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68位學生教出57位作文滿級分 不背範文佳句,教孩子寫出自己的故事

國中會考作文,讓不少國中生和家長頭痛不已。然而,台中大雅國中卻有二個班級,總計68人竟有57位作文滿級分!他們如何辦到?國文老師周恬宇說,要寫好作文,先要讓學生找到生活中的感動。

真人真事改編電影《街頭日記》(Freedom Writers)中,美國菜鳥高中教師艾琳‧古薇爾(Erin Gruwell)接下一個被學校放棄的「放牛班」。班上學生毫無紀律,無計可施的她,決定帶學生寫日記,讓他們寫下心裡的憤怒、悲傷與無助。四年不間斷的書寫探索與療癒後,學生終於從街頭回歸教室,順利畢業。當年的日記也集結成書出版,鼓舞了更多與體制周旋的師生。

「沒有人再有權力對你說『你不能做』;沒有人再有權力對你說『事情不會改變』。」這是古薇爾鼓勵學生的名言。十多年後,「寫日記改變人生」的故事,隔著太平洋在台灣真實上演。今年參加第一屆12年國教會考的27萬國中生,僅4000多人作文滿級分(六級分),比例1.6%。但台中市大雅國中有兩個班級,總共68個學生中,竟有57人滿級分,比例高達84%,是全國平均的50倍。連台北市明星學校也難望其項背。

要寫好文 先找到生活感動

為什麼一個正對嘈雜菜市場口的54年老學校,能伸出文藝的新枝枒?原來,這裡也有一位每天帶學生寫日記的熱血國文老師──周恬宇。

8月初,20多位畢業生返校,嘻嘻哈哈圍著周恬宇一起受訪。68個學生分別來自音樂班與體育班,讀書考試原本就非他們的強項。一年級第一次月考,多數人作文只拿三、四級分,有人只寫了兩個段落,有人寫完了卻文不對題,根據大考中心規定,都只算零分。

談起第一次寫作文,每個人感想都是「很煩」「很累」。但三年後,這群孩子卻脫胎換骨。第一次寫作文就花了2個小時的陳品嘉,會考五個學科都拿B,卻在40分鐘內寫完600 字,拿下作文六級分。

究竟有什麼「滿分教學祕笈」?答案出人意表:「讓學生肯定自己生活經驗的價值,」周恬宇笑著說,在稿紙上寫作已經是最後一哩路,真正要突破的寫作瓶頸,在於「看到題目能否立刻從生活經驗取材,並寫出來。」

她分析,多數學生為何寫不好,首先是學生年紀小,多數時間又被課業補習塞滿,缺乏課外生活經驗。第二是壓力大,一心想寫出「完美作文」,又自認生活經驗卻都微不足道。即使會考題目很生活化,例如「來不及」「那一次,我自己做決定」,依然寫不出來。第三,網路世代慣用短文及影像溝通,學生即使有完美經驗,仍寫不長、寫不好,容易離題。

所以,寫作前最重要的打底工作,就是幫學生找出生活中的感動,肯定這些經驗價值。但對時間被考試補習塞滿的學生而言,卻也最難突破。於是,寫日記就成為簡單的入門磚。

讀小說看電影 還要寫日記

國一第一天上國文課時,周恬宇就讓班上每位孩子,都拿到一本特別挑選的聯絡簿:情感豐富的人就寫一篇100字的日記,不知該寫什麼的同學,就用螢光筆畫出當天短文的主旨,寫讀後心得。目的是讓學生養成閱讀習慣,練習以文字表達想法。第二步,豐富學生的生活經驗。除了正常上課外,周恬宇還有三樣法寶:影片、閱讀與課外興趣。「我的課工作量很多,很硬!」個性直爽的她說。

因為這一代的學生從小習慣影像思考,周恬宇便投其所好,每一週放映一部與課本主題相關影片,打開視野。喜歡溜冰的學生徐媺智,對日本滑冰選手淺田真央在奧運比賽失利,隔天表現卻扳回一城的影片,印象深刻。正逢班上樂團連兩年奪冠失利,士氣低迷。小小年紀的她竟在第三度比賽前,鎮定地鼓勵帶隊老師,「或許不一定會成功,但還是要像淺田真央一樣,奮力一跳!」那一年,冠軍終於落袋。

另一支上聯合國演講、爭取婦女教育權的巴基斯坦少女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的影片,也讓孩子們大開眼界。那一次,周恬宇要求學生搭配閱讀近400頁長篇小說《燦爛千陽》(A Thousand Splendid Suns),進一步了解回教國家婦女的處境。「第一次讀這麼厚的小說,傻眼!」因為得在一週內讀完,當時正參加校外比賽的張文芊只好在沉重行李外,再帶上這本「磚塊」。她計劃每天睡覺前讀2個小時,最後卻欲罷不能,「我看到世界的另一面。」

看完影片後,還要搭配「學習單」,周恬宇會列出幾個需要思考的問題,引導學生寫下100字左右的回答,訓練論述邏輯。例如,看完馬拉拉演講影片,要回答「為什麼要辛苦爭取教育權?」將國際時事扣回生活經驗。多數學生不愛讀書,這個問題更能引發反省。偶爾,周恬宇也讓音樂和體育班兩群不同專長的孩子一起上課,互相認識;鼓勵孩子跟爸媽親友爬山、種花,或幫忙做家事,「朋友群打開,世界也會打開,寫作的素材更廣。」

不死背佳句 用生活寫故事

周恬宇相信,作文無法速成,需要日積月累訓練。但有些補習班填鴨式地要學生背範文、抄佳句,導致學生背辭典、使用艱澀到近乎造假的句子,這些怪現象讓她直搖頭。「這很恐怖,學生的腦袋就死掉了!」她說,模仿固然能培養文學性,但一定要寫自己的故事,才不會扼殺學習興趣。

比如讀《詩經》〈青青子衿〉時,她發現學生聽多了流行歌曲,以為愛情就是「說我愛你」「眼睛對望」。為了深刻探索內心,她讓學生仿作詩人夏宇情詩〈秋天的哀愁〉:「不愛了的那人,坐在對面看我,像空的寶特瓶,不易回收,消滅困難。」

孩子們青澀的情詩創作,也跟美國版《街頭日記》一樣,最後集結成一本小冊。這天,大伙兒返校圍在一起翻閱,念著自己的詩句:「不愛了的那人,坐在對面看我,像快死的鳥兒,救了麻煩,不救心難」「像過期的感冒藥,吃了傷胃,扔了浪費」。天馬行空的想像譬喻,儼然小小詩人。

歷經兩年短文基礎,升國三後,周恬宇要求學生每週寫一篇長文。儘管哀鴻遍野,樂觀的她卻像個啦啦隊長,不斷灌輸正向思考,「只要不斷練習,人人都能拿六級分!」聽起來像不可能的任務,但周恬宇意志堅定。「儘管有些人對文字駕馭度比較好,但每個人都有能力說自己的故事,」她認為,只要訓練孩子能在時限內寫完自己的故事,其實作文比國文、數學更容易拿高分。

寫作SOP 有成就感學更快

68個學生程度不一,怎麼教?就像企業以標準作業流程訓練新進同仁,周恬宇也設下寫作四段標準作業流程(SOP):第一段解題;第二段寫生活經驗;第三段引申論述;第四段再呼應首段做結論。上手後,程度好的學生自然會打破框架,程度一般的學生也能安全上壘。

對照先前的練習其實不難發現,周恬宇循序漸進練起學生的能力,寫日記是為了練第二段,看影片、寫學習單則是為了寫第三段。分段練習的另一個好處,是建立成就感。寫好一篇作文很難,寫好一個段落就容易許多。她會設定階段目標,告訴學生:「這次老師改第一段,其他段寫不好沒關係。」

那段時間,教室後方布告欄貼滿了一條條稿紙上割下的段落佳作,彷彿廟裡的籤詩。學生非常珍惜這份榮譽,畢業後還把自己的紙條當珍寶一樣帶回家。周恬宇認為,分段練習是戰勝考試制度的必要之惡,「成功的經驗會擴散,後面練起來就會愈來愈快。」

成就感帶來的快樂學習,使學生從抗拒寫、被迫寫、到喜歡寫,最後寫出自信。拿到老師批改的作文後,非但不會隱藏,反而互相傳閱、建議,當彼此的小老師。之所以強調寫作的意義勝過技巧,來自周恬宇的求學經歷。被學生暱稱「小恬恬公主」的她,曾經最討厭的職業竟是老師。

「我不想跟以前的老師一樣,」她高中時曾嗆老師:「可以不要叫我念課文和註釋嗎?我可以自己看!」因此惹得老師勃然大怒。考上東華大學中文系後,她不改嗆辣本色,上論語課時,仍公開反駁。但教授吳冠宏非但不發怒,還交給她更多資料,期許她把反駁的理由想得更周延。

引導式教學感動了叛逆的周恬宇,竟決定當老師,立志用正確的價值觀與教學法影響更多學生。即使每天要花三個小時挑錯字、改文法,她仍希望透過寫作讓學生找到方向,少走冤枉路。

寫作如人生 努力就有收穫

帶使命的作文課,果然喚醒了學生沉睡的自信。三年下來,他們筆快了、理解力高了、心理素質也強韌了。體育班導師洪正峰翻著作文考卷回想,這68個人從原本的三級分,漸漸進步到四級、五級分,到了三年級下學期,多數人都拿到六級分。

考試前,孩子們更是鬥志高昂,當洪正峰帶頭呼口號:「要幾級分?」「六級分!」大家大聲回應,便笑瞇瞇踏進考場。拿成績單那天,出色的表現驚艷全校,甚至全國。洪正峰一則高興、一則語重心長告訴學生,「你們都很清楚,這樣的成績不是投機取巧,是練習、練習、練習來的!」他認為,學生最大的收穫不是滿級分,而是學到「努力就有收穫」的寶貴經驗。

其實摒除升學考試,寫作與說故事,本來就是一輩子都需要的能力,進職場後寫報告、做簡報都用得到。「10幾歲的孩子要先學會肯定自己,勇敢表達,有一天時機成熟,就能站在世界舞台上,講自己的故事!」周恬宇認為這樣的過程,不只拿高分,更幫助未來人生。

不會寫,就從「說」開始練習

學生寫作最多的抱怨便是「不會寫」。「我手寫我口,說話就是思考方式的呈現。」這時周恬宇會要對方先說出來,再寫下來,最後再修改修辭。以「發現學校的後花園」一題為例,第一步先問:「什麼是後花園?可以是具體休閒空間,也可以是放鬆心靈的角落。」

若學生回答「學校的一棵大樹下」,第二步再問:「樹長得什麼樣子?旁邊有甚麼景色?走進去後有什麼感覺?」引導學生用視、聽、嗅、觸、味覺五感描述。最後,再請學生用合乎邏輯的方式,把剛說的話編排一次,第一段就引導完成了。

但實際寫作時,學生仍可能寫出「操場上有一棵樹,長得綠綠的」這樣直白的句子。此時便再追問:「是什麼綠?像什麼形狀?」引導學生使用譬喻法。長期大量練習後,就能把修辭練得得心應手。

例如有位父母開修車行的同學,文章沒邏輯,還常漏字。有次描述拆馬達被燙傷,他寫著,「馬達像個燙手山芋」。周恬宇眉批「用別的替代」,請學生再寫一次。第二次,還是寫錯,她再引導,反覆修改,直到找出正確的譬喻為止。光「修車」這個主題,學生就反覆寫了40篇,直到能用通順有感情的文字描述後,才改寫其他主題。最後這位學生會考作文拿五級分。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9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www.gvm.com.t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9月號:http://store.gvm.com.tw/magazine_information_712.html】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