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葛洛斯 熱愛交易與賺錢的金融暴君

葛洛斯,過去執掌全球規模最大債券基金,也成功預測金融風暴、躲過網路泡沫危機;如今卻跳槽到基金規模不到萬分之一的小公司,只想再次證明誰才是真正的「債券天王」!

債券天王」比爾.葛洛斯(Bill Gross)的人生,像極了一場「賭局」!

這幾年,已連輸了好幾把的葛洛斯,9月26日宣布從PIMCO(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投資長,跳槽到Janus擔任基金經理人的動作,無異就是想從眾多批評裡抽身,重新在債券市場中谷底翻身,以小搏大!

從「投資長」到「經理人」的差距有多大?過去葛洛斯掌管「PIMCO Total Return Fund」,基金規模高達2210億美元,台灣人投資金額亦高達600億元台幣;至於新接手的基金「駿利無約束全球債券基金」,規模約1200萬美元,連過去規模的萬分之一都不到。這也像是美國總統辭職後,到人口只有18000人的小城,擔任市長;此外,根據《富比世》(Forbes)統計,葛洛斯的淨財富達23億美元。顯然,這樣的落差,葛洛斯沒有把它放在眼裡。人生走到這一步,葛洛斯在意的已不是手上基金規模的大小,而是要證明誰才是真正可以左右市場的「債券天王」!

一場車禍 改變他的世界

葛洛斯出生於美國俄亥俄州,父親是鋼鐵公司經理,母親是家庭主婦,家庭環境小康。年少時的他,並沒有想到未來會在投資市場成為天王級的人物,「那時,我並不知道要做什麼;只知道自己對心理學很感興趣。」然而,葛洛斯即將從美國杜克大學心理系畢業那年,發生了一場嚴重車禍之後,人生出現了重大轉折。

由於傷勢頗為嚴重,因此,葛洛斯必須留在醫院接受長期治療。無意間,讀到加州大學教授Edward O. Thorp的著作《打敗莊家》一書,從中體會了如何理解風險和機率。出院後,為了印證其中的理論,葛洛斯獨自到拉斯維加斯賭城待了4個月,每天在賭桌耗上16個小時,最終,他以200美元的賭本,贏得了2萬美元,增值了100倍!

別以為故事就這麼結束。這4個月的經驗,再加上自己在心理學上的體會,葛洛斯體悟出了未來讓自己成為世界富豪的投資心法──「當你發現,自己握有較大優勢時,一定要持長期獲利的策略;即使有短期的損失,也會被長期的獲利攤平。用長期布局的策略觀點,打敗人性的弱點──貪婪與恐懼。」

杜克大學畢業,葛洛斯到越南當兵2年,兵役結束後,拿著在拉斯維加斯贏得的20000美元,完成了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EMBA的學業。原來葛洛斯的目標是想當「股票經理人」,但由於只接到太平洋投資債券分析師的工作,因此,也只能先從債券入手。沒想到,這一入行,開啟了他的債券投資之門。在往後的近30年間,創造了不敗的戰績,贏得了「債券天王」的稱號。

攤開葛洛斯近30年來的投資成績單,他的確有資格被稱為「天王」,離職前負責操盤的「PIMCO Total Return Fund」,憑著長期優秀績效,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債券基金。不僅如此,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戰役,還包括:成功預測了幾次金融風暴、躲過網路泡沫危機、預測債市多頭行情。

雖然,葛洛斯的成功,備受外界矚目;然而,對他自己而言,成功和失敗同樣需要被記憶,這才是不再犯第2次錯誤的法門。葛洛斯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採訪,談到自己人生中3筆最失敗的交易時,他坦言,「錯誤有2種:一種是做了不該做的事;另一種是沒做該做的事,我曾連續犯了3個錯誤,讓我錯失了大好的投資機會。」

不敗天王 曾拒絕巴菲特

那年是1975年...

某一天,華倫.巴菲特和他的合夥人查理.蒙格,兩人帶著喜思糖果(See\'s Candies)的樣品,出現在PIMCO的辦公室裡,向葛洛斯陳述波克夏公司的遠景,並解釋需要1000萬美元的貸款,解決資金困難。當時,在葛洛斯的眼裡,這家公司有些滑稽,因為,他們只是位於美國東北部荒涼小鎮的一堆沒落工廠。葛洛斯坦言,「雖然,我覺得他們都是聰明人,而且才華洋溢,但貸款給他們,對我而言,還是沒有吸引力。於是我把他們介紹給了『太平洋信託基金』。」如今,波克夏公司一年可以賺進200億美元,巴菲特操盤績效長年打敗標普500指數。

葛洛斯的失敗還不只有錯估波克夏,就在他拒絕巴菲特後的一星期,他接到了沃爾瑪創辦人山姆.沃爾頓(Sam Walton)的邀請,到Bentonville(沃爾瑪超市的發源地)參觀。當時葛洛斯覺得,「不過是一個想把生意擴張到俄亥俄州和愛荷華州的小雜貨店,而且計畫聽來也不怎麼樣。」於是,葛洛斯又把這個貸款轉給了太平洋信託基金。這家,當時葛洛斯覺得不怎麼樣的「小雜貨店」,就是後來的美國知名跨國零售業「沃爾瑪百貨」。

之後,再過了2個星期,葛洛斯來到舊金山參觀「伊特爾公司」(Itel)──軌道電動車的承租商。這回,葛洛斯被先帶到停放電動車的倉庫。他敲打著電動車上的金屬,感覺是那麼的扎實;來到位於舊金山市中心一棟有30層樓辦公室的總部,腳踩著10釐米厚的地毯、眼看遠方的金門大橋、漂亮的女祕書。葛洛斯心想︰「這才是一家真正公司。」那些扎實的觸感和門面,博得了葛洛斯的欣賞和信任,於是,葛洛斯貸出五百萬美元給了伊特爾;沒想到的是,半年後,他們破產了。

葛洛斯在6個星期內,連犯了3個錯誤。他在5, 6年後,看到J. P. Morgan在一個國際會議上說的一句話,才體會到自己的盲點所在︰「在你把錢借出去的時候,不應該看對方是否資本雄厚,要注意的是貸款人的人品和性格。」葛洛斯如醍醐灌頂般了解了自己的錯誤,「我們不應該看貸款人的地毯有多厚、他擁有的是電動車還是糖果店,而是要看貸款人的人品和性格。」「如果我當時能夠領悟這個道理,多了解巴菲特和沃爾頓,我可能就不會犯下這樣的錯誤。」

1981年起葛洛斯就把J. P. Morgan的畫像掛在牆上,藉以時時刻刻提醒自己,當年犯下的那3個錯誤;也因為葛洛斯對自己錯誤的深刻反省,讓他躲過了次貸危機。不過,近兩年來他錯看債市行情,也令「總回報基金」不斷遭到贖回,種下去職的原因。

最愛兩件事 交易和賺錢

在葛洛斯身上,也可很明顯地感受到許多成功交易員的特質,曾任15年PIMCO首席執行長的比爾.湯普森(Bill Thompson)則說,「大家似乎都說比爾非常難共事,非常情緒化、非常爭強好勝,而且意志堅定。我想這些都是事實,但市場上優秀的交易員,肯定或多或少都是這樣,這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也有PIMCO的員工描述,雖然,葛洛斯經常做瑜伽,讓自己放鬆心情,但他對員工的要求近乎嚴苛。不僅大多數經理都在凌晨4點30分左右就會到辦公室,還要求保持絕對的安靜。他的好友提摩斯形容︰「他讓辦公室安靜得像在辦喪禮,因為他厭惡任何會分心的事,這有時會讓同事抓狂。」此外,葛洛斯認為,對於交易員來說,控制情緒也極為重要,因此,再大的交易成功,也禁止歡呼。對於細節,葛洛斯更是一點也不放過。曾有PIMCO的員工,因為忘了在會議報告的文件標上頁碼,立即被葛洛斯要求降低該員工的考核。

葛洛斯花了人生大半的時間,專注在他喜歡的兩件事上,就是「交易」和「賺錢」。為了這2件事,他不惜被部分員工或媒體稱為「獨裁者」、「暴君」。甚至,在接受《彭博商業周刊》採訪,談到外界對他的批評時,他還開玩笑地說︰「每次看報紙,我都會對自己說,『至少,我的妻子是愛我的』。」

然而,不論是「暴君」也好,「獨裁者」也罷,對於市場投資人來說,所關心的只是,已近70歲的葛洛斯,到底是遲暮的英雄?還是不死的無敵戰士?未來的投資市場,將會揭曉答案!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