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一間公司對抗一個國家

《遠見》想做大陸海底撈的深度報導已經快三年了。


兩年前,《遠見》曾進行兩岸科技業大評比,當時台灣不僅在網路、軟體業規模慘輸大陸,面板、手機、觸控面板也受到極大擠壓,僅剩半導體最後防線。如今,這項優勢也將失守?大陸半導體業宛如紅色海嘯,舖天蓋地而來,一樁樁豪砸千金的收購案,令人咋舌。

IC設計領域,每年至少有30%的高成長,全球第四大封測廠(江蘇長電)出現在中國,半導體製造業也突飛猛進。若從技術、營運、聚落、資金、市場、人才六大面向,綜合評量兩岸半導體實力,台灣戰績三勝、二敗、一平手,世界第二的地位岌岌可危。


《遠見》採訪團隊前往北京、上海的高科技園區,見證大陸半導體的野蠻成長,聯發科前高層、展訊高級副總裁袁帝文,更首度在媒體前披露心路歷程。兩岸半導體大車拚,台灣剩下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傾全公司之力,對抗一個國家。當對岸挾著政府支持、龐大市場力量來襲,台積電還能贏多久?


正如狄更斯《雙城記》開場白,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對台灣的科技業國寶半導體產業來說,現在正處在如此的尷尬時刻。


最好的時刻是,台灣2014年整體半導體產值高達2.2兆台幣,創下歷史新高,成長率更高達近17%,連續幾年以蕞爾小島之姿,在全球半導體界地位坐二望一,超越日、韓,僅輸給美國。


照理說,這該是放鞭炮的好消息。但台灣半導體行業大老們卻高興不起來。因為,同一時間,危機已悄然降臨……。


世界第二岌岌可危〉中國半導體壯大  台灣優勢拱手讓人?


今年4月21日,台灣舉辦一年一度的半導體年會,但不若往年的歡樂氛圍,更沒有開香檳慶賀佳績,大老們反而個個一臉嚴肅,繃緊神經。


連任台灣半導體協會理事長、鈺創董事長盧超群早在幾天前,就給近十位同行老友出了作業,要求準備簡報檔,每人講7分鐘,主題是:「台灣半導體的優勢、缺點,以及如何面對競爭?」


盧超群率先發言,台灣半導體到底能繼續往上衝,還是會把手中的黃金拱手讓人,現在正是關鍵時刻,「應該想辦法把全世界人才都吸引過來,而不是任由人才流失。」


「我看晶圓代工就剩五年、IC設計剩三年,」有「創投教父」之稱的玉山科技協會理事長王伯元說。罕見對外發言的聯電執行長顏博文,也說了重話,指出大陸把半導體產業當國防工業,「這已經不是產業跟產業間的競爭,這恐怕是國家跟國家之間的競爭了!」


交大前校長吳重雨則提出目前正爆發「人才寧靜危機」。就以最負盛名、專門培養半導體人才的交大電子系固態組博士班來看,現在報考人數,甚至比錄取名額還要少,更不用說正式報到來念書的人。


「前有虎,後有狼,」知名併購律師、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大中華業務主持人黃日燦著急地說,全球每個地方都是用兩隻腳走,一邊自行發展產業,一邊往外併購壯大,「就只有台灣是用單腳在跳,怎麼贏得了!」


旺宏總經理盧志遠也分析,如果你的技術程度只能夠吃大陸市場,那就被吃定了,明明還有另外2/3的國際市場,但那是世界一流廠商才吃得到的生意,「不能說人家(大陸)加強自己的產業,你就垮了!」這天發言的人還包含聯發科資深副總張垂弘、立錡董事長邰中和,從下午開始熱烈討論,直到晚上7點半,才慢慢散去,一場大會瀰漫濃濃危機感。


為什麼明明位居世界第二大半導體大國,大家卻高興不起來?原因是,大陸的紅色威脅正來襲。


本來落後台灣甚多、完全不構成威脅的大陸,開始強力扶植半導體。從2013年起動作頻繁,官方色彩濃厚的清華紫光集團,把兩家大陸本土IC設計大廠展訊、銳迪科收購旗下,準備合體發功,接著世界最大半導體公司英特爾(Intel)捧著15億美元入股清華紫光,震撼市場。


強勢收購  不把命繫在別人褲腰帶上


2014年,大陸中央領頭發布「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推出1200億人民幣的投資大基金,並帶動無數地方政府再加碼300億~500億的小基金,加上民間資本蜂擁投入,預計投資總金額上看1.2兆人民幣(6兆台幣)、甚至更多。


一樁樁豪砸千金的收購案,讓人目不暇給。全球第四大半導體封測廠星科金朋、知名光學影像感測晶片大廠豪威(Omnivision)、記憶體晶片廠矽成(ISSI)、惠普旗下華三通信,全被陸資收入麾下,「哪一天大陸買下英特爾,也不必覺得誇張,」外資券商主管、大和國泰證券資深副總徐禕成這樣評論。


曾任職大陸最大晶圓製造廠中芯國際,Gartner研究副總裁王端則說,未來十年,大陸的半導體成長,絕對會超越世界上其他地方,這是黃金十年來臨,「而且不只十年,一投資就是條不歸路!」


只是,十幾年來半導體一直發展不順的大陸,為什麼積極瞄準半導體,大力加碼?說穿了,是情勢使然。大陸每年進口半導體超過2000億美元,已超越石油,成為第一大入超項目,龐大的進口額占全球半導體市場七成。回頭對比大陸整體半導體晶片自給率卻不到二成,低到嚇人。


「只要國際上一個風吹草動,大陸都可能受到極大影響,」北京清華大學信息科學技術學院副院長魏少軍直接地說:「不可能把命繫在別人的褲腰帶上,也不可能靠台灣來支持整個大陸的產業發展,這太不現實了!」加上,2013年史諾登事件曝露出的監聽危機,更讓大陸官方極度不安,認為發展自己的電子產品半導體晶片關乎國家安全,至關重要,勢在必行。


《遠見》曾在兩年前做過兩岸科技業大評比,那次就發現,台灣不僅在網路、軟體業規模慘輸大陸,面板、手機、觸控面板競爭慘烈,遭受擠壓,當時編輯下標「台灣僅剩半導體最後防線」。


而如今,縱使最近台股剛飆上萬點,曾經的獲利王觸控面板廠宸鴻,竟陷入虧損,還有曾漲到千元以上的手機品牌宏達電,風光都早已不復見。這都跟陸廠崛起脫不了關係。


短短700天過去,此時此刻,《遠見》聚焦當時評比中台灣優勢最強的半導體產業,卻發現這唯一最有把握的半導體行業,也即將失守。


紅色海嘯正來襲〉大陸軍團兵臨城下  強勢瓜分三大版圖


半導體產業大致可分為三大塊,IC晶片設計、接著是半導體製造(含晶圓代工、記憶體製造)與半導體封測。兩岸對照,結果令台灣憂心。大陸半導體產業已大軍集結,兵臨城下。然而,絕對不是台灣半導體業不爭氣,而是大陸成長態勢凌厲,從2010年以來,每年整體平均成長破20%,尤其IC設計領域更能有高達三成的成長。


震撼1〉IC晶片設計  大陸產值已逼近台灣


大陸進展最神速的,非IC設計莫屬,因為不需大資本、設備廠房,靠厲害工程人才就能撐起來。從十幾年前幾乎沒有說得出名號的公司,到現在實力最強、華為旗下的海思,不僅能自行研發門檻高的中高階手機通訊晶片供華為手機使用,營收更已經超過台灣第二名的聯詠、也快達到半個聯發科規模。


曾經讓聯發科在2G時代吃了大虧的「死對頭」展訊,營收也跟台灣第三名的IC設計公司旗鼓相當。近期還冒出一家大唐半導體旗下的聯芯,因為跟小米合作,大大出了鋒頭。


大陸另外幾家前十大IC設計公司,也各有突破點,例如瑞芯微吃下全球最大MP3晶片市場,格科微則專攻CMOS圖像感測晶片。


幾年下來,大陸IC設計公司,如雨後春筍蓬勃創立、達到700家之多,雖然良莠不齊,水準天差地遠,但因為市場龐大,中低端晶片也能找到買家。整體IC設計行業產值已逼近台灣、甚至還可能在今年與台灣平起平坐,甚至超越。


反觀台灣則靠聯發科一家獨撐大局,2014年聯發科營收破2100億台幣,前面要追全球第一大手機晶片高通,後院要顧及陸廠崛起。但到目前為止,不僅台灣廠商沒人追得上,它更以一敵十,要把大陸前十大IC設計公司營收加總,才能敵得上一家聯發科。


瑞銀亞太首席半導體分析師陳慧明分析,被官方資本色彩濃厚的清華紫光併入的展訊,可說是「中央的中央」,給外界很大想像空間,「好像從小注定當總統」,反觀聯發科比較辛苦,沒有政治奧援,只能加快中高階手機布局,先往上衝。


一位不願具名的資深產業分析師透露,現在除了龍頭聯發科還算老神在在,其他業者都擔心到不行,甚至有上市櫃中小型IC設計業老闆,開始找買主,準備賣掉辛苦一輩子創立的公司。


「只要大陸本土做得了的,技術到位了,其他外商馬上被替代掉,」魏少軍大力看好大陸,背後有這麼大的消費終端市場,需求這麼大,「IC設計如果發展不起來,那才是真的見鬼了!」


震撼2〉半導體封測  全球第四大公司在中國


在半導體封裝測試方面,因為大陸統計產值時計入當地外資,整體產值看起來已超過台灣,但工研院IEK系統IC與製程研究部經理彭茂榮估計,「大概七成外資,只有三成本土」。


看看台灣,擁有兩大半導體封測公司:全球第一的日月光、第三大的矽品。日月光近來強力主攻高成本的系統級封裝技術(SiP),吸納大部分蘋果訂單,矽品也積極布局中高階封裝,營運都堪稱平穩向上。只不過,大部分產業界人士卻憂慮,封測領域因技術門檻相對低,將會是兩岸未來廝殺最激烈的領域。


尤其去年底,大陸官方剛推出的投資「大基金」啟動,協助第一大封測廠江蘇長電科技,以小吃大併購新加坡封測大廠星科金朋,雖然短期內因兩家公司進行文化融合、重整,會讓台廠拿到一些轉單好處,但長期來看,這樁併購,不僅讓長電躍升全球第四大封測廠,技術更上一層樓外,也快速進入原本難以打進的歐美市場,不少分析師都認為對台廠「短多長空」。


王端則提到,未來大陸榜上有名的公司會愈來愈多,「全球前五名、甚至前三名的公司,都會一一冒出來。」


震撼3〉半導體製造  製程不斷微縮  台積電有隱憂


在半導體製造業部分,毋庸置疑,台灣最厲害的就是「晶圓代工」,整體產值近兆元台幣、高達整個台灣半導體業近一半,更是大陸好幾倍,是目前唯一還有超前勝算的領域。


其中,台積電2014年的營收高達台幣7628億元、獲利2639億元,雙雙創下歷史新高。不僅繼續蟬聯台灣最會賺錢的公司,在全球晶圓代工市占率五成,高居世界第一,也一直是台股市值最大的企業。


在當今最先進的14/16奈米製程,唯一能夠跟台積電競爭的公司,只有美國的英特爾、韓國的三星。如果再拿大陸最大晶圓代工廠、年營收約600億台幣的中芯國際跟台積電相比,規模不僅相差了12倍之多,台積電的整體獲利更是中芯國際的70倍。


只不過,戰果輝煌的台積電也不是沒感受來自大陸的壓力。其一,大陸客戶愈來愈多,營收比例已增加到8%,加上歐美IC設計客戶所產製的晶片,有很大一部分也要賣給大陸的手機或電子大廠,這些都讓台積電從去年起,多次表態,「正積極評估赴大陸設12吋晶圓廠的好處與缺點。」


而奪回全球第二大晶圓代工廠的聯電,已率先登陸,與福建及廈門政府合資、在大陸興建12吋晶圓廠,明年下半年正式生產。


會走得這麼積極,是因為聯電比台積電更快面對陸廠的威脅,頭號競爭對手中芯國際早就已經宣示,明年底28奈米月產能將達3.5萬片,可能超過聯電。


業界人士透露,這是聯電下的一記險棋、也是好棋,趁手上還有好牌時,早搶先機,不想等到一手爛牌,就會被棄如敝屣。


令業界惶惶不安的還有半導體製造領域奉為鐵律的摩爾定律(IC上可容納的電晶體數目,約每隔18個月便會增加一倍,性能也將提升一倍),在製程微縮到10奈米或7奈米以下,可能會走不下去。不少人大膽預言,「最快五年後2020年、最慢2025年,摩爾定律就會碰到牆壁。」


當摩爾定律即將走到盡頭時,大和國泰證券資深副總徐禕成形容,就如同跑在前面的人衝過終點線,後面的人就可以慢慢追上來,「技術也像剝洋蔥一樣,大陸從只能做周邊的技術,愈剝愈核心。」


兩岸半導體大評比  台灣三勝二敗一平手  台積電還能贏多久?


若從技術、營運、聚落、資金、市場、人才六大面向,綜合評量兩岸半導體實力,台灣戰績三勝、二敗、一平手。在技術、營運、聚落方面,台灣仍有優勢。工研院IEK系統IC與製程研究部經理彭茂榮分析,台灣發展半導體40年,在先進製程、設計技術方面都勝過大陸。


台灣半導體企業的管理更是有口皆碑。曾在聯發科工作的集創北方市場總監張正華感受深刻,「台灣細膩、有制度、反覆檢驗的管理手法,是大陸廠商學也學不會的。」


然而,大陸的市場、資金豐沛卻遠遠不是台灣能匹敵。中興ZTE消費終端戰略部副總呂錢浩提到,台灣最厲害的是工藝(技術),大陸最強的是廣大的市場。


關於「市場」,大陸市場去年一共買了超過4億台智慧型手機,而放眼全球前十大智慧手機廠排名,也竟有六家大陸廠商;在資金上更不用說,大陸官方目前展現出來的企圖心正是不惜豪擲千金,也要培植半導體產業。


即便目前兩岸暫列為「平手」的人才,台灣也面對極大危機,業界早就已經感受到大陸搶攻人才的超強磁吸力,鈺創董事長盧超群砲轟,「如果台灣不重啟分紅配股,或用其他的方法把優秀人才留下來,只是靠發死薪水,那人才真的會被挖光光!」


從聯發科高層轉戰大陸IC設計公司展訊,擔任高級副總裁的袁帝文,正是台灣優秀人才流失的縮影。據傳華為旗下的海思也有多名台籍工程人才效力,更不用說中芯國際現在還有100多位主管是台灣人。


袁帝文觀察,大陸各種產業正在發展中,吸納人才很正常,而且不光只吸引台灣人才,是吸引國際人才。


「這是大勢所趨,長遠來看大陸半導體產業整體勢必超過台灣,」瑞銀亞太首席半導體分析師陳慧明講得坦白。


兩岸半導體大車拚,煙硝味濃厚,當對岸挾著政府鼎力支持、龐大市場力量,讓半導體產業進入野蠻生長的黃金年代,當市場、時間、資金、甚至人才已不站在台灣這邊,當台灣的一、二家公司,要迎戰的是一整個政府,都讓大家不禁惆悵滿懷,那句藏在心裡沒敢問出口的話是:「那,台積電,還能贏多久?」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6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www.gvm.com.t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6月號:http://store.gvm.com.tw/magazine_information_785.html】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