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關鍵報告〉什麼樣的研究所值得念?

近來由於年年有大學合併、停招,人人擔心下一個就輪到自己的學校,教育部索性在今年8月,成立了「大專院校校務資訊公開平台」,蒐羅了各校校務資訊,讓學生能從「教學」「學務」及「財務」三大面向的重要指標,做為選校判斷。

今年《遠見雜誌》研究所專刊也同時進行了「研究所辦學特色調查」,與校務資訊一起使用,更能看出校、院間的差異。

教學面
指標1〉研究所生師比應低於10


生師比指的是學生與老師的人數比例。數值愈低,代表每位老師要指導的學生數愈少,學生能獲得協助愈多,而研究所生師比又比全校生師比低。

根據教育部7月公布的最新〈專科以上學校總量發展規模與資源條件標準〉,生師比再度調降。日間部(大學與研究所)生師比從25調至23,研究所生師比則從原本的12降到10。意指,每位專任助理教授以上師資,只能分配10位碩、博士生。

由於教學方式差異,理工醫學科系為主的學校,生師比較低,社會科學類學校較高。從私立大學生師比排名中可發現,10校中就有8校有醫學院,生師比在10到16左右;而國立大中學,生師比最低的陽明大學,也設有醫學院。

即使同一所學校,也是理工醫學院生師比較低,社會科學院生師比較高。《遠見》調查,台大醫學院研究所生師比只有2.1,法學院和管院則超過10。

一般而言,生師比愈低,學習品質愈高;但若比例過低,也可能代表學生人數偏少。

根據教育部資料,國立大學日間生師比平均約19~20,私立大學則約23~25,還有十多所學校超過30。生師比過高的學校,來年招生名額會被教育部調降至七到九成。

指標2〉註冊率應高於70%

由於有些學生錄取研究所後卻不就讀,因此判斷研究所的辦學品質,除了看錄取率,還要看開學時的新生註冊率(新生註冊人數,除以核定招生名額)。根據教育部資料,103學年度日間碩士班平均註冊率約八成,公立大學約85%,私立約72%。

國立大學中,台大與交大平均註冊率都高達九成四;台南大學、師大、宜蘭大學等學校,則在91%左右。私立大學中,註冊率最高的大葉大學達89%。實踐大學、逢甲大學與台北醫學大學也超過八成五。技職科大部分,前五名的學校註冊率都高達100%,但這些學校日間碩士班僅一到兩班,規模很迷你。至於傳統技職名校,如高應大、台科大、北科大等,平均註冊率在93%~89%之間。

總體而言,註冊率不到七成的共有41所,其中技職就占了19所。根據教育部規定,碩士班及在職專班,連續三學期新生註冊率未達70%,招生名額將會被調降至七到九成。

學務面
指標1〉休、退學率過高,指導教授應加強指導


休退學率,係指學生無法修畢學位的比例。雖然教育部沒有明確規範合理的休、退學率,但從學生能否如期修完學分、完成論文,可以看出系所與指導教授是否關心學生的學習進度。

根據教育部統計,研究生休學比率則是所有學制中最高。102學年下學期,日間碩士班學生平均休學率(日間碩士班休學總人數除以日間碩士班學生總人數)約19%。平均12萬名在學研究生中,就有兩萬多人暫停學業,比例驚人。

根據教育部資料分析,休學率最低的前十所大學與技職科大,休學率約在4%~8%。其中,國立理工科系大學及技職大學,如清大、交大、成大、北科大與台科大,都進入休學率前十低,可能是因為跟著老師做出研究成果,就能寫出論文;但文法社會科學沒有標準答案,研究生找不出研究方向,就須不斷修正論文,使得文科為主的大學休學率動輒超過兩成。

《遠見雜誌》進一步調查各研究所學院的休退學率,有幾所國立大學的人文社會、設計院,休退學率超過三成;也有部分設計類系所休退學率高達五成,平均每兩人就有一人無法取得學位。究竟為什麼休學?教育部統計,大學與研究所合計,15.1%是志趣不符,也有21.5%是因為工作需求而休學。

指標2〉學雜費 私立大學是國立大學的兩倍

大學學費凍漲多年,今年有九所大學獲教育部核准,包括宜蘭大學、台科大、北科大、中華大學、正修科大、景文科大、大葉大學、實踐大學、桃園創新技術學院,下學期學費將漲2.5%到1.89%。若以學費4萬元來算,最高漲幅約1000元。

據統計,大學學雜費約2萬到6萬8000元;私立大學日間學士班學雜費約為國立大學兩倍。學費最低的是國立文法學院,平均約2萬3062元,但私立大學平均約4萬6956元。其次是國立商學院,平均學費為2萬3933元,理農學院是2萬6701元,工學院為2萬7249元。最貴的國立醫學系學費約3萬元,但私立醫學系則不到6萬8000元。

財務面
指標1〉學雜費收入占總收入比愈低,校務愈穩建


學校財務面主要看資產占負債比等指標。就讀私立學校的學生尤其要注意財務面向,以免讀到一半,學校就「不見了」。例如,「學雜費收入占總收入比率」一項,比例愈高,代表學校愈易受招生情形影響收入。

當少子化浪潮襲來,這種學校可能首當其衝。相反地,學雜費收入占總收入比率愈低,代表學校有其他收入來源,如捐贈、產學合作等,財務結構較健全。

根據教育部資料,國立大學學雜費收入占總收入比率,約在一成五到三成五間;私立學校則普遍高達六、七成,還有幾所學校超過八成,令人憂心。

財務健全的私立大學也不在少數。例如,明志科大的學費收入僅占兩成多,因為財務收入與捐贈收入合計超過六成;佛光大學因為捐贈收入高達四成五,學雜費收入僅占30%。元智大學的學費收入僅占總收入的一半,因為產學合作、捐助與財務收入占總收入15%左右。

而私立醫學大學,如長庚大學、慈濟大學、台北醫學大學、馬偕醫學院與中國醫藥大學等,因為經營醫院,學費占總收入占不到兩成。以中國醫藥大學為例,兩間附設醫院就貢獻超過五成以上收入。

指標2〉研究計畫經費 工學院與特色學院經費最多

大學會與政府、法人與私人企業合作,透過產學合作等方式取得研究經費。即使在同一個學校,每個學院獲得的研究經費也大不相同,主修文法商學的學生進入理工導向的大學,獲得的研究經費也可能只是理工學院的零頭。

因此,研究生最好能進經費較充裕的研究所,那往往代表能享有最新的研究設備、圖書,跟上最新的研究趨勢。

在多數大學中,需要經常添購實驗設備的工學院,通常是研究經費最充裕的學院;但在某些學校,則是特色科系獲得最多經費。

比如,在世新大學,傳播學院的經費就領先其他學院;在師範院校,是教育學院獲得最多資源。中央大學擁有全台唯一的地科學院,中興大學的強項則是農業,這兩個學院獲得的研究經費亦是全校最多。而在強調環保、生技的宜蘭,宜蘭大學研究經費最充裕的也是生物資源學院。

從學校角度來看,也不該將所有科系一視同仁,而該將資源集中於最有特色的科系,才能打響品牌,吸引對的人才。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2016研究所指南》;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www.gvm.com.t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2016研究所指南》:http://store.gvm.com.tw/magazine_information_810.html】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