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40年事業夥伴翻臉變仇人

林榮錦 vs. 蕭英鈞 東洋恩仇錄

 

「隨著東洋董事長蕭英鈞指控前董事長林榮錦後,東洋集團與晟德集團也正式劃清界線。

在生技業叱吒風雲20年,被稱為「生技教父」、「生技艾科卡」的林榮錦,過去領導東洋的功績顯赫,但現在卻得面對官司,釐清他與東洋、晟德及Inopha AG之間的撲朔迷離關係……


我是在東洋最美好的時候離開的!」身為東洋前董事長的林榮錦,對於20146月在無預警下無奈辭去東洋董座後,第一次面對媒體吐露心聲,言談間仍讓人聽得出有些怨懟。

 

不滿,或是抱怨,當然可以理解。尤其今年17日,在林榮錦辭去東洋董事長職務半年後,就因被控涉嫌掏空東洋而遭檢調搜索、偵訊,並限制出境;引爆這場戰爭的,正是和林榮錦熟識超過四十年的同窗戰友,現任東洋董事長蕭英鈞。

 

林榮錦長期擔任東洋集團董事長,也是集團兩大核心東洋與晟德的靈魂人物。在與蕭英鈞絕裂之前,雙方關係極為緊密,連兩家公司的總部都同樣位在南港軟體園區內,一家在G棟,另一家在H棟,相距不到100公尺,兩家員工聯繫宛若一家人,大半消息都互通有無。

 

但這樣的關係,隨著林榮錦與蕭英鈞的這場官司而正式劃清界線。如今,雙方陣營的高階主管在大樓裡碰了面,即使招呼寒暄,也難掩尷尬,不難看出彼此間的緊張氣氛。

 

路線之爭?

林:分手是遲早的事

 

林榮錦對著記者感嘆地說,其實,他很希望能帶領東洋,邁入全球化。他最後離開時留給東洋的,有3顆微脂體研發已見成果的大藥,及當初轉投資包括智擎、東生華等至今帳面累積獲利高達60億元左右的股票,只要穩健地做,東洋未來幾年可以很美好。

 

不到一天的時間,這番話傳入東洋的耳裡,卻顯得很不是滋味。東洋副董事長曾天賜反駁說,「東洋是好是壞,股價會說話。」過去3年來,東洋股價由高點150元跌至現在的70多元,幾乎腰斬;但是,晟德卻由30多元漲到119元,漲幅幾乎接近3倍,「同樣是林榮錦當董事長,大小漢哪ㄟ差這麼多?」曾天賜忿忿不平的用台語數落著東洋如何受到林榮錦的不公平待遇。

 

事實上,林榮錦早在3年多前就覺得,他和老同學蕭英鈞的分開是遲早的問題,只是他沒想到會鬧到如此難堪的地步。

 

「那時開始,每一次開完董事會後,我都會難過到沒辦法睡覺、失眠。」「我太太說,你又不缺錢,那麼痛苦幹嘛還做?」林榮錦失望訴說著他和蕭英鈞理念的差異;他說,當他想帶領東洋往前衝的時候,總是在董事會上被蕭英鈞擋下,讓很多投資案都無法推展下去。

 

林榮錦解釋,他一直希望可以在東洋多做些事,但不斷受阻後,他規畫的生技工業銀行很自然地就轉而在晟德實現,「因為我在晟德是全體支持的狀態下,放手去做轉投資的!」

 

就以智擎為例,10多年前的智擎是一家沒人敢投資的生技公司,籌資四處碰壁,就只差沒跪下來求人。有一次,「我和現在的元富董事長陳俊宏,在國父紀念館前苦惱智擎發不出薪水的問題,當時,葉常菁博士說還欠500萬美元。結果,最後都是我林榮錦借錢度過難關的……。」林榮錦激動地說,永昕的投資案,10年前就在東洋董事會討論過,但是遭到否決。晟德1314年前,也準備給東洋投資,一樣還沒開始談就被否決。

 

「所以,外界說林榮錦是養金雞政策,這是不正確的。」林榮錦拉高音量回應,「不是養金雞,是養將才。我不是投資一顆新藥、一顆新藥去投資,我是投正確的人,智擎就是如此。」因為只要是對的人,他毫無遲疑。

 

「但在東洋,一切先看EPS(每股稅後純益)。」林榮錦認為,生技業的發展不該這樣,他敢拚敢衝,卻因蕭英鈞的保守謹慎,一切都被綁死了,而這也是外界認為雙方漸行漸遠的關鍵原因。

 

就市場上的認知,林榮錦是行動派,有機會就願意嘗試,與東洋另一位大股東蕭英鈞有很大的差別。

 

30年來一向低調的蕭英鈞,鮮少與市場打交道,直到去年接了東洋董事長後才浮上台面。外界對他的熟悉遠不如林榮錦,無形間被解讀的既定印象就成為低調保守的人。(本文選自財訊473期)

 

相關報導:

東洋董座閃電換人 林榮錦下台內幕

東洋董事長蕭英鈞:把夢想放在一顆藥上風險很高

TAG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