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還《遠見雜誌》一個公道


最近少數名嘴與媒體對《遠見》進行多年的「縣市長施政滿意度大調查」誤解,並撰文或發言汙衊,當《遠見》提出許多證據來捍衛調查公正客觀的同時,我不自覺地想起這件舊案。 


2002年當時衛生署長涂醒哲被立法委員與民間檢舉人爆料,上KTV舔耳一位男性,是一位喝花酒的雙性戀。一時間這變成全台最熱門新聞。但涂醒哲堅決否認,連爸爸、媽媽、太太都出面做證,涂醒哲更當街追著檢舉人跑,要求對質。五天後真相大白,原來是檢舉人「認錯人」了,且涉案人姓「屠」、不姓「涂」。但獲得清白後的涂醒哲仍感嘆,還是很多人不相信他。 

如今,類似當年涂醒哲案的惡質新聞三部曲已愈來愈多。一爆料者不查證、不舉證;二輿論未審先判,甚至再加油添醋;三即便是非已明,但仍有人基於立場或面子問題,堅持不信事實。 

今年苗栗縣因發不出薪水,由於前苗栗縣長劉政鴻曾得《遠見》縣市長施政滿意度調查5星,因此部分不明就裡評論竟質疑《遠見》,指出為何苗栗縣財政破產,仍能得到5星?這讓《遠見》好像也陷入三部曲中。 

縣市長滿意度調查,顧名思義,就是各縣市民眾幫自己縣市長打分數,完全是「民意」調查。若縣市長施政有懈怠、貪汙舞弊或失去民心的作為,評價星等也會起伏。以劉政鴻為例,首次列入《遠見》調查是2007年,當時成績3顆星(倒數第二群組),2008年4顆星,2009年至2012年為5顆星。但2013年已降為4.5顆星,2014年更是吊車尾,22縣市倒數第二名,只有3.5顆星。顯示調查反映當時縣民對縣長的評價。 

其實,劉政鴻在《遠見》調查5顆星時(2009年到2012年),國內另外還有三家報社與三家雜誌,總計六家媒體,也曾在那段期間針對縣市長施政滿意度做調查,結果均與《遠見》大同小異。顯示那幾年他獲得縣民普遍肯定。  

但如今,部分名嘴與媒體卻以2015年苗栗發不出薪水的現況,來質疑多年前民調,並只單挑《遠見》批評,顯然有失公允。 

盼台灣走出新聞惡質化三部曲

在這過程中甚至有媒體撰文,暗示《遠見》調查與業務有對價關係。例如在缺乏合理查證下,《財訊》476期第47頁,刊登一張其他雜誌社總經理與劉前縣長合照,圖說卻寫著「遠見雜誌、吉元有線電視台、大埔案澄清三大爭議媒體廣告標案,決標金額0.51億元」。 

之後周玉蔻在電視節目中拿著這報導指控《遠見》與一家電視台合作拿了苗栗一個5100萬標案。《遠見》立刻跟該製作單位澄清。 

沒過幾天,郭正亮又寫了標題驚悚的文章〈《遠見雜誌》是劉政鴻的共犯〉。我們當天立刻澄清,並隨即向他說明他嚴重誤解。 

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在我日常工作中,幾乎跟周玉蔻、郭正亮沒有見面機會,但最近我出席一場論壇,一進會場就看見周玉蔻與郭正亮站在前台。我就像當年力求清白的涂醒哲一樣,立刻衝上前去,跟周玉蔻說:「蔻蔻姐,你引用的《財訊》報導是錯的。」她一臉疑惑「真的嗎?錯的嗎?」我說:「當然是錯誤的,絕對沒有這5100萬標案,你要幫我更正。」她也釋出善意,邀請我上她廣播節目說一說。 

為了讓各界對《遠見》調查有正確認識,本期特別將縣市長滿意度的作法說清楚。也希望台灣能走出這輿論惡質化的三部曲。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8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www.gvm.com.t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8月號:http://store.gvm.com.tw/magazine_information_795.html】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