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資本家女兒 扛著左派大旗挑戰國會

李晏榕踏上選舉路 李焜耀也攔不住

 

長考4個月後,李晏榕還是決定代表社民黨參選立委,她知道父親李焜耀非常反對,但當她做了決定了之後,對於家人,她說:「沒有說服,只有通知」。


頂著俐落時髦的短髮,身穿黑色背心、桃紅色短褲,腳蹬黑色高跟鞋,週末的李晏榕就是這樣打扮,看起來既青春又有型。她和另兩位好友共同成立一家小型律師事務所,7成都是接家事案件,事務所的裝潢充滿女性與兒童的氛圍;前陣子,她宣布代表社會民主黨,參選台北市中山松山區立委。

 

她的競選宣言寫著,「我來自一個富裕家庭,從小衣食無虞,學業表現優秀,大學畢業後順利考取專業證照,工作了幾年後出國深造......如果以一個流行的術語來形容,我就是所謂的人生勝利組。」

 

自喻「人生勝利組」

她自知多數人沒那麼幸運

 

她真正想表達的是,社會上大多數人並不像她這麼幸運,「經濟實力比較好的人,相對要負擔比較多責任,照顧社會中經濟資本比較沒有那麼強的人,」李晏榕解釋,自己的想法是願意多付一點稅、建立一個公平的稅制,讓全台灣的人都可以過比較好的生活,但大家更好奇的,其實是她富裕家庭的背景。

 

從來,李晏榕都不想讓人知道她父親是誰,即使是社民黨徵召她參選。因為身為立委候選人,祖宗八代很快就會被大家給起底。

 

回到10年前,2005年底,明基友達集團董事長李焜耀,在一場演講會上,先後接到來自女兒及老婆的電話,兩通電話都是告訴他,女兒考取律師高考的好消息,李焜耀開心到露出白牙的笑容,一直掛在臉上,還直接跟在場的聽眾分享這個好消息。他的女兒就是李晏榕。

 

「家人都非常反對,我爸非常反對,」對於參選投入政治,李晏榕說,家人都很擔心,在選戰過程來自對手的攻擊,不會只有李晏榕一個人受累,全家人也都會被拖下水。「我爸覺得全家人都要跟著我一起被掀開來,沒有私生活。」

 

「我花了一些時間學著習慣富二代的標籤,但既然出來參選就要面對,我也知道這些將來可能會成為大家攻擊的點。」李晏榕說話速度飛快,35歲的她有著超齡的思考,「但我想讓大家看到我對社會改革的想法,社民黨的理念是強調平權、公平稅制,以及建構社會安全網絡,這都是我想推廣的理念。」

 

擁有台大法律系與社工系雙學位的李晏榕,大學畢業後在晚晴協會擔任社工,之後在常青法律事務所工作兩年後,負笈法國深造。

 

5年的異國經驗,為她帶來更大的文化衝擊。在法國,準時下班是正常不過的事情;孩子出生6個月之後,父母親就可以申請社區附近的公立托兒所或幼兒園,法國政府提供租屋補助與公共住宅普及政策,人們不必為了買房子,而背負龐大的貸款壓力,「我看到一個健全的社會安全體系,是如何讓人們即使在遇到生老病死等重要事件時,依舊能夠平等、自在地面對。」

 

其實,當范雲來說服李晏榕參選時,她思考了4個月,最後被說服了。因為她發現,台灣沒有一個政黨提出社會安全網絡、勞動條件的改善、年金改革完整的論述,而社民黨則致力耕耘這些議題;再來是她認為社會運動走到現在,如果不進入國會,不去取得決策的權力,很難推動些什麼,參與政治其實是實現理念最快、最有效率的手段。

 

不希望父親為她站台

要凸顯黨的理念及其專業

 

社民黨召集人范雲則表示,她是在婦女新知基金會時認識李晏榕,一直覺得這個年輕律師非常有正義感,對性別平權,特別是弱勢女性權益相當投入,社民黨成立後,「我們積極遊說她出來參選,一起投入改造政治,她一直沒有鬆口答應......後來,她主動提起有家庭顧慮。」

 

身為立場偏左的政黨參選人,父親卻是資本家,看起來有些衝突,事實上,雖然父女倆幾乎不談論政治話題,但李焜耀對政治一向不太避諱顯露偏好,李晏榕記得,從小家裡就有訂政治性雜誌,專業經理人出身的李焜耀,本身就不是太右派的企業家,過去常帶著員工認養農作物,也相當關心原住民、客家文化,不吝表露出對台灣這塊土地的熱愛。而耳濡目染下的李晏榕,做的事一點都不像傳統的富二代,反而對台灣社會底層有強烈的責任感。

 

背後有個富爸爸,李晏榕強調社民黨有候選人公約,選上之後有現職公約,要當政黨理念的代言人,競選經費以小額募款為主,獻金部分都要符合《政治獻金法》,不會因為父親的關係有什麼不一樣,「1萬以上的獻金都會公開。」

 

父母從李晏榕小時候,就以開放、信任的態度教育她,養成她獨立的個性,所以,就算李焜耀再反對女兒投入選舉,李晏榕只能聳聳肩回答他,「你怎麼可能期待我這麼聽你的話?你也不是這樣的人,我的個性跟你一樣,這是遺傳。」她也坦言不希望父親幫她站台,「希望大家看到的是黨的理念和我做性別運動的專業,而不是我是誰誰誰的女兒,這個標籤是我很抗拒的!」(本文由財訊授權轉載)

 

相關報導:

鴻海郭守正王子的關鍵考題

誠品小公主吳旻潔 學習孤獨這門課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