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人力赤字世界最嚴重 台灣產業恐崩盤?


你絕對無法想像,未來20年間,台灣有885萬名上班族會消失。老人退休、少子化、青年晚進職場及精英外流,都像揮之不去的病毒,鯨吞蠶食著寶貴的人力…

「再找不到人,台灣真的要完蛋了!」8月25日,一場在台北福華飯店的全國工業團體領袖會議中,台灣區水管工程公會理事長吳鉛煌的情緒,一如蓄積許久的山洪,傾洩而出,原本低凝的氛圍,瞬間砲火四射。

勞動市場拉警報 血淋淋的「缺工告白」

一見到坐在台前的行政院長毛治國抬頭傾聽,吳鉛煌更是難以按捺:「去年開這個會時,我們就急著向勞動部陳情,表明全台工地,足足缺了844個水管工,當時的院長江宜樺還說三個月內會解決。結果,一年過去了,最後只來了9個,還有人只做2到3天就閃辭,要我們怎麼辦?」

全台陷入缺工窘境 多數工廠產能半開

吳鉛煌的怨懟像是被點燃的柴火,愈演愈烈,娓娓道盡水管工程業,苦等工人一年的無奈。

他氣憤難平地說,水管工本來就辛苦,白天要曝曬、雨天得被淋,更遑論還得窩在暗無天日的下水道。以前,根本不可能缺工,但現在這工作沒人要做,30年來幾乎都是同一批老工人拚老命在幹。

他感嘆,再找不到人,別奢望台灣的自來水管要汰舊換新了,連一般工地的水電工程都要停擺!這一席血淋淋的「缺工告白」,立即引起連鎖效應,場內各產業代表的怨言,像是一支支早已架在弦上的利箭,一發不可收拾。

接棒發言的台灣區營造公會台北市處長余烈,手上拿著一大疊由各大營造公司呈報上來的缺工數字:「光今年1到7月,報來的缺工數就有8989個,工信、榮工、皇昌……你數得出來的公司,統統在等工人……。」

「就算一天給3000元薪水,也是等嘸人!」余烈忿忿地說,人力銀行統計,建築、土木工程業,求供比為6.04,等於每六份工作,只能搶到一個工人!但就算加薪搶工,依然望穿秋水,有的工程甚至得苦等兩個月才找到工班。這樣下去,十年後,就算有錢也找不到人蓋房子了!

鏡頭轉到中部!同樣在8月底,位於彰濱工業區的汽車零組件製造商昭輝實業,也正苦惱未來的日子。

「如果再不準時交貨,我們只好請辭了!」在這場業績檢討會裡,業務部主管頻頻為部門內的業務同仁叫屈。今年以來,儘管奮力接了幾起亮眼的大單,訂單總金額已達1.7億元,但工期卻一再延滯,雖然驚險交貨,卻也只出了8000萬的貨,還有9000萬的訂單趕不出來,惹惱了客戶,好幾個業務捱不住壓力而紛紛離職。

面對這樣的局面,昭輝實業總經理林宜宏既尷尬又莫可奈何:「我當然知道事態嚴重,上半年的稅後淨利,一掉就16%(和去年同期比),單接得再好,找不到工,有什麼用?」

事實上,「缺工」已困擾昭輝好幾年了!一走進昭輝總部,從一片片花崗石堆砌出的氣派門面,及流露著後現代風格的辦室區,可以想見12年前,公司因應業績急速成長,從桃園南下彰濱大拓疆土的那份豪氣。只是,廠區擴增將近20倍,原以為能安然吃下應接不暇的訂單,卻從沒想到,自遷廠那一刻起,天天都在為找人而傷透腦筋。

「30年前,我們在桃園創業,徵人啟事一貼出,一個小時就有40多人來應徵,現在5天才來一個!」昭輝一工難求的窘境,讓當初彰濱廠的產能設計,白白浪費。原本全能生產每個月有1.5億元產值,現在頂多只能開出2/3的產能,硬生生婉拒了5000萬元的訂單。

但其實,為了找人上工,昭輝不是沒有努力過。林宜宏說,這一、兩年,光是生產線上的作業員,起薪就調了好幾次,從2.5萬一路上調至2.9萬,還是少人來。

有次,他忍不住問了公司內部的年輕人,才知道,時下的社會新鮮人很在意頭銜,「作業員」聽來低賤而卑微,吸引不到人。因此,林宜宏從善如流,將「作業員」的頭銜改成「工程師」,為的就是「吸睛度」。

「就算找到人了,留人,更是企業的一大考驗!」林宜宏苦悶地說,為了不讓作業員動不動就離職,公司還想出一個獨步全台的「久任獎金」,也就是只要待滿半年,員工和當初的介紹人,都各發5000元獎金,待滿一年,再各加發5000元。但得到的結局是,生產線從沒一天全員到齊過。

大立光也缺工 徵人啟事懸掛許久

可別以為,缺工,只是傳統產業的專利!再將場景轉到距離彰濱工業區30公里遠的台中精密機械園區。偌大園區內,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股價近3000元,每股獲利動輒50多元的大立光電。《遠見》記者實地走訪發現,這家獲利無人能及的台灣天王企業,竟也逃不過「缺工」的命運!

來到廠區大門,遠遠就被門口的一只紅布條吸引。原本以為這是公司彰顯業績創新高,激勵士氣標語,趨近一看才發現,上頭寫著「從業人員、做二休二(做兩天休兩天)26000」的字眼。
據了解,這布條已懸掛許久,幾度褪成粉紅,變淡了就換新,換新時還同步將薪水加碼。例如之前是2萬4000元,現在變2萬6000元。員工透露,其實每年大立光都大發紅利,基層第一線技術員,年薪保障15個月,並依績效月發、季發獎金,合計月薪至少52K以上,卻依然「等嘸人」!

人力爆發土石流 缺工數飆至23.85萬

台灣到底有多缺工?根據勞動部在2014年8月底最新調查,在2010年前,台灣各行各業缺工總人數大多維持在15萬人之譜、缺工率很少超過2.5%。但自從2010年後,數字開始飆高,到了去年,一舉衝破20萬大關,達23.85萬人,缺工率更首度飆破3%,達到3.15%。

其中,災情最慘的服務業,一缺就缺了12.58萬人,缺工率高達4.88%。病情也不輕的製造業,職缺高達9.83萬人,缺工率3.5%。不動產業,缺工率更飆上5.01%。因此,走遍全台大街小巷,觸目所及是高掛的徵人啟事,網站上的求職訊息,更是多到爆表。

搶人大戰每天上演 企業外移尋生機

yes123求職網針對今年第四季人力資源展望進行調查,發現高達68.8%的企業計劃徵才,無奈的是,這並不代表景氣有多好,一問及原因,只有28.1%是因為擴編而徵才,其餘的71.9%只是單純要解決缺工之苦。

相對的,隨著一工難求,以往擺出高姿態,常嚷嚷要裁員的企業,如今紛紛噤聲。計劃裁員的企業比率,從以往的超過10%,驟降到了4.3%。

1111求職網一樣熱絡。以今年7月在該網站登錄的全職工作來說,就高達38.95萬個,這是2010年的1.3倍。1111人力銀行公關副總李大華說,為解決人丁單薄的窘境,企業莫不神經緊繃。

從前每隔幾年招一批空姐的華航,光是去年就有三波招募。金融業2015年度招募,也提前到2014年底就展開搶人大戰,觀光餐飲業更是365天全年無休一直在徵人。

無奈的是,台灣這場「人力土石流」,恐怕不會是短暫現象,甚至還是全球災情最慘重的國家。

依英國牛津研究機構公司(Oxford Economics)的「全球人才2021(Global Talent 2021)」報告預測,台灣竟被列為2021年全球技術人才供給「赤字最高」國家。該機構還製作光譜圖,比較世界各國的人力供給能力,指數愈高代表人力愈充沛,0為供需平衡,負指數愈高的則是人力短缺。結果台灣居然敬陪末座,指數為-1.5,不僅大輸全球人力最豐沛的是印度(2.1)和中國(0),就連韓國(-0.9)和日本(-1.4)赤字都沒台灣嚴重。

「我們正在面臨一個產業崩盤危機!」中華民國全國工業總會祕書長蔡練生憂心忡忡,這樣的後果是,「第一,MIT(台灣製造)不見了!第二,台灣的內部建設做不起來了!」

蔡練生指出,1990年代,台灣的企業由於國內人力、土地成本太高,紛紛西進,如今大陸也面臨相同的問題,應該是台資企業鮭魚返鄉的好時機。但偏偏這次的大缺工,讓台灣默默地出現了第二波的出走潮。

前幾年率先台商回流的全球行李箱龍頭廠、萬國通路董事長謝明振忍不住抱怨,招了300位員工,卻沒有一個人待得下來,因為台灣人已不願意做「踩針車」的車縫作業,「乾脆再出去好了!」

而缺少車縫工,也讓成長爆量的MIT國民服飾品牌Lativ,不得不宣布將訂單移到海外。「目前台灣接單海外生產的比例就高達54%,相信我,很快就到六成!」蔡練生語重心長。

國家建設動搖 引爆產業崩盤危機

移得走的產業紛紛外移,移不走的內需產業也因為缺工開始出現負面效應,甚至動搖國家建設。

以承攬南港展覽館二期工程的榮工公司為例,目前就缺了170名工人、承攬林口世大運選手村的皇昌,也少140個工人,讓工程一再延宕。

「你可以走到目前正在施工的全台公共工程基地看一看,很多都是鷹架架好、機具擺好了,停在那兒等工人,」蔡練生說。

除了當下各行各業的慘況外,工研院生醫所所長邵耀華指出,以國內目前平均退休年齡61歲估算,未來20年內,退休人口數將達770萬。一位學者也針對少子化、青年晚進職場及中高階人才外流的狀況推估,至2035年,除了退休族,將還有115萬的工作人口消失,也就是說,20年後,台灣將有885萬名上班族不見了。

缺工,可謂為繼少子、高齡化後,另一個台灣要因應的迫切危機。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10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www.gvm.com.t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10月號:http://store.gvm.com.tw/magazine_information_813.html】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