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詩肯柚木董事長 林福勤〉來台23年 新加坡人在台打造百店品牌


新加坡家具品牌詩肯柚木,在台灣深耕23年,預計今年門市將滿百間。10月28、29日董座林福勤將參加《遠見雜誌》第13屆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分享成功之道。

8月7日,平時只有物流貨運穿梭來去的桃園龜山工業區,一早突然來了大批深色轎車,湧入一處廠區大樓。一個個下車的賀客,不只有中央、地方官員、企業家,還有膚色深淺各異的歐洲與東南亞賓客,好不熱鬧。

斥資7億 打造7000坪總部

這是台灣唯一上市家具品牌詩肯柚木(SCANTEAK),斥資7億元打造占地7000坪的營運暨物流總部的開幕式。

這天上午,適逢蘇迪勒颱風在外海盤旋靠近,天氣異常晴朗,白晃晃陽光將嶄新的詩肯總部白色外牆映照得格外耀眼。儀式開始,一個身影微微低垂著頭,一步一步、極其謹慎似地踏上台階。

他是來自新加坡、62歲的詩肯創辦人兼董事長林福勤。熟悉林福勤的人形容,他走路的樣子,看起來就像充滿感恩。而這位創業家一開口也確實就是感謝。他優先感謝同樣在座的綠的傢俱董事長林明清,因為「23年前,就是林明清把我帶入台灣,才有今天的詩肯。」

同樣讓林福勤記在心頭23年的,還有中小企銀萬華分行的經理姜仁福。因為當年林福勤來台灣的第一筆貸款,就是姜仁福貸給他的。當時林福勤來台落腳在五股工業區後,就想向銀行申請貸款。然而五股家具業多如牛毛,那時詩肯柚木規模既小、沒知名度,又是外商,種種不利條件讓他到處碰壁。最後,他找到時任五股分行副理的姜仁福。

姜仁福印象中的林福勤,操著濃濃新加坡口音國語,但為人特別有禮貌,隨時保持微笑。他被林福勤的誠懇打動,便核了第一筆100萬的貸款給他。這筆創業金讓兩人維繫了長達23年的交情。直到現在,每逢詩肯有重要慶祝活動場合,林福勤都還會特意邀姜仁福同樂。

開幕典禮後,眾多出席賓客還一一收到他的聚餐邀請,理由是「當天客人太多,招待不周」。為了表達誠摯感謝,他把賓客分成不同組別,再連吃七天飯局,有時一天中餐、晚餐都有。這位新加坡人好客與感恩的個性,真的比多數台灣人還強烈。

1993年,詩肯柚木首度進軍台灣,開設第一間展銷室,當年就創下500萬新幣營業額。至今23個年頭,不僅帶起台灣柚木家具風潮,去年營收更成長至17.07億元,創下新高。

帶動星國企業 來台掛牌潮

2010年,詩肯進入台灣資本市場,是全台第一家、也是唯一掛牌上櫃的家具通路。不僅如此,他還回新加坡大力鼓吹在台上櫃的好處,帶動一批星國企業來台上櫃潮,被櫃買中心尊為「福將」。

現任櫃買董事長吳壽山在開幕致詞時表示,他第一天到任時,總經理李啟賢就告訴他,當天跟林福勤有聚會,一定得出席,因為林福勤經常義務為櫃買奔走,一定得好好認識。

上櫃以來,詩肯在資本市場加持下,加速展店。「新加坡設計」「東南亞生產」「台灣組裝銷售」的經營模式,目前詩肯柚木在台已經有82家門市,副品牌詩肯居家(Scanliving)12家門市,全台94家,預計今年內即將滿百店。

他更看好台灣市場發展空間還很大,未來詩肯居家還可再開上百家不成問題。

來台23年,林福勤很喜歡台灣員工的認真努力、台灣人民的好客善良,不僅台灣業務比重占集團七成以上,還要求兒子一定要娶台灣媳婦,後來真的如願。就像許多苦幹白手起家的企業家,林福勤也有一個貧苦出身的故事。

出生在新加坡獨立前的困苦年代,林福勤是家中幼子。但一歲時父親就過世,靠母親打零工維生。而他自己也從12歲小學畢業後,就暫停升學,打零工。林福勤從裝潢學徒做起,月薪只有40新幣,但是,他做起工來總是非常地勤奮。老闆見到他年少失學,就主動表示願意負擔每期8元學費,要他去上補校。因此,間隔三、四年後,他才回頭讀完中學。

這8元的恩情,讓林福勤一輩子難忘。後來老闆的兒子要出國念書,臨行前請他代為照顧父母,他一口允諾。勤奮好學的林福勤手藝,在業界逐漸出名,又逢新加坡政府推行組屋政策,帶動裝潢業蓬勃發展,同業競相出高價挖角,有人喊價到月薪300元,是他原本收入的七到八倍,但「不管誰來挖我都不走,就是因為答應過人家的事就要做到。」

從小在單親家庭中成長,林福勤對於父親的概念非常淡薄。小學念華語學校,喜歡看書的他成績極好,連續當了六年班長。他特別愛讀朱自清、魯迅等人的文章。但對於朱自清的名篇〈背影〉,他卻讀來讀去總是沒共鳴,「大家都說那個父親的背影有多感人,但我怎麼看就是沒有感覺。」

不過,他始終記得母親常跟他說,父親做人非常正直,「不是我的東西,連地上一分錢都要撿起來還給人家,但是我的東西,我就要。」這種個性也影響到日後林福勤做生意的態度。

公司瀕破產 咬牙七年還債

1980年代,林福勤創業,在新加坡開出面積千餘坪的家具門市,全國最大,生意一帆風順。他進一步做起進口代理,引進法國知名家具品牌Fly。但當時沒有市場調查概念的他,沒有設想到亞洲與歐洲市場品味不同,貿然進貨大量紅酒杯等產品,嚴重滯銷。雪上加霜的是遇到亞幣大貶,一年後結算,大虧700萬新元,在當時相當於台幣1.4億元,公司破產在即。

依新加坡法律,當地註冊的私人有限公司若是宣布破產,即可免除償債責任,是個解套之道。「但我這個人是硬骨頭,總覺得該承擔責任,」擁有客家人血統的林福勤,真有客家「硬頸」本色,認為不該逃避經營不善所造成的債務責任,堅持不宣布倒閉,並足足用了七年時間,才把債務償還乾淨。

雖然從小失去父親,但林福勤扮演父親角色卻相當成功。三名子女中,已成年的長女林潔敏與二子林杰人,如今都成為事業得力助手。目前擔任新加坡區行銷總監的林潔敏,原本在好萊塢從事電影行銷,從沒考慮回到家族事業。但有一天,她卻突然接到父親電話。接通後,林福勤滿口說「不小心撥錯」,接著卻話鋒一轉,要女兒到台灣來看他,語畢也不解釋原因,便掛了電話。

電話另一端的林潔敏心想,她到美國留學、工作七年,都是媽媽打電話給她,父親從不曾親自打電話,且撥到美國還得加國碼、區碼,「哪有那麼容易打錯?」於是便決定來台看看父親葫蘆裡賣什麼藥?她一到台灣,平時自奉甚儉的林福勤竟一改常性,開了輛好車來接,並一路安排頂級料理和高級飯店。她看出父親有事要說,幾天下來,果然發現林福勤想「誘之以利」,要她回家幫忙,

招架不住親情攻勢,林潔敏隨即返美打包行李,到詩肯新加坡總部報到。豈知回家後,不僅當初的高級料理與飯店全沒了,還得從現場門市人員開始做起!林潔敏回想當年那通電話,總說自己「是被騙回來的」。

有這樣的爸爸,兒女很難變成富二代。談起林福勤的教育,兒子林杰人也說,只能用「非常、非常嚴格」來形容,兒女們完全沒有一般企業家二代的待遇。通常企業家為栽培二代,總是不惜花錢送出國,甚至斥資捐款來換取名校入學資格。但當年一無所有開始的林福勤,希望兒女也能靠自己。

因此大學畢業後,林潔敏靠公費出國念書,林杰人則先工作,省吃儉用存下一半學費,再向母親湊足另一半,才得以到密西根大學攻讀MBA。

親力親為 兒女從基層做起

早年林福勤與妻子因凡事親力親為,忙到分身乏術,只好把兒女帶在身邊工作。所以林杰人與姊姊從小就常跟在父母身邊,看他們面試員工、跟銀行談資金調度。林杰人眼中,父親並不是什麼大老闆,而是每天從顧店到搬貨都要自己來的苦工。他還記得,每天營業結束後,如果當天生意好,林福勤就會帶著他們到附近小店買些餅乾糖果,這是他童年最期待的事情。

看過父母創業艱難,讓林杰人不願坐享其成,主動向林福勤提出赴日打天下,「如果能成功,說明我可以,如果不成功,代表我也沒資格繼續待在家裡。」

談到當年兒子主動請纓赴日,林福勤口中說得雲淡風輕,「年輕人想去,就讓他去。」但林杰人卻說,看得出父親相當掙扎,一方面希望兒女能吃苦,一方面又希望留他們在身邊。「有一部分的他,其實並不想讓我們像他當年那樣辛苦。」

其實林杰人初到日本第一年,儘管百般節省,只靠電車通勤,有時自己送貨,還扛家具搭車,全年結算下來仍賠本。但林福勤只說:「就當給你訓練。」有賴父親放手,林杰人後來將業務從大阪拓展至東京、橫濱,成功轉虧為盈後,才回到詩肯總部,接下業務發展總監的位置。

「不要怕失敗,失敗沒什麼了不起,」林福勤說,自己曾經背債上億都能東山再起,所以他並不擔心下屬犯錯、失敗,只怕他們不敢去試。

在林福勤畫好的藍圖中,未來10年,詩肯還要擴大版圖,不僅台灣有100家店,日本更可以有500家店,再加上東南亞市場興起,甚至1、2000家店也並非不可能。這意味著下一代接班人的任務將更艱難。這個2012年曾被《富比士》雜誌(Forbes)評選為亞洲200家最佳中小企業,未來兒女們的挑戰,將比他還要大!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9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www.gvm.com.t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9月號:http://store.gvm.com.tw/magazine_information_803.html】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