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馬英九想安全下莊 要過最後兩關

對於馬英九剩下的兩年任期來說,他只在意兩件事,對內是選舉,對外是中國;但這兩件事勢必又將引起對抗,可以預期,對抗的兩年已經無可避免…

馬英九的8年總統任期,依據表定時間,最後兩年的倒數計時已經開始。

但若按照實際的工作日推算,2015年中,各政黨推出下任總統提名人後,選戰就將加溫,現任總統的可施展空間相形局促,那麼嚴格而言,馬英九只剩下短短一年是有意義的,如果他還想做一些事情的話。

在今年3月之前,馬英九最想做的事,沒有別的,就是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馬習會」。以馬習會為目標,從《服貿協議》、《貨貿協議》、到兩岸互設辦事處,全都是通往目標的手段。但是,當三一八學生衝進議場後,馬習會的堆疊骨牌突然被撞倒了,現在按表操課的進度被愈推愈遠,全亂了套。

還在肖想馬習會
拔擢劉大年,可見端倪


5月7日,習近平在北京會見了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當場提出中國對台政策的「四不」方針,習近平的動機引起了各種揣測。不少人敏感意識到,習近平二月底先見了連戰,5月再見宋楚瑜,豈不在把馬英九邊緣化?等於宣告了馬習會已經告終。

這樣的直覺,一名與北京往來密切的人士說明:看待中共決策的慣性,可以從○五年開始回顧,當年即是先連胡會,而後宋胡會,此後依例每年「先連後宋」進行;然宋胡會後來停頓了幾年,今年以宋習會方式重新接上,習近平當然是有考慮,才會這麼做。

看到對岸的反應,馬英九在主觀意願上卻未放棄。5月19日在立法院由王金平召集的朝野協商場合,國民黨馬系立委賴士葆主張本會期在五月底結束後,應召開臨時會來專案表決《服貿協議》等議題,這個舉動連同黨同志私下都碎碎念:「事到如今,還在肖想。」

馬英九對於在兩岸關係上歷史留名的「死戀」,同樣在人事布局上悄悄地洩漏。5月13日越南的反中示威失控,演成台商工廠紛紛成為遊行民眾攻擊目標之際,國安會卻在集中心力安排職位,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把中華經濟研究院的劉大年,拔擢為國安會副祕書長。

劉大年在中經院是旗幟鮮明的ECFA(兩岸經濟協議)吹號者,背後被同事形容為「四人幫」,與陳添枝、顧瑩華、史惠慈,是專接政府委託案的大戶。

自馬英九上任以來,凡經濟部要執行馬意時,就會看到他們或提出研究報告,以所謂的「數據」為政策辯護,或公開與反對派的學者辯論,或投書媒體以專家身分影響輿論,色彩十分鮮明。

馬英九的任期保障只剩下2年,這個時候還有人願意借調到馬團隊去效力,可見馬性堅強。劉大年到國安會去襄助金溥聰,任務很清楚,就是推動對中與對美的自由貿易協定,在中國這一塊,也就是ECFA的後續執行,包括服貿、貨貿與爭端解決機制。從這可反推馬英九接下來想做什麼,脈絡已經擺在大家面前。

就怕下台遭追殺
金溥聰要力保馬安全降落


只做自己想做的,其他專注度上受到排擠,後果就是越南暴動的整個過程,台商必須隨人顧性命,政府是不存在的。在人命關天之際,國安會毫無經驗,因此毫無反應。外交部「做」了兩項決定,一是暫不派專機,因為越南代表黃志鵬5月9日就回到了國內,13日上午才返回越南,根本當作「沒事」。二是發明貼紙救人,這個「創意」出自金小刀愛將、外交部次長史亞平,她一交辦,部內沒人敢有意見。

這樣的景況,大約可以推想,應該是此後兩年遇到不可測的意外與危機時,馬英九政府大致的反應模式。

在內政部分,國民黨的幹部表示,今年11月底有選舉,幾個重大改革政策,恐怕都已經進入彌留狀態,很難再啟動了。「例如年金改革,是改了死,不改也死,前者的死,是現在立刻死,後者的死,是以後的人死,那還用問嗎?」當然是把退休制度會把國庫搞倒的爛攤子留給繼任者,馬英九已經無力,也不願因此而得罪選民、流失選票了。

這也是金小刀這次回台的另一項重大任務,必須在今後兩年集中全力積極部署,確保安全降落,減少下台後遭致追殺的各種可能與把柄。金的友人直言:「否則會死得很慘。」

想要安全降落,降落傘就要夠大。頭條要務就是黨主席大位絕對不能旁落,第一步,黨章已經修改,一六年5月卸任前都是當然黨主席;但這當然不夠,第二步,「七合一」選舉不能輸,不然黨內群雄可以要求召開黨大會再改黨章。而後才可能有第三步,就是保有決定「接班人」的主導權。

所有的權力交接時刻,現任者都想染指接班布局,這是即將失去權力害怕未來被起底的的共同下台恐慌。李登輝青睞連戰,結果被選民否決;陳水扁想以蘇貞昌擠掉謝長廷,尚未出黨內這一關就失敗;現在的馬英九,則是把吳敦義與江宜樺排在朱立倫與郝龍斌前面。後果又會如何?

後果如何尚在其次,前果現在已經出現。針對七合一,馬金正動用所有的力氣希望朱立倫連任新北市,好幫國民黨穩定陣腳,守住票倉,也不想讓接班人提早浮出台面。

年底選舉不能輸
馬金要掌握接班人主導權


朱立倫還年輕,來日方長的理由,在朱立倫看來,當然站不住腳,因為江宜樺是他的同班同學,江不也年輕?可靠消息指出,朱立倫要直取2016,新北市由副市長侯友宜出征,已經是現在進行式。侯友宜每晚的選舉會報業已持續了一段時間,相關成員固定集會,交換意見,早就開始在「參選」了。民進黨提名游錫堃,形同放棄,更添增了朱立倫力抗馬金意志的正當性。

既然一心只有選舉,一事就是選舉,除了前述人選角力,馬金同時也把國家機器中最敏感的情治系統,逐一進行整編。內行人都知道,情治與選舉的關係,從威權時代開始,到今天的學運時代,並無太大改變。

除了大眾已知的國安局、調查局人事,由金一手打造,廉政署長人事也在進行「除綠布藍」的選舉性調整,基層普遍看好資歷齊備的邢泰釗,但因太太朱富美當過張俊雄的行政院長辦公室主任,名單送到上面,被當局直接否決,換上了自己人、司法院政風處長賴哲雄。馬金的強勢運作,圈內迅速傳開,現在隨意問問司法界,私下都會對這隻巨大的手如此不需遮掩的介入,感到震驚。

一言以蔽之,今後兩年,馬金的涉外只有一件事,就是中國,馬金的內政只有一件事,就是選舉。這兩件事,也已經可以下定論,都會引起台灣內部的對抗,不論是來自公民社會,或者來自競爭的反對黨。故而總結,對抗的2年已經無可避免,必然啟動了。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