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專訪施羅德全球策略團隊負責人 萊斯禮.摩根 至少提撥薪資15% 才能安穩攢足退休金

依照國際趨勢,專家建議,想要有滿意的退休生活,就要有對的提撥率、對的投資方式以及對的風險管控,而且,現在就要開始準備!

「走遍世界各地,我發現大多數的人都沒有辦法過滿意的退休生活,因為退休金遠遠不夠!」施羅德(Schroders)全球策略團隊負責人萊斯禮.摩根(Lesley-Ann Morgan),來台接受專訪,一開始就拋出這悲觀結論。

有18年顧問經驗的她,多年來走訪各國,研究各種退休制度,日前在施羅德倫敦總部發表一份重量級的全球退休關鍵報告《確定提撥制(Defined Contribution Plan,簡稱DC)退休金計畫之設計》,引發關注。

四大因素 導致確定給付制被取代

「全球逐步進入DC時代!」短髮幹練的萊斯禮說,採用DC制度正是解決退休金不足的主要方法。她解釋,DC是指每月固定從薪資中提撥多少比例以及其基金孳息,決定未來退休金多寡,已經取代過去流行的「確定給付」方案,即由雇主來給付一定退休金。

簡單比較,目前實施的勞退新制就屬於DC方案,而勞退舊制保障員工退休時可領定額退休金就是DB(Defined Benefit Plan)方案。

為何DB方案在許多國家被DC取代呢?「主要有四個背景因素!」萊斯禮說,首先,隨著人們愈活愈久,DB的退休金額勢必得準備愈多,終將達到可支付的臨界點。再者,全球生育率愈來愈低,這表示愈來愈少勞動人口來支付屆臨退休者的退休金。

第三,全球政府對勞退的相關法規愈來愈嚴格,強迫企業應該挹注更多退休金,員工對此的要求也只會更多,雇主無能力再支付。第四個原因是,現今的退休基金報酬率普遍沒有往常好,只能讓薪水提撥率變得更高,以補足退休金缺口。「政府不能縮減員工的退休金規模,只好把DB計畫關閉,另起DC計畫,讓勞工自己提撥!」萊斯禮笑道,勞工最好靠自己。

目前,包括瑞典、澳洲、新加坡、墨西哥等國家都強制員工加入國家或企業的DC方案,英國也即將實施。拉丁美洲第一個開始DC計畫的智利,甚至從1980年就改革。但萊斯禮發現,從DB過渡到DC,產生很大的轉換風險。原因就在於,當企業從DB過渡到DC,代表著雇主的退休金提撥成本下降了,可是員工的提撥率卻沒有填補上來,結果是讓退休金變少,保障減少了。

連續提撥40年 每年3%實質報酬率

提撥率到底多少才夠?回答問題前,萊斯禮先舉了一個澳洲的例子。她說,澳洲從1992年實行DC,提撥率預計會從現行的9%,分階段在2019年7月提高至12%。就算這樣,澳洲最大的會計機構(CPA)還警告,12%的提撥率仍不足以支應澳洲人的退休生活。

反觀台灣,除了雇主強制提撥6%,員工也可自願提撥最高達6%。但目前只約34.4萬人、不到6%願意自行提撥。「台灣提撥率太低了!」萊斯禮搖頭驚呼,以她的研究看來,提撥率至少要達到薪資的15%,連續提撥40年。且提撥金的投資每年得有3%實質報酬率,才能達到最後月薪約2/3的所得替代率,讓退休生活滿意。

想執行DC方案得先打敗人的「惰性」。「『自動加入』(auto-enrolment)是DC方案能否成功的關鍵!」萊斯禮說,全球運作成功的DC,多有將勞工強制加入的設計,讓安全網可以涵蓋所有勞工。

她也建議應該納入「自動增提」(auto-escalation)的設計。美國曾有一項「存更多明天」(Save More Tomorrow)計畫,發現要勞工一下子提撥10%,那他們會乾脆不提撥。但若從3.5%開始每年增加提撥率,40個月後不知不覺就拉高到13.6%。這項「無痛」計畫也逐漸被各國採用。

各國DC方案中,通常政府並沒有保證退休基金的報酬率,但摩根建議,DC目標報酬率應該高於約3%的通膨率。每年實質報酬率應設定在3~5%。

「許多DC方案,會把退休準備金放到『預設基金』(default funds)中投資,」她解釋,預設基金通常設定為「目標日期基金」或「生命週期基金」。

這類基金的概念是,基金經理人會自動幫投資者調整人生各階段的資產配置,以賺取可支應退休的合理報酬。

例如投資者還年輕時,把投資部位大比例放在高風險波動的股市,及早賺取高成長的報酬率。等投資者接近退休年齡,則改為降低虧損的防守型投資,把投資部位大幅轉換為債券或現金。該份報告試算過,一個提撥退休金約10年的30歲人,及提撥約30年的50歲人,若同樣遭遇20%投資損失,兩人在60歲退休時,前者的退休金額將比後者多出15%。

美國兩種退休基金操作 勞工可自選

此外,退休基金操作通常有兩種方案,一種是由政府與基金受託者幫忙選擇投入哪種基金;另一種是像紐西蘭,盡可能讓勞工自己選擇,並設有專門人員來輔導。墨西哥也是有限度的選擇。
他們有四種因年齡來區分的預設基金,由基金經理人、當地銀行來管理,但除了這四種就沒有其他選擇。

她笑說,瑞典是另一個極端例子。在自選部分,他們提供了數百支基金,結果大家都不知如何選,投資經驗與績效也不盡理想。

而美國則開放19個基金讓勞工選擇,但美國做為預設基金的目標日期基金有兩種,一種是到(to)退休日期為止,一種是持續涵蓋(through)到退休之後。前者是在退休前就大幅降低成長性資產,如股票,轉而為風險波動較低的債券和現金,確保能實現退休當時的現金價值。後者著眼於活得愈久,需要的生活成本愈高,所以在退休後持續持有較高比例的成長性資產。該選擇哪種方案,其實也讓許多勞工大傷腦筋。

隨著人類平均餘命愈來愈長,萊斯禮也看到「部分退休」(partial retirement)現象愈普遍,也就是屆齡退休後,還得繼續工作。「這是因為退休金遠遠不夠,人們根本不敢退!瑞典甚至研議把退休年齡延長到72歲,人們真的會老死在辦公桌上啊!」萊斯禮嘆道,想要有充足的退休金,就要有對的提撥率、對的投資方式以及對的風險管控。「DC時代中,退休得靠自己多準備一點!」她提醒台灣上班族,為防退休金不夠,第一步先從「拉高自願提撥率」開始吧!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7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www.gvm.com.t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7月號:http://store.gvm.com.tw/magazine_information_709.html】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