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美國「一小時學程式」熱潮 延燒全球

從美國帶起的「一小時學程式」,引起全球重視。台灣也有學校推動新資訊、動畫軟體課程,讓這些「數位原生代」在摸索中,發揮最大創意。

「老師,你看我畫的哈利波特跟山妖……,」一個週五傍晚在台北萬華區一戶民宅的地下室,不時傳來小學一年級孩童的笑語。他們先畫出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壞蛋形象,再用圖形化程式軟體Scratch自製遊戲,讓英雄跟壞蛋對打,「玩」程式玩得不亦樂乎。

擔任程式老師、台大物理大三學生蔡雨錡跟這群不到10歲的孩子互動時,最驚訝的就是,這些本來大學生才學的程式語言,小朋友學起來完全不害怕,而且沒有進入障礙!

英國5歲小童 就要學寫程式

其實,蘋果創辦人賈伯斯早在20年前就曾大力推崇:「每個人都要學程式、要懂電腦語言,因為那教你如何思考。」沒想到20年後的今天,學習程式真的成為全球趨勢,不再只是少數專業人士的事了。波羅的海小國愛沙尼亞是全球第一個讓小學生學寫程式的國家,英國則把今年定為「程式元年」,小朋友從5歲起開始學程式,南韓也準備跟進,要把軟體教育納入中學課程。

最近,比爾蓋茲和臉書創辦人祖克伯都分享,學習程式對生涯愈產生重大影響,自掏腰包千萬美元推廣程式教育;甚至連美國總統歐巴馬都拍了影片背書:「別只是買個新的電玩遊戲,你該親自做一個;別只下載最新App,你該動手設計一個!」

台大電機副教授、MOOC計畫執行長葉丙成,更在臉書分享,他送給自己小學四年級兒子的生日禮物不是玩具,而是一堂台大資工系教授開的線上自學程式設計課,「未來四、五年內,程式設計將成為大家的共同技能。」

去年底,從美國流行起來的「一小時學程式」活動,才短短幾個月已經燃燒到世界各地,目前更已經有超過4000萬名學童參與,遠遠超出預想。

金華國小學生 都要上資訊課

台北市金華國小,正是全台灣唯一一家從小學一年級到六年級、一共42個班級,都響應「一小時學程式」的學校。記者親自體驗上課情形,小朋友一看到科技教具,立刻圍到大桌子來,看到錯綜複雜的電線和電路板接口,立刻搶著試用,面對平板電腦上的益智遊戲,也是幾秒鐘就上手。

把「一小時學程式」活動帶到台灣的EDUx教育基金會執行長羅曼如提及,學程式設計不是訓練軟體工程師,「面對未來,不管你要當藝術家、老師、科學家、或做醫學研究,都要懂得電腦的運作方式。」金華國小校長瞿德淵觀察,現在的小學生是數位原生代,細胞裡就有數位元素,很多孩子從新型資訊課,拾回學習的樂趣。

低價「樹莓派」 全球搶著用

一只信用卡大小、名喚「樹莓派」(Raspberry Pi)的綠色電路板,在新資訊教育世代產生強大影響力。把玩一下樹莓派,上面不僅配有CPU晶片,還有各式各樣的連接孔、可以輸出影音、連結各種USB裝置,甚至只要接上螢幕、鍵盤、網路線,就是一台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電腦。

2012年,全球晶片大廠博通無線通訊技術主管、現任樹莓派基金會執行長Eben Upton,希望設計一個開放平台,能讓更多孩童都能用最低成本,接觸到程式教育,才開發出這僅1000多元台幣的樹梅派。

兩年來,應用樹莓派創新的例子太多。有人把它塞在泰迪熊中,送往外太空,拍回太空照片;有人把它製成馬桶感測器,可記錄用水量及使用習慣;有人用它來當監視器,觀察動物生態、或製成飼料餵食機。

「大多數創意發想者,竟然都是中學以下的小孩子!」長駐台灣、參與設計的博通資深通路經理桑納倫(Naren Sankar)感到不可思議,才短短不到1000個日子,樹莓派已創造龐大生態圈,很多公司也創造新科技來搭配,更增大樹莓派的威力,「現在連印度、非洲奈及利亞、中東敘利亞都有樹梅派社群。」

博通台灣總經理陳瑋駿提到,一開始樹莓派推估一年大約會有1萬台的量,沒想到兩年賣了近400萬台,「這股全球性動手實作的文藝復興時代回來了!」就連他念國小的兒子,都常摸索程式軟體,還曾經自製配備機械鎖的木盒子,讓大人嘖嘖稱奇。

「小學生們第一次用,聽完功能講解,花20分鐘就能自己組裝,」CAVEDU教育團隊創辦人曾吉宏,是台灣最早從事樹莓派教學的達人,才30歲出頭的他,因為研究所念的是玩具設計,走上這條研發新資訊教育課程的道路,「還可以拿來控制機器人的動作,有無限可能!」

學動畫 燃起偏鄉小孩熱情

新資訊教育的種子,也在鄉下小學萌芽。高雄荖濃溪畔,靈象山麓河階高地上的偏鄉學校龍興國小,五年級的小劉是個有閱讀障礙的孩子,讀不懂國字,從小學一年級到五年級,都是班上最後一名,受到同學冷眼相待,他更變得自閉,不只無法與人溝通,連正眼看人都不敢。

沒想到幾節3D動畫課,卻改變小劉的人生。石榴動畫執行長丁裕峯回憶到龍興國小用國際流行的開放原始碼動畫軟體Blender教學,本來老師擔心小劉狀況,不知道會否造成講師困擾,卻意外發現他的空間觀念,竟比同年齡孩子好上好幾倍。

「老師還沒教完,他已經做好了,還幫忙旁邊的同學,」丁裕峯描述,坐小劉旁邊考試成績名列前茅的孩子,面對需要手腦並用的3D動畫不知所措,也讓他從同學眼中的笨蛋,變成深藏不露的小英雄。

來到城鄉交界的高雄大寮山頂國小,因為靠近工業區,這裡大多數家長是藍領階層,沒辦法在孩子身上付出那麼多教育時間。對於這些資源相對缺乏的學童,校長莊明廣特別看重結合資訊跟文創,他們帶著孩子自己拍攝、剪輯微電影,嘗試電腦編輯軟體,也用10週的時間,實驗性質地讓小朋友學3D動畫,把學校的「紅豆」吉祥物,創作成擬真娃娃,「本來這是大學生上的課,沒想到小學生學得更快、更有動力。」

「你看我畫的紅豆娃娃,他穿這雙特別的球鞋!」山頂國小六年級的學生,在電腦教室中,就像捏著電子黏土般,在螢幕上轉動著自己的成品,介紹自己創作時語氣充滿興奮,然後再用3D列印機把成品印出來,彩繪著色後,捧在手掌心上把玩。

不管到城市還是鄉間的校園場域,都會發現,這些程式教育、動畫軟體學習,激起的是學習的熱情和成就感。家中也有數位原生代孩童的陳瑋駿說,這股資訊教育新風潮背後的意義,是希望小朋友自己去摸索、自學,別再被課業壓力限制創新可能!

●2014台灣閱讀大調查 立即測驗你是哪種閱讀類型:http://www.gvm.com.tw/event/2014read/●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10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www.gvm.com.t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10月號:http://store.gvm.com.tw/magazine_information_725.html】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