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以價制量」卻兩邊不討好 勞資信任崩盤

一項勞基法修正草案,正帶來台灣的信任崩盤。

7月19日早上9點30分,溽暑高溫逼得人難以忍受,各大勞工團體頂著大太陽,站在立法院前以高分貝抗議勞基法新修版本。


「民進黨砍假,工人絕食!」「還我七天假!」「反對一例一休!」一句比一句還高亢的抗議聲,傳達了勞團的憤怒。除了高喊不滿,還決定採用最激烈的手段:絕食抗議。8位勞團代表即日起不吃任何食物,晚上就在立法院前過夜。

「為什麼要絕食?因為我們也不知道還有什麼方式可以用了,」工鬥成員盧其宏生氣說,自民進黨520執政到現在,太多事情讓他們失望了。

盧其宏質疑,民進黨號稱是溝通的政府,調和各方觀點的政府,行政院才上台兩個月,對取消七天假審查了多久?彙集了各方的觀點多久?勞動部提案「一例一休」版本,三天後行政院就通過,期間沒辦任何的公聽會,沒有任何勞方團體參與。

「為什麼七天假、一例一休與兩例的爭議都還沒有釐清,立法院就要召開臨時會強渡關山(指通過勞基法修正案)?」盧其宏繼續質疑。

違背選前承諾 勞資都感背叛

時間回到1月4日,當選總統前的蔡英文與勞團代表會面,據參與會談的勞團代表轉述,蔡英文承諾「民進黨選後若取得國會主導地位,將對此案實質審查」「在勞工權益受損的狀況下絕不會讓七天假砍掉」。違背選前承諾,盧其宏有被背棄的感覺。

弔詭的是,勞方感覺被背叛,應該修法是偏坦資方的,卻其實不是。因為資方在這次修法中,也感覺政府官員沒有遵守承諾。

來到台北市復興南路的工業總會,就在勞方代表絕食的同時,資方代表也發出了反對一例一休的聲明,重申「無限期全面退出所有勞資協商會議」,嚴正抗議政府一再失信。

「這是一個信任原則,」工業總會理事長許勝雄指出,政府與企業間、企業與人民間,需要建立互信。若沒有信任,就會形成撕裂。

許勝雄指出,為了落實週休二日,勞動部與工商界、勞工三方自國民黨執政時期便展開協商,2015年舉辦了35場協商會議。最後達成的共識是原本雙週84小時工時,變成每週工作40小時,平均分配於5天,每天工作8小時,落實週休二日。

三方也同意,新制度落實後,取消七天國定假日,每月加班上限為54小時,再加上變形工時,因應三班制製造業及服務業的需求。

沒想到年初送到立法院時,遭遇部分立委推翻之前協商的結果,只同意每週40小時,其他配套全部退件。接著,勞動部在6月提出一例一休的新版本,提案每工作七天有一天例假日一天休息日,非因天災、事變或突發事件,雇主不得使勞工於例假日出勤,等於說每工作七天一定要休假一天。這令工業總會傻眼:說好的變形工時呢?

原本的協商配套人間蒸發

此外,修正案內每月加班上限為46小時,休息日加班費在2小時內為2.33倍。2小時後為2.66倍,也全跟原先協商內容不一致。

「這造成企業界很不諒解政府,」許勝雄表示,協商了35次的結果最後變這樣,「以後大家怎麼協商?」

當初協商配套「人間蒸發」,難怪台塑總管理處資深副總林善志嘆:「最後就是誠信問題。」

於是,從6月27日起,工總宣布中止協商,勞動部自即日起所召開的任何會議,包括基本工資修法,資方都拒絕出席。

許勝雄表明立場,除非修法刪除七天假,同步加班工時上限從46小時調整為54小時,政府做到這兩件事,工總才會再重啟協商。

「協商花了那麼長時間,資方還在協商時做了退讓,」工業總會祕書長蔡練生表情凝重說:「資方不會走上街頭,只是真的累了,不想談了。」

蔡練生透露,協商時,勞動部希望加班費能多給一點,資方也同意了,休息日加班從平均的1.58倍薪水變成2倍。但最近勞動部一例一休提案又變卦,提出2.33倍及2.66倍。

經過工總測算,一例一休制度下,一個每月底薪3萬元的工薪族,若休息日加班8小時,加班費要2577.5元,「雇主怎麼承受得了?」

除了勞資雙方都不再信任政府外,新政府的一例一休,為何資方不滿、勞方也抗爭?

「勞資雙方因為新法制度變得互相不信任,」南台灣知名企業集團人資主管語重心長指出,一例一休會傷害勞資的信任關係,當一切是憑白紙黑字的立約來規範人事物,企業文化被稀釋,員工也會對企業缺乏向心力。

一例一休的本意是,藉由大幅提高休息日加班費的計算標準,期望「以價制量」,降低勞工休息日加班的可能。結果卻勞資兩邊都不討好,可說「既失了姑情,也失了嫂意」。

修法明訂「未來該怎麼放假」這件事,豈料卻引發勞資雙方皆起立反彈,也激起企業與勞工對政府投下不信任票,勞資爭議也因此更激化。

這場勞基法修法之爭,在還沒定案之前,先引發了集體的信任危機。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8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http://goo.gl/tFhy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8月號:http://goo.gl/2cYQfc】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