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鄭崇華出手救教育 為未來培養科技製造人才

退休後的台達電創辦人鄭崇華率先設立以技職教育為主的「MOOCs」,培育技職人才,為台灣製造業種下一份希望。台達電創辦人鄭崇華退休前,最念茲在茲的就是環保、節能。退休後,他除了將心力投入綠建築外,推動教育是另一件令他掛心的事。


尤其是技職教育。近幾年來,不少企業紛紛從大陸回台設廠,卻發現當年撐起台灣工業的技職人才嚴重不足。一位台達電供應商向鄭崇華訴苦,別說22K,30多K依然請不到人。「缺技職人才,工業怎麼發展?這是當前非常嚴重的問題!」鄭崇華嚴肅說道。身為台灣科技業動見觀瞻的人物,他決定就用科技來培養技職人才。


今年3月1日,全球第一個提供技職教育與高中課程的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大規模開放線上課程)台達電磨課師DeltaMOOCx開學。目前已上傳225支影片,30所高中職與技專院校加入。6月初將在台北國際電腦展上正式展出成果。


其實,MOOCs在全球教育界並非新鮮事。2012年,美國史丹佛大學的教授與麻省理工學院及哈佛大學,分別成立三大MOOCs平台,包括Coursera、Udacity和edX,號召各校名師將課程錄影放上網路,被紐約時報譽為「MOOC之年」。


隔年,台灣的台大、清大、交大也成立了各自的「磨課師」平台(MOOCs的音譯)。但無論國內外,磨課師多以大學課程為主,因此,後進者台達電才會選中技職教育這片藍海。而且台達電還向下扎根,選擇高中職,提早為人才打下基礎。


因此DeltaMOOCx採雙箭頭課程,鎖定科技大學與高中、高工兩大領域。前者主打「自動化」課程,為迎接全面電腦化、智能化的「工業4.0」時代做準備;後者鎖定基礎科學學科,包括電機電子、物理、化學、數學、地科等,估計必須修習這些學科的高中職學生將近70萬,可擴大課程影響力。


「翻轉」鄭崇華的兩位良師


確定「教什麼」後,接著要決定「誰來教」,這是鄭崇華最重視的環節,「學生的知識啟發是從老師而來。老師太重要了!」 故事,要從鄭崇華的國中時期說起。


由於國共內戰,今年近80歲、原籍福建的鄭崇華小學讀到五年級,便隨舅父來台,就讀台中一中初中部。因為他個子最小,總坐在第一排,老師汪煥庭擔心他營養不良,看到教師食堂一有空位,便在校園裡到處喚著鄭崇華,要他來好好吃一頓。


由於沒有讀國小六年級,剛上國中時數學程度跟不上,鄭崇華還寫信稟告父親,「數理非我所長!」但因為汪老師講得好,他發現其中大有天地,有次小考還考了100分,老師開心地摸摸他的頭,「你是數學很好的學生!」就算只考80分,老師同樣溫柔詢問,「怎麼失常了呢?」
 
汪老師做的,雖然只是教育理論中再基本不過的「畢馬龍效應」(意指老師對學生期待愈高,學生就表現愈好),卻使鄭崇華更專心聽講、仔細運算,就這樣順利考入成功大學礦冶系,大二時轉入電機系。


上大學後,鄭崇華遇到另一位影響一生的好老師賴再得。「賴老師教得很用心,每次講完課,背都全濕了!」回憶當年,他興奮地比手畫腳,聲音特別宏亮。台灣這兩年教育界最熱門的關鍵字就是「翻轉」,但鄭崇華相信,無論怎麼翻、如何轉,好老師一定具備兩個條件:第一,具備豐富的領域知識;第二,知道如何讓學生感興趣。


當學生對老師的講述沒興趣,就只想考前硬背抱佛腳,「騙到」分數卻沒得到知識,也浪費了時間。若能將知識講解得很生動、易理解,學生就會開始去想、去問,進而產生想法。


這種自學能力,進入職場後尤其重要。「科技每天在進步,要自己找資料、找答案,」鄭崇華舉例,他大學時讀的是真空管,根本沒人聽過IC設計。要不被產業淘汰,唯有主動不斷與顧客與供應商碰撞、學習,與時俱進。


「好老師」才是教改關鍵



過去20年,台灣教改馬不停蹄,但看在鄭崇華眼中,卻是沒有抓到重點。「過去都在改變考試方式,但好老師才是癥結。」他認為應先提升教師的教學方法跟品質,世界上許多名校,都是因為先匯聚大師,才能帶出高徒。因此,師資與教學品質,便成為DeltaMOOCx把關最嚴的一環。


鄭崇華找來教育部「人才培育白皮書」辦公室執行長、前元智大學校長彭宗平作為負責人,邀請台灣科技大學、台北科技大學與雲林科技大學三大科大,共同規劃自動化課程,再邀請知名教授設計課程。而台達電自動化部門的主管也會提出產業觀點,讓課程設計更貼近現況。


接著,老師們進到擁有高畫質頻道的愛爾達電視台專業攝影棚錄製影片。這些老師都很用心,例如地科老師希望能「站在地球上」上課,也可以透過精緻的電腦動畫達成願望。影片錄製完成後,再由專家審查,確認內容正確、易懂後,才能上線。


鄭崇華認為,MOOCs最大的優點是客製化。老師講述的內容相同,但每個學生的學習步調不一樣,有人聽一次就懂,有人聽到新觀念會想很久,想通後,老師早就不知道講到哪去了。但MOOCs可以快轉、暫停、迴轉,寫下問題,下次再問老師。


「就像家教一樣,能配合你的學習時間與進度,就算要講三遍也行,」他興奮地說:「請家教還不見得能請到這個科目講得最好的老師,但MOOCs可以!」


十分鐘 就把觀念說清楚


開設「數位訊號處理器」的北科大自動化科技研究所副教授林顯易,是美國普渡大學博士,曾多次帶領學生參加國外機器人競賽獲獎。在第一個單元,他抱著烏克麗麗輕哼搖滾天團五月天名曲《戀愛ING》的華麗初登場,讓所有學生眼睛一亮,卻是試了幾次才想到的設計。


原來,之前曾有學生用數位訊號處理器設計出調音器,加上林顯易會彈烏克麗麗,才決定用這個生動的方式吸引學生注意。


為使學生專心,DeltaMOOCx每一個單元只有10分鐘。老師們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在有限時間內,把觀念說清楚。所以課前要寫腳本,反覆推敲講述順序,還得注意別一不小心冒出不必要的語助詞,否則就可能「吃NG」。


而且,平常上課可以停下來讓學生討論,但網路上課卻得不停講述,一個小時的課,得準備150張投影片,還要設計特殊的字體大小與插圖,備課時間比平常上課多三倍。


彭宗平估計,科大教授一小時的課,要先花20小時準備投影片,再花四小時錄影。高中老師採團隊合作,三位老師要討論十多個小時,才能決定教學方式。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有的小組由資深老師寫腳本,年輕老師上鏡頭,好吸引學生;還有一組為了說明「一隻跳蚤與一隻袋鼠跳起來的初速度有何不同」,討論出十多種講述順序,才找出最易懂的那一種。


因為能互相觀摩別人的教法,還有老師錄完後立刻要求,「我要重講一遍!」透過互相學習,成為一個更好的老師。「大家都擔心被笑啊,敢講的,都是基於對教育的熱誠,」鄭崇華笑著說。


線上課輔 學習不同解題方式


DeltaMOOCx的另一個特色,是SPOC(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老師可以在課堂之外,利用雲端空間進行小組討論、電子白板和線上Office Hour,啟動線上課輔教學。不到30歲的新北市明德國中老師趙振良,和三位清華大學師培課的同學,這兩年都考上高中理化老師,教授高二物理。由於分散在台北、桃園、南投與高雄,平時難以交流,這學期,他們就透過SPOC平台,讓四個班級、180位學生聚在一起討論課程。


由於各校都有教學平台,四位老師便將教學重點放在解題,每週每人拍下兩到三題解題過程,放上平台。


每個老師解題風格不同,有人用iPad解,只現聲不現身,也有人用簡報檔,讓學生選擇適合的學習方式。「雖然網路上教學影片很多,但看認識的老師講比較親切。」趙振良說。


趙振良則習慣用黑板。為避免寫板書占去太多時間,他會先寫好一整片黑板,再留下最精華部分,邊講邊畫,加深學生印象。他為此自掏腰包添購一台高畫質錄影機,即使一個早上只錄一題,還要外加剪輯,仍樂此不疲,「有學生告訴我,『昨天看了很久,觀念終於想清楚了!』」


由於「講述」能使觀念更清楚,這學期,每位學生都要錄一段解題影片,由三到五位他校同學評分。因為學生都是「數位原住民」世代,拍攝、剪輯難不倒他們,還有人會上字幕;但多數人只能描述「what」,卻推演不出「why」,要講清楚一個物理觀念,挑戰很大,有人便苦著臉抱怨,「從來不知道當老師要講這麼多!」


新教法才啟用兩個月,趙振良坦言,學生成績還看不出明顯進步,但學習態度卻改變很多,有幾個班的學生還自組站內團體,用電子白板寫寫畫畫,討論問題;有時在校園中遇到,也會把握機會反應對影片的意見。


然而,彭宗平也坦言,推動DeltaMOOCx最困難的,在於向老師們解釋何謂「大規模開放課程」以及好處。他估計,大學教授聽過MOOCs的比例不到四成,知道Coursera的則不到兩成,高中老師就更少了。因此,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在寒暑假辦了多場工作坊,希望吸引更多老師投入,短期目標是在三年內,完成16門科大自動化課程,長期目標則是運用科技的力量,縮小技職學用落差。


下一步呢?鄭崇華曾與線上開放課程先行者、麻省理工學院校長拉菲爾‧萊夫(Rafael Reif)交換對線上開放課程的前景。至於結論是什麼?他神祕一笑,答案或許就在DeltaMOOCx裡。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6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www.gvm.com.t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6月號:http://store.gvm.com.tw/magazine_information_785.html】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