發,整體來看,河靜鋼鐵的每公噸成本仍高達1400美元,高於業界平均水準。

「這一向是台塑集團的投資邏輯,一開始的投資就要全部到位,內部預期以後會用得到,不只產能會擴張,未來也可能會有其他投資項目,因為台塑集團最擅長的管理技術之一,就是利用產能規模來降低成本。」對台塑集團有長年觀察的隸邁產業顧問公司總經理何耀仁指出。

「以一個專業經理人來說,林信義是從一個河靜鋼鐵思考,會覺得電廠、港口是包袱,講的是單位成本;但王家人卻是從整個台塑集團的角度出發,除了大煉鋼廠外,未來可能還有石化廠會去投資,利益與著眼點未必完全相同,這在擬定策略時,會造成完全不同的結果。」知情人士分析,林信義或許了解台塑文化,卻樂觀地以為有辦法說服。

林信義和台塑的分歧理念,不只建廠規模,還有投產後的銷售方式。

林信義認為,鋼鐵產業的特性,產品是要市場拉引,而不是由生產推動,是一個非常競爭的市場,沒有任何寡占優勢。他預測,未來亞洲鋼廠都會看東南亞新興市場,價格向下調整是必然的趨勢,面對市場客戶,除了產品規格與品質外,通過認證也是必要條件,新進入者要開發市場十分不易。

根據媒體報導,考量到市場銷售,台塑河靜鋼鐵欲引進全球第二大鋼廠──新日鐵住金為策略投資人,希望借助他們的技術及初期的銷售協助,達到「全產全銷」的目的。林信義證實,確有此事,表示高爐一旦點火,鐵水流出無法停爐,如果產銷無法緊密配合,若出現滯銷被迫停爐,再停開工得花費2到3個月,因此銷售非常重要。

由於新日鐵住金在東南亞擁有20個銷售據點,約有250萬到300萬公噸的熱軋鋼板需求,林信義認為,未來可以從河靜鋼鐵取代日本廠就近供應,即能吃掉河靜鋼鐵近5成的產能,「其他一半熱軋、線材和鋼胚,我則堅持自行開拓市場。」

新日鐵住金有100多年歷史,日本產品有高達98%是透過商社、中間商,裁剪廠等來賣,出來的鐵板要裁剪、下料、分條,要物流,要融資,「更重要是他們有集單效果。」

這合作看起來是美事一樁,但關鍵在於,新日鐵同時提議,為了不違反托拉斯,兩家公司應成立持股各半的銷售公司,台塑可以共同學習,同時減少銷售人力配置,條件是,銷售公司需由新日鐵住金主導經營。

就這個關鍵,該提案在行政中心的會議中提出後,立刻引發台塑集團行政中心成員的強烈反彈,「我們自己可以賣,為什麼要交給別人做?這樣不是讓別人把刀架在脖子上嗎?」台塑集團高層不諱言地說,表示需要再研議。

一位熟悉鋼鐵業的業者指出,這種銷售制度比較是日本鋼廠的做法,廠商只專心生產,其餘則交給商社處理,林信義想採取的日式做法並非市場常態,但在鋼市低迷的非常時期,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這是策略選擇的問題。」

該合作案在去年下半年提出,但評估後隨即破局,根據媒體報導,理由就是「該合作,違背了台塑集團一向要求要有主導權的政策」;林信義則強調,新日鐵住金後來也同意對「主導權」部份再行研議,後來雙方合作破局的最大原因,「在於河靜鋼鐵的熱軋鋼捲成本無法達成預期目標」。

「誰才是真正的老闆?」
家族成員有自己的想法

根據台塑集團高層的想法,河靜鋼鐵優先要做的是尋找資金與技術,一來降低台塑集團的持股比率、降低風險,同時尋找未來高質化的技術來源,而銷售可以慢慢做。「林信義碰觸到台塑集團的敏感神經,在想法不同的情況下,留下來也只是當個傀儡而已,這與林信義的個性也不符合。」知情人士指出。

台塑集團有自己的特殊企業文化,即便是出任董事長的林信義,也不能決定一切,「若因此造成股東長期虧損,責任我承擔不起。」。這讓林信義終於下定決心,直接找上王文淵,遞交辭職信,「當初我是來幫忙的,既然已經發展至今,那就走了吧!」即使是在颱風天,林信義還是毅然請辭。

但據了解,早在7月初時,雙方理念分歧的情況已經浮出台面,中間人多次居中協調無效,因此林信義早有心理準備。

知情人士認為,林信義雖有自信,但面對台塑集團複雜的企業文化,卻難以改變現狀,是雙方分道揚鑣的主要理由。就像原本河靜鋼鐵的總經理為吳國雄,是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在的女婿,林信義接任董事長後,考量到吳國雄身兼數職、過於忙碌,經台塑高層同意,請來楊鴻志專任總經理。「林信義認為是就事論事,但在台塑集團裡面,未必這麼想。」

更何況,台塑集團行政中心成員,即使是王家二代,也都是從基層做起的專業經理人,產業知識十分深厚,「在家族與一般經理人之間,一旦有意見不同,最後還是擁有股權的家族決定,這是很現實的問題,更何況,家族成員的確有自己的專業度。」市場人士分析。

只不過,接下來,河靜鋼鐵要對外尋找林信義接班人,困難度就變得更高了。據指出,台塑集團屬意前中鋼總經理陳源成,但據了解他本人還在考慮中,家人比較希望他能在家含飴弄孫,不要這麼辛苦。「不論是誰來接手,第一個就是要先考慮台塑集團的企業文化,再來就得面臨到鋼市競爭的現實問題。」同業觀察。

前中鋼高層指出,建廠只是第一步,未來要順利營運,銷售才是大問題,尤其現在東南亞的市場還很小,每人年均用鋼量才90多公斤,遠遠低於全球平均的200公斤;以中鋼的經驗來看,金融危機時中鋼也熬過來了,所以也不是都沒辦法,但是需要足夠經驗和團隊才能去推動,「說老實話,隔行如隔山,台塑要做不是那麼容易,想到都覺得是很頭痛的問題,更何況還有企業文化的差異。」

畢竟,河靜鋼鐵如果能順利復工,將於明年底正式投產,高爐一旦點火就無法輕易喊停,屆時該如何面對市場供過於求的問題,外界都很關心;這項台塑集團近十年來最大的跨業投資案,能否再次寫下台塑奇蹟?林信義去職是否會讓外界動搖對河靜鋼鐵的信心?都還有待時間證明。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