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中國力推CSR,促企業拚轉型、接軌世界

《遠見》自2005年發表CSR調查以來,積極引導CSR實踐風潮。今年,更將視野延伸到中國,希望帶動兩岸企業互相觀摩,帶來正面效益。


3月的北京城,難得看見蔚藍的天空,儘管灑下刺眼的陽光,但不時迎面而來的陣陣冷風,還是讓人感受到寒冬的餘威。


每年此時兩會(中國人大和政治協商會議)舉辦期間,媒體版面總被政治新聞與領導人語錄占據。然而今年,中國卻颳起一陣「柴靜旋風」!


就在兩會召開前的2月底,央視前記者柴靜發表紀錄片《穹頂之下》,短短幾天便吸引上億點擊數。不少人認為,這部片如同中國版的《寂靜的春天》(1962年在美出版,被譽為現代環保運動思想濫觴),掀起大眾對於環境問題的重視與討論。


「這兩天,我的微信全被《穹頂之下》刷爆了,它戳到公眾的痛處,引起中產階級對環境問題的討論,」2005年成立商道縱橫顧問公司、致力推廣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CSR)的郭沛源分享。


事實上,柴靜旋風不但打到霧霾、汙染、健康等民眾關心的話題,也掃到環境治理、企業責任、甚至國家經濟發展模式等更深層次的議題,讓人不斷思考:我們想要什麼樣的工作跟企業?需求什麼樣的經濟與成長?期待何種環境與生活方式?


上述種種,都跟企業運作脫不了關係。即是此刻為何中國要傾全國之力,急迫推動CSR的理由。


入世15年 CSR成「新常態」


2005年,《遠見》發表華人第一份企業社會責任調查,掀起台灣CSR風潮。今年《遠見》將視野延伸到對岸,帶動兩岸在CSR領域的互相觀摩。事實上,身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與最大製造基地,中國企業受到的CSR壓力,比台灣更強烈。


細數中國CSR風潮的源頭,可以追溯到2001年,當年兩岸一起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不但象徵中國市場終於對外開放,更代表企業必須和國際標準接軌。


有研究單位估算過,諸如環保、勞工、社區、貿易、投資等各方面,全世界與CSR有關的驗證標準接近250種。當中國企業長得愈大,有意踏出國門,營造品牌聲譽時,愈會受到這些標準的檢驗。


過去20年,沿海便有上萬家工廠,受到跨國組織與上游買主CSR稽查,不符標準即面臨抽單威脅。過去影響紡織、玩具、日用品等勞力密集產業,如今遍及基礎原料、大型工程、高科技行業。


由商務部主辦的《WTO經濟導刊》,是中國加入WTO一週年時,為協助企業與國際驗證標準接軌而成立的專業媒體。坐在位於中關村的辦公室,副主編林波回憶,以前大家常質疑CSR是種非關稅的貿易壁壘,或部分國家祭出的保護主義,「很多企業抱怨,CSR不但是貿易壁壘,更是『社會壁壘』!」這些短期看不到回收的「沉默成本」,成長中的大陸企業雖不甘願,也只能咬牙接受。


但入世15年後,隨著大陸社會日益開放、企業眼界不斷提升,愈來愈多人認同CSR已是普世價值。常擔任CSR政策諮詢顧問的《WTO經濟導刊》副社長殷格非直說:「現在CSR不但是發展經濟的需求,也是人民的要求!」


政府一聲令下 央企帶頭衝


這兩年召開的第18屆三中全會與四中全會,中國政府接連釋出強化經濟改革、要求企業承擔社會責任、甚至明確指出加強CSR立法的訊息,替醞釀多年CSR熱潮持續加溫。


PWC(普華永道)北京首席合伙人吳衛軍觀察,今年兩會最熱門的名詞當屬「新常態」,呼籲企業發展必須考慮環境承載力與社會感受,「這代表中國除了要溫飽,也考慮到現代化跟文明。」
跟台灣從民間發動的狀況截然不同,中國推廣CSR的過程,明顯由政府領軍,由上到下層層傳遞、一呼百諾,極具效率。


來到北京國貿大樓附近的白色辦公樓,拜訪2008年創辦的社科院企業社會責任研究中心,他們每年會按照央企、民企、外資,公布中國CSR前300強榜單,並定期發表藍皮書與白皮書,是官方推動CSR思潮的主要智庫。


「最大驅動力還是政府!」社科院企業社會責任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張蒽解釋,自從2008年國資委(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一聲令下,短短四年內,所有央企都在2012年編出CSR報告書,大型央企幾乎都建立了責任管理系統與CSR專責組織。今年下半年,國資委還準備發布CSR的管理辦法與績效考核指引。


有了國資委開第一槍,及一缸子央企帶頭衝鋒,七年來,許多中央部會與地方政府也紛紛響應。據統計,光是地方政府就頒布超過30份CSR鼓勵政策,從上海、深圳、浙江、南京,甚至遍及內陸地帶的湖南、陝西、山西、寧夏等二三線城市。


「國資委、發改委(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工信部(工業和信息化部),是影響中國CSR走向的三大單位,也是對經濟發展最具影響力的政府部門,」一位CSR顧問歸納。


另一位專家更妙喻,企業常把CSR事務推給公關或人資部門,「因為老闆們總以為,CSR是用來教育員工跟消費者的,殊不知,最需要再教育就是他們自己!」而在中國,很多企業老闆上頭還
有個「大老闆」——政府,只要政府態度定了調,便可快速普及到企業界。因此近年來,牽涉到CSR的研究、調查、或排行榜,在各地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相關的論壇與國際會議,每年起碼超過百場,由不同單位頒發的CSR認證跟獎項,更是目不暇給。


中國可持續發展工商理事會(CBCSD)祕書處主任季清估算,2006年時,有發表永續報告或CSR年報的中國企業只有19家,2014年數量遽增到2240家,短短九年成長逾百倍。不久前,石化霸主「中石化」還針對頁岩氣議題發布《中國石化頁岩氣開發環境、社會、治理報告》,能源龍頭「國電集團」更首次推出英文版的CSR年報。


國際資源充沛 腳步後發先至


對照兩岸發展軌跡,儘管大陸起跑點稍微落後,但中國在CSR的賽道上,已有後發先至之勢。除了政府主動推廣,另一主因,是充沛的國際資源,讓大陸企業能跟最新的CSR國際標準接軌。


比方,2013年問世的GRI(全球報告倡議組織)新標準G4,去年便翻譯成簡體中文版,許多台商都派員到對岸學習最新的G4準則。包括責任投資(SRI)、綠色信貸、ISO等最新CSR概念,在中國都有專門的訓練機構跟中文化適用版本。


不只民間頻繁往來,包括瑞典、德國、荷蘭等歐洲國家,多年來都曾跟中國官方合辦CSR交流活動,讓中國企業在實施CSR的道路上,擁有得天獨厚的技術資源。儘管政府與企業搞得風風火火,但民間是否感受到企業善盡CSR了?目前看來,似乎還沒有。


最近,社科院發表一份「CSR公眾調查」,發覺民眾最不滿意的是食品、醫藥兩大產業,緊追在後的是,被視為霧霾元兇之一的石油石化行業。一位專家解讀,「這些不是吃進去、就是吸進去的,老百姓感受最強烈。」


過半民眾都認為,企業必須為水質汙染、食品安全、霧霾等問題負起責任。最期待企業做好什麼社會責任?除了誠信跟守法,其次就是顧好產品與服務質量。


擁有許多建材業客戶、已舉辦五屆「中國社會責任與可持續發展年會」的東方君和管理顧問公司公共事務部總監盧文華觀察,傳統媒體報導CSR習慣偏重社會公益,容易影響公眾認知,不過消費評價方面,民眾已經很仰賴網路輿論。


的確,詢問民眾從哪些管道獲得CSR資訊?「網路」和「自媒體」(如微博、微信、博客等)已高居第二、三名,僅次於「電視新聞與廣告」。對於官方、企業、與常民之間的感受差異,張蒽不諱言,CSR能否引發企業變革,關鍵就在內地俗稱的「一把手」工程。因為這事牽涉到各部門,如果沒有領導人的支持跟授權,就算做出文本式(如報告)的東西,也很難落實。


言下之意,雖然中國極力堆疊CSR的政策、報告、獎項等,看似氣勢恢弘,但要落實到民間,讓大眾「有感」,還有段長路要走。


內外交迫 用CSR驅動轉型


分析中國CSR浪潮的推演歷程,背後由兩股力量交織而成。首先,對內來說,經過30多年的急速發展,向來扮演全球經濟火車頭的中國,逐漸失去人口紅利、廉價成本等優勢,更深刻體認環境承載力逼近極限、城鄉差距過大、民怨層出不窮等壓力,往後不可能再維持兩位數的高成長榮景,經濟模式勢必要轉型。


GRI中國辦公室協調員袁圓觀察,表面上看,中國推CSR是為弭平社會不滿與國際壓力,「但更大的內在驅動力,是經濟必須轉型!」這次兩會,中國領導人更坦然喊出史上最低的GDP成長率,宣示今後經濟進入「保七」階段,改以「速度換檔、質量效益優先」為目標。


其次,對外來說,當中國企業規模不斷壯大,勢必要開始「走出去」。此時,企業一方面得擺脫以往由政府主導的計畫經濟,對接國際慣用的治理制度與資訊透明度,另外更要營造正面的品牌形象,才能有利於產品銷售,並吸引優秀人才。


例如,中國近來不斷提出「金磚國家發展銀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絲路基金」等概念,鼓勵企業走出去,但這些投資常涉及礦產、能源、交通等建設,勢必牽動各國政府和當地社會敏感神經,促使中國企業惡補CSR學分。


從封閉到改革、開放,中國花了30多年,慢慢追上西方國家200多年發展腳步。如今度過狂飆成長期,中國要花多久才能迎頭趕上CSR潮流,補齊打造文明社會與永續經濟所需的養分?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4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www.gvm.com.t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4月號:http://store.gvm.com.tw/magazine_information_769.html】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