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人性化設計,澳洲超級年金提撥率大增

台灣在2005年實施確定提撥制(DC)的「勞退新制」,之後持續進行退休金制度的改革,現階段正處於「勞退自選平台」的修法階段。


而澳洲自從1992年實施「超級年金」確定提撥制以來,就以「開放、透明與多元」為全世界退休制度研究的焦點。


施羅德澳洲投資管理執行長,同時是施羅德亞太區負責人葛雷‧庫柏(Greg Cooper),不僅曾是澳洲金融服務協會主席,也曾在英國、香港與新加坡有多年駐地經驗,深刻觀察各國退休金制度改革。


究竟澳洲經驗可以給台灣什麼啟示?好的勞退自選方案應該包含那些要素?庫柏有第一手的心得。


以下是訪談精彩摘要:


確定提撥制 成全球趨勢



全球的退休大趨勢就是,各國都在從經歷「確定給付制」(DB)轉到「確定提撥制」(DC)的過程。雖然在歐洲沒那麼明顯,但是在許多已開發國家,像是美國、澳洲,DC制已是主流。


之所以這樣是因為全球人口愈來愈長壽,政府與企業無法承受這麼龐大的退休金支出,所以透過DC制把責任轉嫁給個人。


這場全球的結構性轉換,賦予勞工更多退休規劃的自主性,可以更自由地進行儲蓄與投資,人們開始把退休金投入到共同基金當中。


超級年金制 逐步提升至12%


澳洲目前DC架構的超級年金制(Superannuation)涵蓋率已達85%以上。政府強制推行超級年金,強迫雇主提撥雇員薪資的9.5%到雇員的退休帳戶中,到2020年之前將逐步提升到12%,而雇員也可自主提撥。


以此方式來儲蓄勞工的退休金,會更彈性、更具轉換的方便性,就算轉換雇主也能保有之前存下的退休金。就算是短期工作,例如打工遊學三個月的背包客,也要提撥超級年金。


在超級年金中,雇員可以自己選擇投資方案,但雇員通常不選擇,那就由雇主提撥到預設方案當中,目前大約有八成以上都是放到預設方案中,包括170種My Super的預設基金。


目前,超級年金的資產規模是1.9兆~2兆澳元,讓澳洲躍為世界第三大的基金市場。超級年金現在大約有150種的大型主流基金,前50大是囊括了大部分的資產,旗下有上千種相關商品。


澳洲的人口與台灣差不多,我們等於是用較小的人口規模,創造了如此大的市場價值。澳洲上次大蕭條已經是23年前的事了,也是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第一個回復的股票市場,這一切都是拜超級年金所賜,因為它替澳洲創造了一個龐大資金池,我們自成一個完整的資金體系,不容易受外在經濟衝擊。


超級年金的成功,很重要的是有廣泛的社會共識。


澳洲政府每五年做一個人口普查,然後發布一個「跨世代報告」(Intergenerational Report),報告裡會分析各人口統計變化,對退休成本、勞動人力與健康醫療支出的影響,我們是要告訴國民:我們要在衝擊來臨之前,就準備好解決之道,而且今天就開始。所以澳洲國民對超級年金有很高認同,施政阻力就小很多。


三大因素 擴大勞工參與意願


歸結DC制的成功之道,不外乎有三個面向:「政府治理」、「鼓勵機制」與「制度彈性」。


首先是政府治理,政府要設定想管的程度到哪裡、如何監理信託業者,還有個人帳戶的規範與限制。像在澳洲,你是不能在提領年齡之前動用退休金的,如果違反,會有很大的懲罰。


再者,你要以機制鼓勵民眾參加。像是澳洲員工可以自願提撥退休金,但如何提升他們的意願呢?通常是稅負優惠。澳洲一般所得稅最高會到48%,但如果自願提撥進超級年金的薪水,最高就只課15%,而放在超級年金基金中賺的資本利得稅最高也只有10%。但如果是超級年金之外賺的資本利得稅,就會課到一般所得稅的一半。當你到了提領年齡,從超級年金當中領出來的退休金則幾乎沒有稅。


第三要素是制度彈性,像是開放員工自選投資方案。開放一些,員工會很高興擁有自主投資的權力,會擴大參與意願;但如果太過彈性、開放太多,那反而員工不知如何選或者做出壞決定,怎麼開放是學問。


台灣雇員 普遍自提率不高


新加坡、香港都已採強制提撥制,並且開放勞工自主勞資,台灣也朝這方向走,基本上是走在對的道路上。


台灣是強制雇主提撥6%薪水,雇員採自願提撥制,但自提率很低。我建議台灣可將自願提撥設為預設選項,若政府預設讓員工一開始就加入這體系、自動提撥6%,他若反對可以退出。以經驗看來,通常不會有人去申請退出,如此一來自提率就拉高了,有助於員工對抗長壽風險。


這是一種「行為科學」,好的制度設計就是要考慮人性。像是澳洲到65歲才能提領退休金,政府怕大家一次領出來花光,就什麼都沒了,因此設了最小與最大的領出比率,例如65歲至少要領出4%、最多只能領15%,其他的錢繼續在基金帳戶中滾利。而到了95歲,最小提領比率就是14%,最多則可提領到50%。


這是「年金」的概念,確保民眾一次領出一部分當年金,每一個月都有現金流,到了老年不會沒保障。


理財顧問系統完善 方便諮詢


此外,雖然鼓勵市場競爭,但澳洲政府還是自己出面設置退休基金的運作平台,以此讓效率更高、費用更低廉。


這樣的基金交易平台是屬於批發(wholesale)架構,費用當然比採零售體系的美國退休基金來得便宜。澳洲讓各種不同風險屬性基金在超級年金平台上整合,再將不同的資產分類集結於不同基金池中,由這個基金池統一操作,例如股票類型的基金會被集結在一起操作。想做到這樣,必須政府出面整合信託業者。


而產品設計也很重要。在澳洲,有許多預設基金是「抗通膨(Inflation+)」系列的商品,這種目標導向的基金比像是「生命週期基金」的資產配置導向基金來得好。因為你跟投資人說這檔基金有50%在債、50%在股票,他們不會知道你在說什麼,但如果明確告訴他這檔基金是Inflation+3,他馬上就明白這檔基金的目標與風險。


為了協助民眾做好退休理財規劃,澳洲有完善的理財顧問系統,民眾隨時可以付費尋求專業的退休建議,也有愈來愈多超級年金的基金自設理財顧問,並且由基金來埋單費用。


去年,澳洲政府去年通過一份法案:「未來理財建議」(Future Financial Advice),讓理財顧問不得收傭金,以確保其獨立性,民眾就能得到更好的服務品質,這做法和英國很像。這項立法,最初是「穆瑞報告」(Murray Report)這個第三方獨立機構所提出的建議。


穆瑞報告不是只監督超級年金,而是監督所有金融體系,包括銀行、保險與理財顧問等提供金融服務的產業。所以,一套退休新制要推行順利,不只要具備上述成功元素,還得納入監督力量。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7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www.gvm.com.t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7月號:http://store.gvm.com.tw/magazine_information_793.html】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