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江院長占領江教授 江宜樺的變臉政治學

江宜樺,曾是名氣響叮噹的「自由派學者」;但當年的江教授面孔已逐漸模糊,取而代之的是毫無妥協的強硬閣揆。從馬王政爭、太陽花學運到核四爭議,他一路走來,始終爭議相隨,是誰改變了江宜樺?抑或,這才是真正的江宜樺?

如果不是因為「自由派學者」的名聲太過響亮,今天的行政院長江宜樺,不會老被拿他在台大政治系教書時的言行標準來一一檢視。更由於「當官」後的落差太大,江宜樺更成了眾人批評「換了位子就換腦袋」的典型。

然而,江宜樺在節目上接受訪問時坦然地說,當教授跟當行政院長、內政部長,本來就不一樣,「大學教授可以覺得,占領行政院沒什麼關係,但作為行政院長,不是為了個人,是為了國家所以才要驅離。」江宜樺第一時間下令警方攻堅驅離占領者,由於警方執法過當,引發流血爭議。

自由派學者變臉
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江宜樺?


馬英九總統在4月27日緊急邀集執政縣市長做成「核四立即停工封存」的決議,看似重大讓步。豈料,行政院長江宜樺隔天親自召開記者會宣布「停工非停建」;對於公投門檻降低或訂《核四公投特別條例》,他也嚴拒。

從一個備受學生愛戴、崇尚自由主義的學者,瞬間變臉成為強硬法治派的官僚,許多認識他的人都疑惑,江宜樺怎麼變這麼多!尤其最近這些帶領公民運動的要角,不少人都是江宜樺過去在學界的同僚或學生,政壇和新聞界也不少熟識他的師生,看到這一年來江宜樺的轉變,不禁問道:「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江宜樺?」

去年二月由副手扶正接替陳冲的閣揆位子,江宜樺才真正顯露他在政治上的狠勁,絕非2008年他剛當上研考會主委,或○九年9月接任內政部長,以及一二年2月成為行政院副院長時,溫良恭儉讓的江宜樺。

江宜樺的碩博士論文研究,都以當代自由主義巨擘漢娜.鄂蘭為題,在西洋政治思想領域研究頗有成績;他也自承愛讀《論語》、最欣賞諸葛亮,師承經學大師「毓老」愛新覺羅.毓鋆。但他從政後的行事風格卻像是嚴厲的法家,也遭痛批是「披著自由外衣的儒家法西斯」。

在台大任教期間,每年學生票選台大政治系最受歡迎的教授都是江宜樺,每學期開課都是爆滿,往往前一天就要排隊登記。當時上課的人多到要搬桌椅坐在走廊聽課,為的是要聽江教授對民主憲政、自由主義理論的精采分析。

今昔言論被檢驗
已成一本「打臉大全」


江教授這麼受歡迎,絕非課業輕鬆,相反的,一名江揆學生回憶說,「當年在台大,若有學生遲到或沒交作業,還會被當場趕出課堂!」在學校被暱稱「小江老師」的江宜樺,對於任何事都是一絲不苟,不願輕易妥協,是標準的嚴師。但嚴師對學生也很關心,他會在學生要畢業前詳問學生有何打算,並給學生建議,相較許多食古不化、欠缺學術能力的老師,不少自負的台大學生都十分崇拜這位勤學的江老師。

這麼一位受學生喜愛的老師,卻讓台大政治系學生在網上發起連署,要求江宜樺就武力鎮壓道歉、下台,短短24小時,就獲760名同系學生及系友的簽名。學生並焚燒其著作《自由民主的理路》,指江已背棄自由民主的價值,違反他過去授課講述的理念。

台大政治系畢業的李明芝還跳出來批判自己的老師。她說,當年修過江宜樺的《西洋政治哲學》,江當年說,當政府無法回應人民的訴求時,這個政府就是麻木不仁;她表示,江揆應該要對照自己今昔言論,整理一本「打臉大全」。

江宜樺曾在○六年8月紅衫軍倒扁時,投書報紙指正龍應台對群眾運動的「誤解」,他說,「如果只因為台灣已經將選票普及於每一個人,而國會議員已經全面且定期地改選,就要求人民不該再有上街頭抗議的念頭,那顯然是低估了維繫民主社會所需要的動能」。

他又指出,「無論如何,筆者很難想像『靜坐』的群眾如何能『衝進總統府』?手無寸鐵的抗議者如何能完成『流血的革命』?而靜坐前還拚命在訓練義工維持秩序的人民運動,為何要去為軍警的武力鎮壓及不特定支持者與反對者的衝突負責?」

這些字字句句都像時空穿越劇,由○六年的江教授講給一四年的江院長聽,看來格外諷刺。今天的江揆走到跟一干社會科學、法政學者與學生的對立面,被質疑為了當官扭曲自己學術上的信仰,「他以後怎麼回台大教書?只能在官場上向前衝了吧!」一位學者觀察。

平步青雲升官路
大學時代潛研「帝王學」


更諷刺的是,○七年,前民進黨青年部主任、世代論壇執行長周奕成推動成立第三社會黨,成員包括許多反扁的親綠學者,如中研院的吳叡人等,他們公布「公民推薦人」名單,準備參選隔年的立委選舉,名單中還包括了江宜樺。顯然,江跟這些學者頗有交情,理念也相近,如今卻各有立場。

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台大明星教授的光環,在馬英九選上總統後,江宜樺就在政治系同僚高朗的牽線下,被延攬接任研考會主委,負責管考總統的政見落實進度。認真的做事態度,邏輯分明的頭腦與口才,透過科學化的數據管考追蹤政策執行,很快就博得馬總統歡心,一路搭直升機升官,短短5、6年就撂倒眾人,躋身最重要的接班梯隊裡。

這一切並非全屬偶然。一位江宜樺的大學同學回想,江宜樺在大學時代年年拿「書卷獎」,成績頂尖,課餘竟還去修習「帝王學」,這在30多年前的校園並不常見;他也參加精英雲集的「大陸社」,不熱中政治與社會議題的人,多半也不會選擇參加這類社團;更不用說他曾表示,國中時的未來志願就是「當總統」,雖然後來決定當老師更好。

當上閣揆後的江宜樺,愈來愈能展現自己的意志,據了解,這一年來動盪政局中,不少強硬主張係出自江宜樺,他絕非政治叢林的小白兔,反而像是他所屬星座的蠍子,平時靜默,但一出手就致命。

例如,去年9月馬王政爭,吳敦義、連戰、吳伯雄等人力保王金平,江宜樺仍力挺馬英九開鍘;尤令熟識他的人意外的是,馬王政爭涉及違法監聽、越權報告等一般自由派人士最反感的事,江宜樺竟成他們眼中的「幫凶」,讓同學同事直呼「看不懂」!也有民進黨立委表示,他們原本對江宜樺頗有期待,認為他屬開明派,沒想到讓人跌破眼鏡。

像被反對人士批評現行《公投法》是「鳥籠公投」,江宜樺卻表示自己「很冤枉」, 「這是民國92年民進黨執政時期三讀通過的,他們今天不喜歡,反而怪我。」讓民進黨氣得吐血大罵:「當時國民黨是立法院多數,當然會按照國民黨版本通過!你政治學那麼差嗎?」又如,他去林義雄禁食的義光教會,竟問教會為何讓林在該處禁食?讓外界痛批他對林宅血案發生地的無知。雖然他透過發言人表示他知道那段歷史,仍讓他的朋友不解,何以他這類發言「走鐘」至此。

江揆不妥協的性格也展現在人事上。今年初的內閣改組,不聽話的內政部長李鴻源等人全遭撤換,哪怕李有「民氣最高閣員」的民調加持,一點用處也沒有。殺雞儆猴的效應下,閣員已沒人敢唱反調了。

(本文節錄自450期財訊雙週刊)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