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賈偉:迎接想像力經濟時代,以文化做為設計基礎


文化創意產業儼然成為今日高速發展的領域之一,然而,文化該如何與現代設計工業做完美結合,才能與人產生共鳴,創造難以複製的商業價值?

「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邀請中國洛可可創辦人賈偉,以「創新的出奇致勝」為題進行演講。2004年創辦洛可可設計公司的賈偉,被譽為中國設計詩人,如今版圖遍及全中國,旗下產品更多次獲得德國紅點設計獎、IF獎。

出自於他手中的作品,除了可以看見設計新趨勢與商業價值之外,更可發現從中國文化提煉而出的設計痕跡。

他強調,科技不斷進步的時代,設計更需要結合文化做為創新基礎。現在,正是想像力經濟來臨的時刻!以下為演講內容:

設計有溫度、無所不在

許多人問我,設計是什麼,創意是什麼?我對設計創意創新的理解,以前是很亂的,直到五年前,我突然理解,創意像水一樣,無形、無色、無味。無形的在我們腦袋裡,下一個最好的創意,也在我們腦袋裡,你必須要有一個杯子,一個器物去盛載這些創意。無色、無味,就像水裡放一包茶就變成茶的滋味,放一包糖就變成糖的味道。所以設計,可以有溫度,可以與任何事情做結合。

今天的時代,儼然從工業時代,進入互聯網的時代,而時代變了,社會也跟著變了,大陸的文化創意產業發展,進入了快速前進的新紀元。

十年前,2004年,我從聯想(Lennovo)出來,我在聯想做了五年,當時根本沒有所謂的創客平台,但今天在北京、在中關村,創客平台百花齊放。

對比十年前,我花了整整三個月去找辦公室,沒人租給我,好不容易終於租到了一個飲水機旁邊的辦公室,那邊滴了滿地的水,一間辦公室要500塊。直到租了第15間辦公室,我決定註冊為公司。

所以,從一間辦公室到今天,歷經了11年,我們總共有25家公司,遍布在北京、上海、深圳、南京等地,包括五年前,我還到英國倫敦去看過,這一次,見過馬英九總統後,也想在台灣開一個。這也顯示了,文化創意產業的蓬勃發展。

創意是什麼?創意其實是一個分享經濟,創意同時也是一個想像力經濟。互聯網時代,人們需要的是飛翔,是非常「天空」的產業,所以在人們富裕之後,人們要的是想像力經濟。

站在大師肩膀上淬取創意

這11年間洛可可的發展,從一個人變成全球最大的設計公司。每兩個月,就會增加一個世界級的大客戶,包括寶馬、奧迪、三星,都是我們長期服務的客戶。連續十年,每年都接近100%的成長,這就是創意產業的今天。

洛可可的事業體有兩大版塊,一個是科技,一個是文化,我們也正在探討,基於文化,去設計產品的可能性。因為如此,我們在梅蘭芳大劇院,曾做了一個號稱北京最貴的茶藝班,貴的不是它的茶葉,貴在它的創意。

當時梅蘭芳大劇院的院長就很好奇,我能做出什麼茶?

我們做了戲茶,我們站在梅大師的肩膀上,創造未來,我們看到梅大師有一個53式蘭花指,他的表演裡面把蘭花指作為一個表演的技巧。我把53式蘭花指,做成一種茶道表演,非常漂亮。加上我們一摸就響的琴茶,還有梅大師的48式勾魂眼,一下子就產生了文化的全新生活方式。

另外,我們看到北京天壇的神韻。而中國第一個得到德國紅點獎的文創產品,就是以中國天壇為基底發想而出。

這一個產品,就是一個小小的牙籤盒,運用「上上籤」的概念,融入祈福文化,每次拿每一個牙籤的時候,就有升官發財的意涵在裡頭。我給的不只是一個牙籤,而是一個祝福,同時這個牙籤也很環保,每一根都是澱粉做的,可以分解。

文創商品連結文化與生活

我們需要的生活,是有文化的生活,因此上上籤給了我不同的啟示。

之後,我們又去了敦煌,那時我是跟設計師第一次去敦煌,中國有兩個真正的東西,可以讓世界記住的,一個是故宮,一個是敦煌;甚至敦煌比故宮的概念還要好,因為它是一種思想,一種佛教的思想。

我們在敦煌,找到了飛天,做了各種群眾化的產品。我們也用了敦煌的井,做了一些創新概念,包括做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小手鐲,敦煌應該有很多可以做的東西。

然後,去年我們投資了一部動畫電影,投資額一共8000萬,我投了1000萬。當時很多人都認為,中國的動畫幾乎是活不了的,但沒想到這部電影創造了10億票房!

為什麼要投資這一部電影?因為我們要拿到這部電影衍生商品六年的開發權,我們知道這一系列電影還要拍四部,但當時沒有人知道賣得好不好?沒想到這部電影比《功夫熊貓》還紅。

我們用這部電影,做了一個小空空系列,在淘寶上販售,四款產品兩天賣了2000多萬,這就是文化創意產業,這些東西賣的是科技嗎?全都不是,它賣的是情感,它是一個群眾生活的連結。

互聯網不是唯一的答案

不過,如何把科技與文化做連結?這也是我們在思考的一件事情,如何在大數據時代,產生一個能夠共鳴的產品?

在中國,大家都在用筷子,我們跟百度合推了一雙筷子,叫做「百度筷搜」。用這雙筷子,一夾菜就知道這個菜是不是地溝油炒的,數據馬上就顯示出來。這雙筷子放到水裡面,也會立即知道是酸性還是鹼性水;一夾水果也會立即知道,這水果是從哪裡產的;它也可以利用大數據去記錄你用了多少糖、多少鹽。這就是科技結合文化、設計最好的例子。

另外,「高山流水」也是以文化為基礎所設計的產品,也是我的成名作。

五年前,我開始研究茶道、香道,然後,我看到大家在點香,其實香在中國是奢侈品。

古人觀煙,於是我就在想,煙能不能夠設計?我用設計讓煙徐徐地像水一樣流動,於是以煙遇水,我想表達以小見大的中國美學,以小景觀看大山水,以小景觀看大世界的境界。

我迫使煙流動,像水一樣,水如靈動。我到泰山,看到穩如泰山,飛如流雲的景象;我到了黃山,看到黃山瀑布雲海之勢,走進中國歷史,亦是走進一座空山。那不是我們眼中所看見的泰山,也不是黃山,我想表達一種自在與無常之美。很多人都說,看了這個作品之後,似乎有點禪意了。

在現代高速前進的社會,不只有互聯網,不只是科技,我們是有情感跟溫度的,這就是文化創意產業,以文化為底蘊,才能淬煉出具備內涵價值的設計。

【本文摘自遠見2015趨勢特刊: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www.gvm.com.tw】
【立即購買遠見2015趨勢特刊:http://store.gvm.com.tw/magazine_information_829.html】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