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直擊「全球最大吸煙室」 6億中國人的奢望,何時才能自在呼吸?

中國現代化,造就經濟起飛,但1/10國土卻被灰霾壟罩,100多個城市、近6億人口,聞霾色變,最簡單的呼吸,竟成最奢侈的渴望,《遠見》直擊「全球最大吸煙室」,見證霾害如何影響中國!

冬日下午2點,搭上從北京開往上海的京滬高鐵,沿路所見,沒有一丁點兒藍天。灰色,是大陸這條南北交通大動脈上望出去唯一的顏色。建築物在太陽照射下,像是蒙著一層塵土。
近幾年來揮之不去的霧霾,已改變了中國的地貌。曾經,中國是一個大工地,到處都在建設。現在工地完工了,中國竟變成一個巨大的吸煙室。

霾色壟罩 25省、百餘城遭殃

一位私家車司機曾經這樣抱怨:「北京沒有風的話,基本上就是霧霾天。」還有一位計程車司機誇張地說:「兩年前經過天安門前,看毛主席的相片是霧濛濛的,現在看我手上人民幣的毛主席,也變成霧濛濛了。」

一位在北京外企工作十多年的台灣人表示,他小孩念書的國際學校,過去等待名單總是一長串,很難擠進去,近年來突然都空了、不必再候補了,因為許多外國人都怕霧霾、搬離中國了。

2010年,美國太空總署NASA科學家發布了「全球空氣質量地圖」,衛星遙感觀測在2001~2006年間,全球PM2.5(細懸浮微粒)平均最高的地區在中國,圖中的華北、華東、華中全部呈現嚴重汙染的深褐色。到了2013年,大陸全年多次出現持續性、大面積的灰霾,約覆蓋全中國25個省分、100多個城市,受影響人口約6億人。網友調侃,中國共產黨高喊「為人民服務」,如今變成「餵人民服霧」。

呼吸商機崛起 愛國商人卻黯然神傷

而剛過去的2014年,情況並未改善太多。儘管曾經在北京出現「APEC藍」,但根據大陸《人民網》報導,2月下旬時,灰霾一度席捲大江南北,橫掃中國超過1/10國土。「我們年年被活霾!」一個以城市毒霧為主題的網路攝影展發出怒吼。空氣汙染在今日中國,給人一種「世界末日到了嗎?」的錯覺。

霾色侵城,深入肺腑的痛苦,甚至令販賣空氣淨化器的商人為自己的業績大好感到難過。「我創立公司,是為了被滅亡,」北京艾浦樂科技董事總經理林天海略微激動地說。艾浦樂是一家專門產製空氣淨化器的公司,產品甫被中關村在線家電事業部2014年十款熱門空氣淨化器評測第一名。儘管剛被中歐國際工商學院EMBA的同學訂購了4000台,林天海卻暗自期盼自己的公司倒閉,因為那意味著灰霾已解決,「不賣最開心。」

灰霾讓中國經濟繁榮的背後,揹負的是「黑色的GDP」。

根據世界銀行2007年估算,中國空氣和水汙染產生的健康成本相當於該年GDP 的4.3%。而北京大學環境與經濟研究所所長張世秋,綜合評估2013年1月大面積霧霾事件所導致的健康經濟損失則是226億人民幣,約台幣1142億元,相當於2011年中國社會平均每月衛生開支的32.2%。此外,該次重大霧霾事件造成全中國航班延誤2428班次,滯留旅客超過6萬人,研究評估直接經濟損失為2.7億人民幣,相當於2010年中國航空業收入總額的64%。

恐怖空汙四散 全球健康隨之亮紅燈

中國的灰霾不只是「獨享」,也順風飄到了鄰近國家。以台灣為例,根據環保署官員表示,從2013年11月~2014年2月,台灣空氣品質受到中國霧霾影響共有七次,威脅到台灣民眾的身體健康。諷刺的是,大陸日益嚴重的空氣汙染,竟成了大氣汙染研究絕佳的實驗室,愈來愈多國際科研機構的學者爭搶與中國合作。

難以數計的PM2.5,究竟從何而來?「工業和燃煤、施工揚塵和車輛排氣,」中國環保部城市空氣顆粒物汙染防治重點實驗室主任馮銀廠說,這三者是當前中國大陸空氣汙染的最主要來源。
馮銀廠特別指出一個大眾容易產生的謬誤:「霧是霧,霾是霾,兩者截然不同,」而且霧是水氣,是自然現象,霾是顆粒物,才是空氣汙染要關注的真凶。

若再引用中國清華大學環境學院院長賀克斌《京津冀地區PM2.5汙染特徵與控制對策》的研究,來自工業的PM2.5排放來源比例最高,達到54.03%;其次民用生物質(爐具等)、民用燃煤、電力,以及交通。

環境治理急迫 李克強向空汙宣戰

全球2/3的鋼鐵產能在中國,水泥60%,每年要燃燒世界一半的煤炭,山東一個省就燒4億噸的煤,差不多是美國的一半。再如焦化、電解鋁也占全世界的40%,這麼多的世界第一,令中國成為世界上第一大二氧化碳排放國;全球的二氧化硫,40%是中國排放的,同樣世界第一。

出口世界第一的代價,是汙染。當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二大貿易國、外匯儲備全球第一的同時,這座世界工廠和世界市場的天空,也正被酸蝕,臭不可聞。

環境治理的工作,已迫在眉睫。2014年3月兩會期間,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堅定指出:「要像對貧困宣戰一樣,堅決向汙染宣戰。」隨後即頒布「大氣汙染防治行動計畫」,簡稱空氣國十條,明訂2017年前大氣汙染治理的詳細藍圖,更重要的,針對各省市降低PM2.5濃度提出了明確的數字要求。

北京也頒發「2013~2017清潔空氣行動計畫」,預計投資至少8000億人民幣,拿出前所未有的力道進行治理。政府宣示出重拳,但執行成效令人擔憂。首要關鍵是執法不嚴,空氣汙染的違法成本偏低。

據「霧霾下的上市公司」報告披露,建滔化工旗下全資子公司建滔(河北)焦化因惡意偷排、超標排放等,被邢台市環保局處罰145萬人民幣,並沒收100萬元違法保證金,成為當地環保執法史上單次開出的最高額罰單。同時,因涉嫌非法排放的三名建滔焦化人員也被依法逮捕,成為河北省第一起涉氣汙染的刑事案件。

然而,嚴厲的經濟刑事處罰似乎並未見效。在兩個月後的一次檢查中,邢台市環保局發現建滔焦化竟然「再次作案」,違規生產、違法排汙,嚴重影響了邢台市的空氣品質。邢台,在2013年中國74個城市PM2.5濃度排名當中倒數第一,中國最骯髒城市,2014年依舊由邢台「冠名」。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2014年7月,邢台市的空氣質量數據從排名倒數第一上升到了倒數第二,當地竟有民眾製作了「為我市退出全國74個城市空氣品質排名倒數第一而喝采」的紅布條,掛在邢台市環保局門口。

大陸抗霾大作戰 監控、執法是關鍵

「汙染治理的先決條件是訊息的公開,」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指出,因為中國執法不嚴,所以一定要讓企業置於公眾監督之下,這樣做,至少在汙染得到有效治理前,最大程度地減輕汙染。在公眾環境研究中心和環保團體的努力下,於2011年4400家廢氣國家重點監控企業,已有1070家企業被定位到了電子地圖上。加上水汙染企業,共有2700家被定位。

任何人都能從公眾環境研究中心的網站上,點擊地圖,或是輸入工廠名稱,便能察看是否有違規記錄和治理情況。查詢電子地圖工具時,還可以即時獲得企業的衛星空照圖。例如當點擊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之後,圖中能明顯看到一些企業的煙囪正在排放白煙,而一些企業的廠區則是隨意堆放灰渣。

為了協助公眾更便捷地獲取即時監測資料,公眾環境研究中心還開發了一款名為「汙染地圖」的App。通過這個App,用戶可以隨時察看各省市自治區的企業「誰在排放」,包括汙染物濃度、標準限值、超標倍數、排氣量等數值,還可以通過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發送傳播。

「APEC藍」要貫徹 必須跨區域串聯

截至2014年11月28日,已有221家企業就其線上監測超標問題,向大眾公開說明,其中多數是由當地環保部門代為發布的。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企業中共有92家為國企、甚至央企的下屬企業。
「公眾有能力推動如此多的國企央企面對自己的汙染問題,」馬軍說,這顯示互聯網和社交媒體時代下,灰霾相關企業正面臨龐大的監督風險。

2014年APEC由中國主辦,為讓各國元首看到北京的藍天,北京及周邊五省市,在會議期間勒令1萬多家工廠停產,4萬多個建築工地停工,車輛單雙號輪流限行,北京公務機關和大中小學幼稚園放假6天,燒烤攤、饅頭店等「會冒煙」的店家一律歇業。

天津更將全市劃分成2.4萬個網格,每一個網格派人輪班駐守,其中不少人是頭戴小帽,拿著望遠鏡,站在高速公路邊上監測,看有沒有農民偷偷燒秸桿。

不計代價減排的後果,讓北京迎來得來不易的「APEC藍」。「APEC藍顯示灰霾不是不可治理,」馬軍說,同時也意味著中國的藍天不像某些專家所說的必須30、50年才能恢復,只要抓對重點。APEC藍也再次證明灰霾不是北京一個區域的問題,而是區域性汙染,所以必須區域聯防聯控。「區域之間能聯手,最困難便在於跨省、跨部門的聯繫,」馬軍指出,各地政府之間要能相互信任,打破資訊壁壘:「訊息公開仍然是第一步。」

向汙染宣戰,建設美麗中國,這塊土地的人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1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www.gvm.com.t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1月號:http://store.gvm.com.tw/magazine_information_750.html】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