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榮剛經營權大戰的錢鬥奇觀

不到半年又鬧僵 兩派獨董發動股東臨時會對決

經營權之爭甫於2017年6月落幕的榮剛,不到半年,兩派勢力又大動干戈。
不同勢力的獨董各自發動舉行股東臨時會,這場經營權之爭的續集,也是一場獨董之爭。


經營權之爭甫於2017年6月落幕的榮剛,不到半年,雙方又大動干戈。代表台灣鋼鐵公司(台鋼)的獨董簡金成與代表公司派的獨董陳發熹,都選擇在一八年1月23日舉行股東臨時會。他們的目標一致,就是要解除對方董事席次、重新改選董監事。外界解讀這是經營權之爭的延續,也是一場獨董之爭。

率先發難宣布召開股東臨時會的簡金成,將這場戰役定為「公司治理」之爭,隨後跟進的陳發熹,想藉此結束「吵架的董事會」,不論結果如何,榮剛經營權有可能因此變天。

「我很怕這樣出頭會有什麼負面的聲音,我研究公司治理多年還寫了多篇論文,面對不把公司治理放在眼裡、還要損害股東權益的公司,我可以不站出來嗎?」簡金成是成功大學會計系教授,擅長的項目是公司治理,挺身而出前內心掙扎不已。而公司派的陳發熹則說:「每一次開董事會時他們(指台鋼)都在翻舊帳。」

導火線:7億元的私募案
陳興時與台鋼人馬開始翻臉


究竟是什麼理由讓2位獨董要親上火線?抽絲剝繭後發現,導火線來自於7億元的私募案。

一七年3月,榮剛董事會通過辦理7億元私募案,當時的目的主要是董事長陳興時要引進策略合作夥伴,用以鞏固經營權並抵禦台鋼公司進入董事會。陳興時的想法並未因台鋼公司進入有所改變,仍持續在國內外找尋合作對象,想藉此順勢讓台鋼公司的董事席次銳減。

因此,原訂在11月7日舉行的董事會,還刻意延後到14日。可惜原本有興趣的對象,在詢問台鋼後一一回絕,原本一場「兵變」就此熄火;但陳興時的動作引來台鋼公司的戒心,雙方原本就薄弱的互信基礎,徹底毀滅。

對台鋼公司來說,當初投入了20幾億元資金取得4席董事,若陳興時利用私募案技術性地縮減他們的席次,對監管公司能力喪失,龐大的投資有可能因此受損。「我們的動作只是為了保護投資,」台鋼集團會長謝裕民說。

「他們(指台鋼)進來後,大家相安無事1、2個月,原本以為可以好好相處,共創未來」,一位陳興時身邊的人說;「他們(指台鋼)開董事會時都在吵吵鬧鬧的,董事會怎麼能這樣開?」陳發熹說。

究竟雙方開董事會都在吵些什麼?歸納起來,有2大爭執點。第一個爭執點是榮剛為什麼要售出賺錢的子公司,而且還是賣給董事長個人。

爭執點一:
賺錢子公司賣給董事長


根據資料顯示,榮剛在一七年2月的董事會中通過出售子公司金耘鋼鐵與暉賢公司(Faith Enterprises Ltd.)部分股權。其中,金耘鋼鐵股票已經在5月分以每股15元,賣給陳興時、金耘鋼鐵總經理邵慧昌,與榮剛子公司禾揚投資和睿剛投資,總計賣出1萬1千餘張股票,榮剛對金耘的持股比重也從47%下降到20%。…(本文節自財訊545期,詳全文)

延伸閱讀:

榮剛股東會鬧3胞 台股頭一遭
http://www.wealth.com.tw/article_in.aspx?nid=13590

鋼鐵梟雄 謝裕民傳奇
http://www.wealth.com.tw/article_in.aspx?nid=10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