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淘金

時事論壇、經營管理、投資理財

六位總統都搞不定的年金問題

從事教職30年的師大附中王老師,1987年師大畢業時,月薪約1萬4000元。隔兩年,她參加高中同學會,她被死黨笑:「幹嘛當老師,薪水那麼低,我公司掃廁所阿桑的年終獎金60個月,獎金都比你年薪高好幾倍。」


近幾年,王老師又參加高中同學會,當時笑她傻的同學,剛離開證券公司,中年轉業,正在找工作。這次卻對著王老師說,「你們當老師的,每年有三個月寒暑假,又領這麼高薪水,還保證領到死,會不會太舒服了?」

雖然這位高中死黨向來口無遮攔,卻讓王老師很不是滋味。她說,「同樣一個人為何以前訕笑我連掃廁所阿桑都不如,後來卻說我拿太多?」

「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變,就是認真教書,這個社會到底怎麼了?」今年52歲的王老師平時認真備課,從不看政論節目,近半年不時收到轉發的年金改革訊息,讓她十分無奈。

台灣景氣走下坡 薪資、退休待遇拉大


比王老師小6歲的海軍謝中校,受制於軍中「限階限年」規定,無法升上校,今年8月被迫退伍。

今年46歲的他正是社會常說「年紀輕輕退伍就遊山玩水」的一分子。 謝中校家住雲林鄉下,家境清寒,15歲就讀軍校,當兵第一份薪水1400元,當時中興號客運一張票100元,得靠政府配米、油、鹽,才能夠生活。

他原以為自己夠窮了,沒想到許多學長的環境更糟,即便有天賦、成績優異,也無法念大學,只能從軍。軍中類似的案例比比皆是。

謝中校在海上待了近五年,每次出勤都暈船,吐到連膽汁都吐完了。一出海就是一星期、個把月才回家一趟。兩個孩子出生時,都不在太太身邊。

軍中伙食也差,政府為彌補農民損失,收購的米糧蔬果全往軍中送。他笑說吃的都是「C級品」,同袍私下管稱軍隊就是民間的「福德坑」垃圾場。

今年8月底,鄉下鄰居得知謝中校退伍領月退俸後,十分羨慕。其實,當初家開雜貨店的鄰居,根本不屑讀軍校,當時做一天雜貨店生意,就是謝中校一個月軍餉。「那時傻傻不怕死,就把生命交給國家,現在卻被說是米蟲,」他很懷疑自己待的到底是不是同一個國家?

類似謝中校、王老師的案例不勝枚舉。尤其在1950年代,台灣還是農業社會時期,不少孩子的最佳出路就是當軍公教,圖的就是一份穩定工作。

過去軍公教待遇確實比民間差,後來才隨經濟起飛而調整。1974至1983年間,總計調升150%。1984至1999年間,漲幅也達到96%,「1995年後,軍公教薪水跟民間差距已不大了,」銓敘部退撫司長呂明泰說。

但是近20年來,台灣景氣卻逐漸走下坡,民間平均薪資也跟著下滑。 月前,主計總處公布今年1至4月扣除物價漲幅,實質經常性薪資3萬7418元,實質平均薪資5萬3244元,二者都不如2000年,雙雙倒退16年。

軍公教待遇微增 勞工薪資卻衰退

這16年來,軍公教不僅未衰退,還曾加薪三次(各3%)。且在正常情況下,公教每年均可升一個俸級,平均約加幾百元至上千元,看似小錢,卻能積沙成塔。

一邊衰退,一邊微增,軍公教已悄悄超越勞工,成為高薪一族。今年勞動部調查大學畢業生平均起薪2萬7655元。但考上普考的起薪約3萬6275元(本俸+專業加給),高考至少4萬3350元。

除薪水反轉外,近來部分退休軍公教的月退俸超過上班族,更讓社會出現「職業比較」。

政大統計系教授鄭宗記根據去年財政部薪資大數據分析指出,台灣受薪階級年薪的中位數在35至45萬間,以最高45萬除以13.5月(含1.5個月年終),平均月薪3.33萬元。而受薪階級最高的前20%,年薪約在75至85萬,以最高85萬除以13.5個月,平均月薪6.8萬元。

其中,退休法官、政務人員、教師的月退俸,均高於6.3萬,排在最高前20%。外界才驚覺「退休」軍公教竟然還是高薪階級,退休金令人羨慕不已。

由於台灣經濟已陷入低成長,加上少子、長壽、老化的人口結構變遷,近幾年各種職業的基金已快速流失。預計軍公教退撫基金將分別在2020、2030、2031年用罄,連有1010萬投保人口的勞保都無法倖免,甚至比公教更早斷炊,2027將面臨破產。

今年520總統蔡英文就職時,特別強調「年金制度,如果不改,就會破產」,隨即成立總統府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並於6月23日後每週召開會議。其實,早在前總統蔣中正時代,已著手改革軍公教退撫制度。當時台灣正展開十大建設,投資金額達2094億元,緊接著又推出12項建設,百廢待舉的台灣連興建費用都要向國外舉債。

過去軍公教都是支領一筆退休金,因中央財政吃緊,地方也籌湊不足退休金。1973年時,前行政院人事行政局就開始研擬退撫新制,經多次協議無法達成共識而作罷。

一直拖到1983年才完成退撫新制草案。仿照國外年金制度,將「恩給制」轉向部分提存,提高退休給付,由軍公教跟政府共同負擔提撥責任。

1988年草案送至行政院審查前,又有人提議加上「支領月退休金者的年資補償金」,以減少阻力,對舊制任職未滿15年者,保證給75%月退休金。此舉雖有其歷史因素,卻也注定改革之路必定崎嶇難行。

1995年,退撫新制終於立法完成。未料到2000年間,陸續有涵蓋新舊制的人退休,發現竟有部分軍公教的月退俸比在職還高。

改革聲浪一波接一波,陳水扁、馬英九只好穿著西裝改西裝,怎麼改都來不及支領退休金速度。

分析近15年來軍公教支領月退俸人數從6.8萬增至28.6萬,金額也從46億元暴增至615億元,連2009年元旦才實施年金制的勞保,也出現退休金快速支領現象。

總計43年來,經歷蔣中正、嚴家淦、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六位總統,軍公教與勞工的退休制度,屢屢變革均無法成功。

改完還得再改 振興經濟才是正道

今年新政府一上台,立即展開全面性檢討,總計13種退撫制度,包括軍保、軍人退撫、教師的公保與退撫、公務員公保及退撫、勞保年金與勞退金、政務人員、私校教師、國民年金、農保跟老農津貼,以及法官、檢察官退休制度等。

堪稱是台灣有史以來,首次將不同職業年金攤在陽光下,接受全民檢驗。此時,外界才赫然發現各職業的退休金落差如此之大。

雖然年金委員吳美鳳強調,拿勞保平均月領1.6萬(不含勞退金)跟軍公教退休年金相比,是「用張飛打岳飛」,希望都能以同樣的標準對比。

不過,社會已出現職業、階級比較。多數勞工抱屈,金額相差這麼大,很難不眼紅。

不僅勞工有相對剝奪感,連軍公教都開始互比起來。公務員認為比老師矮一截;老師則認為基層是瘦鵝,退休政務官、法官更需要改革。當然,政務官若跟卸任的總統、副總統比,又差遠了。

連同一家人上下兩代都出現摩擦。一位任職國中的侯老師,有一天全家看電視,政論節目剛好在談年金改革,侯老師轉頭跟公務員退休的爸媽說,你們這一代可以領很多,是因為我們這一代繳很多,結果爸媽回說,「我們領很多,不是在幫你養孩子嗎?」

後來,連年輕人也站出來了。8月20日有一群帶口罩、平均26歲的雙北國中小老師開記者會,訴求不要變成破產世代。27歲的林老師說,她2011年當小學老師,假設以後領不到退休金,是不是現在可拒繳,猶如子女拋棄繼承一樣?如果最後只要求年輕人晚退、多繳、少領,將集結年輕公教拒繳退撫金,要求將繳的錢退回來,成立新基金。

由於台灣的年金制度堪稱全球最複雜,很少國家像台灣有13套版本,新政府真能一步到位?《遠見》彙整受訪者想法,趨向一致:這次改完後,下次還會再改。

與其東修西改 不如提高全民所得

玄奘大學廣播與電視新聞系副教授馬康莊建議,「改革沒有特效藥」,牽涉上千萬人的利益,不能用西醫切除術,要採中醫漸進解決,「以後退休基金仍會面臨破產問題,重點不在重分配,而是將餅做大」。

工總常務理事何語比喻,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有20顆糖分給10人吃,皆大歡喜;現在僅剩8顆要分給12人,就吵來吵去。將來生產糖的人(繳保費)還會減少,分糖的人(支領退休)快速增加,僅想重分配8顆糖,不想辦法製造更多糖,「問題永遠無解」。

不少人感嘆,當領5.6萬月退俸的公務員被罵成貪得無厭、而在校月薪10萬的公立大學教授被視為高薪族群時,台灣還能吸引什麼人才?台大財務金融系特聘教授張森林自嘲,「如果台灣只給得起香蕉,當然就只能請得到猴子。」

一位高中老師說,「根本之道是振興經濟,而不是均貧吧!」當班上學生素質落差很大時,盡責老師不會拉下好學生的成績,而是協助後面的跟上來,全班才會進步。

年金改革確實迫在眉睫,新政府檢討之餘,也不能忘了創造良好經濟環境、吸引人才、鼓勵外來移民等。惟有提高全民所得,才是正道。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10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http://goo.gl/tFhy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10月號:https://goo.gl/xrcVad】

相關文章