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80歲精采到最後〉年逾八旬不老導遊 劉東洲 每年帶團200天 「陽光老孩」樂活第三人生

因為流利日語、熟稔台日歷史,劉東洲退休不到半年就找到導遊工作,加上他敬業態度與風趣解說,不少回頭客或重要人物訪台都指定找他。

「大家好,我姓劉,日本沒有這個姓,但是大家有看過《三國志》嗎?裡面有個劉備,就是我的親戚。我們以前是皇族,但2000年後台灣變成平民社會,所以我就變成導遊了,」聽到劉東洲這番逗趣的自我介紹,許多遊客都笑了出來。

上述場景發生在松山機場,剛下飛機的日本遊客們驚訝地發現,眼前這位滿頭白髮、西裝筆挺的歐吉桑,竟是導遊。儘管來自全球老化指數最高的國家,多數日本遊客還是不敢置信。
「我是高齡化社會裡的稀有動物!」劉東洲笑得燦爛。雖然高齡80有1,但他依舊耳聰目明,至今沒住過院,連顆假牙都沒有。

以往,國人對退休族的想像不外兩種,一種是財務無虞、到處遊山玩水;另一種則是經濟困頓、乏人照顧的老歹命。可是,像劉東洲這樣活躍職場、散發正面能量的老人家,以後鐵定愈來愈多。

奉獻公職47載 退休想圓留美夢

別以為劉東洲是缺錢才繼續工作。他自己有不錯退休金,兩個兒子都是醫生,收入優渥。會選擇退而不休,純粹是不想跟社會脫節。出身新竹望族的劉東洲,18歲考進公家單位,報到時看到部門裡很多近50歲的資深同事,當時心想,「哇!怎麼有這麼多老人,年紀這麼大了還在上班?」結果他現在過80歲依舊充滿工作動力。

劉東洲一直有個留學夢,想到美國拿個學位回來。65歲從菸酒公賣局退休後,就展開退休大計。到美國在台協會(AIT)申請簽證,對方以為他想移民、拿綠卡,因為沒看過超過50歲的人申請「留學簽證」。「我不是要去拉斯維加斯賭博或到紐約看大樓,只是要圓一個夢而已!」他屢屢解釋。

可惜由於家人反對,擔心他在美國沒人照顧或發生急難,這個夢並未成真。談起未圓的留學夢,坐在松山菸廠旁的咖啡廳,劉東洲顯得落寞,眼神望向服務多年、現在成了購物商場的老東家。

回想爸爸那段「老年叛逆期」,大兒子劉立仁如今認為,其實只要安全無虞,不會再反對老爸去留學。在泌尿科行醫多年的劉立仁觀察,現在80歲老人,跟以前的刻板印象已經全然不同!

在台灣,不少退休族的職場第二春,不是掛頭銜的人情工作,要不就是輕鬆兼差,像劉東洲這樣樂在其中的全職工作者,非常罕見。留學夢殘念後,不少老長官跟友人都有意替劉東洲安排顧問或基金會等閒缺,但都被一一婉拒,最後他選擇當導遊。

轉當導遊 敬業態度不輸年輕人

劉東洲的確有這條件。他從小受日本教育,不但精通日語,對台、日間的歷史非常熟稔。講到日治時代跟光復早期的故事,他的話匣子就停不下來。這種語言專長與成長背景,讓他從公賣局退休不到半年,就找到導遊工作,至今一做15年,平均每年帶團超過200天,最多帶過近50人的大團,不少回頭客或重要人物訪台都指定找他,曾有日本客人問他:「劉桑,你是不是在日本住過很久,還是日本人留在台灣的後裔?」

退休15年來,導遊工作帶給劉東洲許多成就感,覺得自己幫忙台灣創造外匯、促進國民外交、塑造國家好形象。「台灣究竟是美麗寶島,還是醜陋之島?就在導遊的一念之間。」劉東洲的服務口碑,來自充分的事前準備,他每週固定閱讀三份日本報紙,還訂閱《文藝春秋》。接團不但穿西裝、打領帶,且事前就把客人資料背得滾瓜爛熟,初次點名就能叫出每個人的名字,讓遊客覺得:「這個老導遊的頭腦還蠻清楚的。」

朋友笑他,不過當名基層導遊,幹嘛這麼認真?但劉東洲堅持,「這是職業上的一種禮貌!我的西裝雖然舊,但乾乾淨淨的,而且人很有精神。」他建議老年人,退休後一定要找第二份工作,而且一定要有報酬,「重點不是數目多少,而是這樣做才有尊嚴、才有成就感!」

今年3月在日月潭帶團時,因為遊覽車在山路緊急煞車,讓劉東洲不小心跌了一跤,他當天忍痛帶完全程,晚上撐到高雄才抽空看醫生、打止痛針,表現非常敬業。不過這次受傷不輕,連同復健療程長達兩個月。家人勸他別再工作,大兒子劉立仁求他:「如果讓人家知道我80歲的老爸還在上班,我會被笑的。」

儘管如此,個性不服輸的他,康復後又繼續上工,5月又帶了16天的團。因為,劉東洲有個「人生七折論」,覺得在高齡化社會裡,人的實際年紀應該打七折,所以他現在只有56歲,一點都不老。

充實過日子 享受忙碌後的輕鬆

他認為,人生的第一階段被父母養,責任是念書,第二階段任務是工作、賺錢養家,「退休後的第三段人生,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一般老人常見的娛樂,比方看電視、到公園泡茶聊天、唱卡拉OK,劉東洲覺得那種生活太乏味。他發現很多過去位高權重的人,退休後沒人可指揮,拉不下自尊心,變得很失落,健康也出狀況。

放假時,劉東洲主要興趣是看書,或陪孫子複習功課。他認為,因為忙碌偶爾享受的輕鬆,才是真正的輕鬆,「如果24小時輕鬆,365天都放假,那不是很乏味嗎?」至今,劉東洲仍是同齡朋友裡唯一還有全職工作的人,平常喜歡搭公車跟捷運,目的是跟人群接觸。老同事常笑他,「都退休了,幹嘛搞那麼累?」卻也羨慕他,「我們退休後就沒事做,只能在家養老,應該向他學習!」

對於身後事,劉東洲也看得很開,不但準備好喪葬費,還常對家人打趣地說:「爸爸如果死了,你們不用太難過,不然地球的人那麼多,大家都沒地方站了!」被家人跟朋友說成是「陽光老孩」的劉東洲,今後不但要繼續幫台灣創造觀光外匯,更會努力譜寫第三人生。「變成骨灰前,都要活得充實、活得有價值、活得有自信!」他堅信。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7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www.gvm.com.t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7月號:http://store.gvm.com.tw/magazine_information_709.html】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