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資訊爆炸時代,資安科技就是未來

台灣有可能靠扶植新創企業,實現「亞洲矽谷」願景嗎?機器學習、人工智慧這些新潮流,是台灣轉型該瞄準的大未來嗎?


《遠見雜誌》創刊30週年論壇,邀請三位國際講者,其中一位是以色列創投教父之一尼姆洛.科斯洛夫斯基(Nimrod Kozlovski),就以自身帶隊新創的經驗,帶來借鏡。

新創國度變身資安王國

許多人一聽到以色列,第一印象是這800萬人口小國,靠著人均創業第一高的拚勁,在生技與資訊科技領域,締造輝煌過去。但,以色列早已典範轉移,除了半導體與製藥業外,更已成為資安防駭的新王國。

其實資訊安全在未來物聯網與大數據滿天飛的時代裡,是非常關鍵的新興產業。

根據2016年統計,全球有一成資安軟體業營收,是由以色列業者創造。這個國度目前有高達430間成功運作的資安軟體公司,包括超過50家新秀是在2000年後才誕生,可能是全球發展資安產業最成功的地區。這些成果,曾吸引富比士(Forbes)雜誌做「為何以色列主導全球資安?」專題報導。

能有這樣的成績,一年募資規模高達20億美元,以色列最大、也是全球前十大創投基金耶路撒冷創投(JVP,Jerusalem Venture Partners),居功厥偉。因為他們近10年來勇於扶植當地資安新創,已捧出CyberArk這樣在美市值20億美元的成功公司。

今年44歲,擁有美國耶魯法學博士與電腦科學博士後學位的現任JVP合伙人尼姆洛.科斯洛夫斯基,正是幕後扶植新秀的關鍵人物。他的專長在資訊安全,獲聘為美國聯邦調查局的資安顧問。

2013年,他被JVP延攬,在位於以色列南部沙漠的城市貝爾謝巴(Beer Sheva)裡,建立起專注扶植資安團隊的新創孵化器JVP Cyber Labs。一年從上千個申請書中,挑選四到六位明日之星,以他獨到思惟提供培訓。不到兩年就捧出CyActive這群平均20多歲的天才團隊,首創用生技培養突變病毒的跨界思惟,援用在資安界,被Paypal高價7000萬美元收購。

另外,他還號召微軟,在以色列創立專注扶植資安新創的加速器。當地財經媒體《Marker》創辦人Eytan Avriel指出,相較於以色列人人耳熟能詳的創業之父瓦狄,他推崇科斯洛夫斯基是趨勢大師,更能洞察未來三年將紅的科技潮流。

帶領以色列資安變革先鋒

「科斯洛夫斯基是跨領域全才,他不但懂網路科技,也懂法律,這種人全球非常少見,」 與他合創法律事務所HFN的合伙人吉兒.懷特(Gil White)說。

1971年生的科茲洛夫斯基,能如此成功,勇於跑在全球最前面的思惟,是主要驅動力。他在34歲,同時完成了美國耶魯法學院博士、電腦科學博士後學位。背後動機,並不只是為了名校學歷,而是他在年輕時看史匹柏科幻片《關鍵報告》,被片中未來的警察靠數據預測犯罪情節震撼,第二天他就決心展開電腦相關研究。

真的沒想到,他在耶魯的論文,結合大數據預測分析、機器學習,就此促成全球第一波用電腦預測人類犯罪行為的潮流。2005年論文完成後,2008年美國國土安全局即成立未來性格監測(F.A.S.T.)新部門,以物聯網裝置結合行為數據分析,來預測街頭上的犯罪。

他主張未來打擊網路犯罪不能等待,要靠預測的創新理念,更讓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聘用為資安顧問,也是全球媒體常諮詢的業界權威,舉凡北韓駭客攻擊索尼影業事件、ISIS網戰,都能看到他出面分享見解。

他除了有理念,也有執行力。在完成耶魯雙學位後,他一連和友人開了兩間軟體公司,分別是作影像互動廣告的PLYmedia(2006年),以及專做印度政府資安服務的Altal Security(2009年),也因為有成功創業經驗,在2013年被延攬到JVP。

「談起以色列資安領域這幾年的成功,他絕對是帶領變革的頭號人物,」以色列資安公司42執行長門尼.巴齊雷(Menny Barzilay)強調,因為他總是能以豐富經驗提攜後輩。

1993年成立的JVP,以挑選新創公司標準嚴格著稱,平均一年收到上千個申請,最後只有個位數通過。他總是偏愛沒有人做過的創業點子。挑團隊時,他總先問自己:「他們夠破壞創新嗎?能顛覆多少業界作法?」

這個以色列創投教父,有哪些針對全球科技潮流的觀察?以下是越洋訪談精華:

《遠見雜誌》問(以下簡稱問):你是知名的資安界權威,很好奇如何養成?小時是電腦天才嗎?

科斯洛夫斯基答(以下簡稱答):不是呢!我在特拉維夫郊區長大,小時候就是隨處可見的平凡男生,喜歡在戶外玩、踢足球。直到高中畢業去當兵,完完全全改變了我。那時,我加入電子作戰單位(Electronic Warfare Unit),在軍中負責監聽敵人的通訊內容,包括飛機、戰艦。這個工作相當危險,因為你必須在前線接近敵人,才能監聽,若被發現,還得起身戰鬥,由於監聽的通訊科技五花八門,有傳統的類比訊息,也有電腦數位化的訊號,我在那裡快速學習,就此覺得電腦非常有趣。

問:為何你在大學還是主修法律?沒去念理工科系?

答:服完兵役,我22歲才進大學,有想過要選科技。我父母都是律師,他們建議我不要自限於當個工程師,跨領域人才更搶手,因此我決定鑽研科技法。事實證明他們沒錯。

新創團隊必須了解市場動態

問:你為何又投身為電腦預測犯罪的先驅?

答:大學畢業後我決定去美國耶魯大學進修,剛好那時史蒂芬史匹柏的電影《關鍵報告》推出,裡面描述著未來世界警察,運用行為數據來預測罪犯的行為,並且在犯罪之前就逮捕,也深刻辯證如果預測錯誤,是否侵犯嫌犯的人權?這電影讓我大為震撼,決定進行相關研究。

所以我申請耶魯法學院與電腦科學博士後課程雙主修,一邊學法律;另一邊學機器學習、行為數據預測分析。

現在,研究雖沒有繼續,這些學問也沒有白費,因為現在資安產業已改變,等駭客上門來不及了,要善用預測,背後應用的正是我當時研究的機器學習、人工智慧等。

問:所以用行為數據預測犯罪,這件事已經成真?

答:沒錯,我耶魯的研究是2005年完成論文,後來美國國土安全局在2008年創立F.A.S.T.(Future Attribute Screening Technology、未來性格監測科技)部門,背後思惟相近。他們雖做不到百分百準確,但因物聯網革命大力改進中,現在是透過智慧感測器、智慧監控鏡頭來掌握人體溫度、臉部表情等,從中解讀街上的人是否有即將犯罪的惡意,進而即時阻止。

另外,像是一些銀行信用卡核對消費的平台,也已善用預測科技防盜刷。因為平台裡包含了用卡人過去消費行為模式,若現在這個刷卡的行為不符合慣有模式,銀行就能偵測與阻止。

問:你成功創業,也在2013年加入JVP。請問你如何挑選新創團隊?

答:我們一年可以收到超過1000個新創團隊來募資的申請書,最後獲選投資的可能只有個位數,可以想像我們大多時間都在說「不」,整個去蕪存菁的流程絕對是我和所有JVP合伙人最重視的。

首先,JVP有幾位初階分析師,每天都在閱讀企畫書,經過初步過濾後,再請創投合伙人加入審查。第一個關卡,就是只挑真正有破壞創新思惟的創業構想。因為,以色列市場小,資源也少。做沒有人做過的破壞創新科技,比較能把價格提高,因此絕不拚紅海市場。

第二道關卡會花最多時間在了解團隊。他們本身的技術能力、性格是否能應付創業挑戰?

接下來就是看他們是否了解市場?舉例來說,我扶植的資安團隊若要做一個針對電信公司的資安服務,我就會要求他們去找一間電信商實際提案,測試創業點子是否引起對方興趣?

第四個重點是,要有能力在12至18個月內,把想法化成實際推到市場上的產品。因為現在市場變化快,我們不相信一個產品開發過程拖太久,還能受到預期的歡迎。

另外,我們也會去了解這個新創團隊想切入的科技潮流,在未來兩到三年的發展狀況。因為新創公司要瞄準的是未來,我們願意等待,但是必須先勾勒發展藍圖,看看市場商機是否夠大?

與台灣產業界分享資安成果

問:現在台灣產官學界已積極要扶植新創,你會如何建議?

答:創新要成功不是光有點子就行,更需要建構完整生態。首先,一個好的新創培植計畫,會需要完善的財務協助。

其次,你必須了解一個科技趨勢的生命週期。

它是當紅,還是走下坡?你也需要和大學等學術機構合作,因為他們懂得做研究,可提供一個小小新創公司尚無力做的深度研發。

問:這次來還希望推動以色列與台灣的產業合作,可否談談?

答:我認為,台灣做半導體、IC設計、消費電子的製造實力很強,以色列則已建立亮麗的資安網創成果,很多地方可整合。

其實,台灣與以色列已在2015年4月簽署產業研發雙邊合作協定,一方面,台灣企業可經由兩地共同研發計畫,在台灣經濟部技術處取得補助;另一方面,以色列公司在台的研發專案,也可獲得以色列首席科學長辦公室的補助,促進更多合作。

以色列被公認為僅次美國矽谷、全球第二大的科技創新基地,我們已有不少發展破壞性創新科技的經驗,願意和台灣領頭的科技硬體大廠分享,並攜手攻新市場。

問:怎麼看未來三年內產業趨勢?該投什麼樣的新公司?

答:在資安界耕耘很久,我覺得這幾年業界起很大變化,以前是被動等待攻擊,現在當你察覺敵人的那一刻,他已經進門了。所以現在要做的是事先預測,這和以前資安產業使用的方法,相當不一樣,會運用到更多資料採集、人工智慧、機器學習、預測性指標(Predictive Indicator)、大數據、即時回應技術等來解讀與因應。這些領域也是我扶植新團隊的考量方向。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7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http://goo.gl/tFhy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7月號:http://goo.gl/IVgw8D】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