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殷琪;高鐵女王的復仇

低調的殷琪,這次終於報了一箭之仇,國民黨立委以18比0的難堪比數,否決了交通部提出的高鐵財改方案,逼得交通部長下台、高鐵董事長辭職;台灣高鐵是全世界金額最大的BOT案, 歷經三位總統、兩次政黨輪替,卻因為藍綠惡鬥,成為政治祭品,殷琪多年來背負著外界質疑的眼光,這回,她不惜玉石俱焚,寧可高鐵破產,也要爭個理字,卯上毛治國,槓上葉匡時,展現女王的復仇。糾葛18年的高鐵恩仇錄如何落幕,正考驗著台灣政治社會的成熟度。

「藍委造反了!」1月7日,國民黨黨團大會以18比0的懸殊票數反對交通部提出的高鐵財務改革方案。本來應該是凝聚藍營行政與立法共識的黨團大會,但藍委卻是一面倒地反對。吳育昇還痛批時任交通部長的葉匡時沒有考慮政治面,「高鐵問題要從政治面考量,若通過財改,未來高鐵出問題國民黨必須承擔。」狠狠地打臉葉匡時。

葉匡時臉色鐵青地快步離開會場,並在當天傍晚提出辭呈。若是在1個多月前,他絕對想不到自己要面臨此等「形同倒閣」的窘境,甚至還為此下台。他直指大陸工程的殷琪是整個財改案的最大阻力,並稱她在幕後操控媒體輿論,做最後反撲。

殷琪不服氣!
承受股東吃乾抹淨罵名


「這不是指控,這是抬舉。」前高鐵董事長、欣陸控股董事長殷琪如此回應,她表示沒有能耐策動藍綠立委推翻財改案;但不可否認,這的確是殷琪的勝利。

「一整疊資料放在你面前,就告訴你說,來,我們已經準備這麼做了!」殷琪派在高鐵的董事代表江金山,轉述葉匡時拜會殷琪時的情況,沒有徵詢意見、沒有相約下次討論的空間,只是在告知;「財改方案在董事會通過的版本,要求原始股東必須放棄3大不可抗力除外情事協調案爭議事項,對外卻完全沒有說清楚,這根本就是黑箱作業!」

偏偏這3大爭議事件,涉及高達3000億元的金額,歷經2次政黨輪替仍不斷拖延,造成滾雪球效應,原始股東怎可能善罷干休?葉匡時也形容了當時的會面,「我們談了大約1個小時,她沒有說什麼,只說you go ahead(你做你的)。」再對照江金山的說法,不難想像當時葉、殷的會面氣氛僵硬。

讓殷琪最難以忍受的是,在財改方案中,交通部以「不會圖利原始股東」為由,「道德勸說」原始股東在減資後不得增資,似乎早已先認定原始股東有罪過,懲罰似地拿走原始股東權益,更讓她名譽受損。江金山說,2009年殷琪卸下高鐵董座後,便遭到檢調搜查,全案在一一年已全案無罪簽結,「現在還在說什麼5大股東已經吃乾抹淨、不讓原始股東增資圖利這種話,令人不服氣。」

殷琪更向友人抱怨,其實原始股東本來就沒有要增資的意思,但政府的說法好像他們要占便宜,已經重創公司形象。

殷琪一改過去委曲求全的想法,這次決定「硬」起來,展開大反撲。

殷琪開的第一槍,就是大陸工程突然在去年9月時,提出特別股本金訴訟的「擴張訴訟」策略,把原本申請給付976萬元加股息的案子,擴張訴訟變為3.9億元,金額一下子膨脹了40倍;同一天,還把另外一筆求償1814萬元本金加股息的案子,擴張為29.92億元本金加股息,訴訟金額擴張了160倍。這一動作,等於大陸工程將向高鐵求償約35億元,對照高鐵手上現金只有18億元,立刻驚動了高鐵。

江金山強調,這是尊重律師的專業決策。但相較於其他股東只是意思意思進行小金額提告,對公司治理有交代就好,殷琪顯然想藉此「強勢表態」,強調未來一切全依雙方簽訂的合約走,不再天真地期待,政府能出面解決問題。(本文截取自財訊雙週刊468期)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