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只省成本,忽略創造價值 將走向惡性循環

台灣的健保舉世聞名,幾乎全民都納保,但是,醫療成本逐漸增加,而病人卻未必獲得愈來愈好的醫療品質。以競爭力研究享譽國際的全球競爭力大師麥可.波特(Michael Porter)認為,如同全世界的醫療系統,台灣仍然沒有考量病人的需求。

2014年10月23日,應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邀請,波特當天下午5點從北京飛抵台北,旋即在晚間舉行「醫療革命的迫切性」演講,吸引數百名關心醫療的人士,現場座無虛席。

「價值是醫療服務的核心,」波特一開始就開宗明義表示,現在是改革醫療的時候,醫界應該改變以醫院為中心的作法,改以病人為中心,並且建立以價值為基礎的醫療系統,讓病人享有良好又有效率的醫療品質。

因父親在美軍服務,小時候住北投、就讀台北美國學校兩年的波特,對台灣並不陌生,更對台灣健保有深入研究。在他看來,台灣健保可近性很高,人人可以隨處看病,但不表示這套制度已完整,台灣仍面臨挑戰。

波特指出,全球醫療有三大困境。一是費用愈來愈貴,二是,品質不平均。第三,也是最核心的問題是,醫療價值無法被衡量評估。他呼籲,醫界不該只看醫院及某個專科的成本、價值,而
要檢視從開頭到結尾治療過程的成本,與為病人創造的整體價值。以下是演講精華:

醫療改革要朝六大方向努力

醫療應進行改革,建立以價值為基礎的醫療系統有六大要素。

一,建立整合醫療單位:現在普遍醫療是依專科分,病人必須到不同的科別看病,跑來跑去。未來,醫界應視病人需求,一開始就提供跨科間的整合治療。以德國偏頭痛治療為例,病人找醫生,一個不行,再到不同的醫院,找神經科、心理醫生、物理治療師,病人像乒乓球,跑來跑去,即便如此,未必能看好。

後來,西德頭痛治療中心開始嘗試,組成綜合科團隊,病人只要去一個地方,就能一次看所有科醫生,一次解決,結果治癒率提升了,很有效率。這個做法不需醫療突破,只是組織改變,以病人為中心,醫療就能有效率。

二,評量病人的結果和成本:其實目前病人治療的成本是多少,醫界並沒有衡量,也不知是否有效處理病人的問題,我們只知道醫院的整體成本,卻沒有計算一個病人或一個疾病的治療成本。如果不知道成本多少,就無法評估醫療的價值。

三,採包裹式給付:現在普遍的支付方式是按件計酬。包裹式給付,應該跟給付把一個病治好的過程與結果連結。若一個病老是治不好,病人老是回來看病,醫師會因此得到更多的給付,但這不是跟醫療價值矛盾嗎?

四,提供整合醫療系統:現在有很多醫院什麼都做,而且都在做同樣的事情,台灣的醫療院所也是如此,即使門診能做的處理,仍然要病人住院,這就是沒有衡量成本,所以需要整合。

五,擴大地域範圍:醫療機構應平均擴大地理範圍,平均分布到各地區,讓各地就醫都方便。

六,建立資訊科技平台:台灣的IT產業很強,但醫療資訊系統的應用卻不強。應該讓科技幫醫療單位服務,架構更好的資訊系統,來協助醫療價值提升。

整體而言,應該為病人創造整合型組織,醫院該專注於他們最能提供價值的疾病,不要讓每家醫院都做同樣的大雜燴,如果一個醫院專門看癌症、或其他特定病症,就能夠累積足夠的經驗、資訊和技術,讓疾病治療更專業,可以做得更成功。

應設計病人需要的組織,讓整個團隊一起投入。根據研究,當你治療的量夠多時,才能累積經驗。如果每一家醫院什麼病都看,那就每種病都看不多,會讓醫療的提供變得分散、破碎化,很難提升價值。

評估醫療創造的價值,應評估最終的結果,包括病人回去工作了嗎?生活正常了嗎?病真的好了嗎?最高價值是長期的結果變好了,所有的身體功能都正常,能回到職場,這才是真的好。

治好病人所需費用才是成本

一般人談成本時,談的其實是費用或可申請多少給付。但費用或給付,只是一個數字,真正的成本是完全治好一個病人需要的費用。包括看診、檢查、手術、藥、行政成本、醫師費用等等。

其實全世界已有一些好個案發生。例如瑞士有醫院採用包裹式給付,使用最先進的技術做膝關節置換,費用包括了醫護人員、醫材、手術,保證如果兩年內再出問題,費用由原治療醫院吸收。這種模式才是為病人著想,以病人為主。

如果推動包裹式給付模式,讓病人的病痛能更快減緩,省下的成本可以用來增加醫護人員薪水、改善設備,否則就會降低醫療院所追求效率的動力。

最後,針對台灣的醫療,他認為,台灣太多醫院提供所有科別的服務,會使病人像無頭蒼蠅一樣,看一個個專科醫師。另外,不斷壓低給付,也是行不通的,哪有要醫師接愈多個案,就可以有更高的收入?無法有效整合醫療資源,一定得逆轉過來,了解真正的成本到底有多少?只把給付壓低,不會省錢,反而產生更大漏洞。

專家交流對談 齊思改革之道
各醫院應發展重點專科,發揚光大


麥可.波特演講結束,馬上與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台灣大學健康政策與管理所所長鄭守夏對談,主持人為政治大學財務管理系教授周行一。黃達夫上週到新加坡考察,發現新加坡醫療資訊系統不錯,醫院設備也很好,但醫療照顧體系是以醫療院所為重點,而非社區,照顧分配不夠平均,對居家照護病患恢復生活等照護不夠。

新加坡經驗可提供台灣參考。他比較,新加坡政府對醫療參與程度減少,台灣政府介入卻愈來愈明顯,健保署七次降藥價,醫院只好拚命從病患口袋拿錢(自費),例如競相購買達文西手臂等儀器(病人自費),現在全台有20台,土地面積比台灣大兩倍的愛爾蘭,只有2台。

鄭守夏則表示,台灣比美國幸運,美國醫療制度複雜,不可能提高效率,台灣較單純,政府介入多,制度推行較快,但面臨激烈競爭,20年前有800家醫院,現在剩500家,其他都倒閉。被問到台灣是否在醫療方面也有降低成本的心態時,波特認為,台灣的確有,他半開玩笑說,是不是喝米酒喝太多了?該做的是從降低成本轉到提升價值。他從上千案例中發現,真正降低成本方法是提升品質不要犯錯,不讓病人有併發症,手術要做好,才是降低成本方法,而非把給付減少,強迫醫師一個病人只能看5分鐘,這太瘋狂了,對國家政策和病人沒幫助。

波特最後表示,即便是綜合型醫院,也要找出自己的強項,累積大量病患,並針對強項組成專業醫療團隊,當然不是一夕之間要醫院轉型,而是要各醫院找到重點專科去發揚光大。往這方面做時,波特指出,醫療結果的評估就非常重要,如果不知道自己表現如何,就沒有衡量的基礎,就無法改進。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11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www.gvm.com.t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11月號:http://store.gvm.com.tw/magazine_information_733.html】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