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稅改大失控 國庫失血600億

馬英九總統上任7年來,總共進行5次稅改,

不僅使稅制更複雜,且因證所稅開徵形成巨大的稅收損失,

也造成台股動能萎縮,難以吸引境外人才。


面對這種狀況,政府若不思改變,台灣經濟可能失控,

國家財政與企業競爭力將無可避免地繼續惡化。


王先生的母親前年賣了一張2013年後IPO(首次公開發行)的興櫃股票,去年忘了申報,今年3月收到追繳令後一直很緊張,為了讓母親安心,他便自告奮勇幫母親處理,沒想到為此耗了他3天假:第1天他先跑了一趟國稅局,沒想到國稅局沒辦法調資料;他只好第2天去券商印出母親去年所有交易往來紀錄,再回到國稅局算了一整天;直到第3天才能去銀行繳納。「這張股票只賺100多元,花了我3天時間,只為了繳15元的稅,」他苦笑。


三稅絞在一起太複雜

有看沒有懂 擾民又傷財


今年報稅期間,券商和各地國稅局為了處理股市投資人詢問證所稅申報,被問得非常忙碌,證券商公會祕書長莊太平信手拈來就是一個典型案例。


這個案例凸顯出證所稅申報的複雜程度,已經對許多人造成困擾,莊太平指出,隨著往後須申報證所稅的人數愈來愈多,稅法擾民的程度會逐漸加重。


這就是馬英九總統進行稅改的第一個病症──稅改讓稅法複雜的程度,已非常人可以理解。


馬英九任內目前共進行遺贈稅、證所稅、奢侈稅、富人稅、房地稅五大稅改,其中,降低遺贈稅率、復徵證所稅、奢侈稅3項,目前正在實施;而富人稅則是今年首度課徵明年申報的新稅;至於房地合一課所得稅制,現正積極爭取於立法院本會期內通過。其中,證所稅、富人稅、房地稅三項稅改,都與個人綜所稅有關,而三項稅改糾結一起的結果,也讓所得稅法變得複雜無比,往後納稅人可能都要請專業會計師協助報稅,才搞得清楚自己要繳多少稅?


證所稅從一三年起開始課徵,就讓大家領教到證所稅的複雜威力了。由於一三年課的證所稅,到一四年才須申報,財政部長張盛和在一四年6月向行政院報告證所稅課徵結果時說,一四年證所稅共申報8000多筆,課到23.98億元;但到一五年4月,財政部各國稅局拿證交所的股市交易檔與證所稅申報檔互相比對,發現一四年竟有45000人應申報而未申報證所稅,顯然有不少人不了解證所稅的申報內容,也不知如何申報,財政部並因此發出輔導函要求這45000人補申報證所稅。


但不少投資人依然不清楚證所稅的課稅規定,只好到各地國稅局及向往來券商抱怨並請求協助。對此,券商業者指出,證所稅申報複雜之處,在於賣出的所得及成本非常難計算,目前須課證所稅的標的主要有未上市櫃、興櫃、IPO三種股票,當投資人賣出前述3種股票時,賣出的順序要用「先進先出」方式(先買進先賣出)計算,而成本必須用加權平均法計算(成本除以全部股數),這使得那些對財務與會計沒有基本了解的納稅人,根本很難了解申報內容。


復徵證所稅虧最大

證交稅最傷 少了791


莊太平表示,上述年輕人幫媽媽申報證所稅的例子,就是因為計算太複雜,過程既折騰,成本也實在太高了。據透露,1988年開徵證所稅時,財政部也曾拿了大筆資料向當時的總統李登輝報告,李總統看到證所稅制與課徵技術都太複雜時,非常驚訝,後來也認為,如此複雜的稅制,必須找出簡便的辦法才能有效課徵。


現在的情況如出一轍;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剛從美國出差返國的一位企業高階主管身上。他說,自己也特地請了兩天假繳稅,「我們不會迴避納稅義務,但勞師動眾就為了課徵這幾10元,稽徵成本太高,且不夠有效率。」


更令人擔心的是,新股IPO的股票交易必須課稅,而每年都有新上市櫃的IPO股票,因此,往後須申報證所稅的人會愈來愈多,再加上今年實施的富人稅,以及即將推動的房地合一稅(房地合一稅雖未完成立法,但朝野政黨對此分歧不大,極有可能通過),往後納稅人申報綜所稅的難度會愈來愈高。


證所稅除了使稅制變複雜外,也讓馬政府前3項稅改成績出現大紅字。


如果拿各稅收的實際課稅數據與各年的預算數(財政部年初預計可課到的數據)相比,從○八到一四年這7年來,調降遺贈稅率、課證交稅以及課奢侈稅3項稅改,稅收總共短徵595億元!


歸根結柢,造成這3項稅改短徵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復徵證所稅。最直接衝擊的是證交稅在一二到一四年,因成交量大幅下滑,證交稅收比預算數足足短徵了791億元!


因此,儘管其他稅負有超徵,也彌補不了這將近800億元的大洞。(本文截自財訊478)


相關報導:

稅改風暴再起 股市房市頭皮發麻

證所稅後遺症 台股看不到明日之星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